20161101000038L

文/周玉蔻

原來的用詞,當然不是這麼直白,而是委婉的「話説的太快」,快到局處首長部屬的專業意見跟不上。大白話文,就是不能再大嘴巴了啦。

這位俠女一般的袁秀慧小姐,以曾任柯文哲市長辯護律師,新任台北市政府法務局長身份,11月3日早上,坦白誠實的在接受我的電台專訪時,空中喊話向柯p提出諍諫之言。

柯文哲的小內閣紛紛出走,好像鐵達尼上的旅客一樣,連跳都來不及了。偏偏這個時候,還有個人願意進來跟著柯文哲一起分擔重擔,說袁秀慧是俠女,應該不會不貼切。

「之所以接任法務部長,就當售後服務吧。」她說的輕鬆打趣,卻流露出執著的情操。

所謂的「售後服務」,當然是相對於她在 MG149 案中挺身為柯文哲辯護這件事情。在那一波辯護律師的經驗中,她看到了柯文哲背後那個「從台北改變台灣」的理念,後來在柯p當選後,接下了義工般的北市廉政委員的位置。

前局長楊芳玲離職後,柯辦主任蔡璧如一通電話,詢問她願不願意接手法務部長。之後柯文哲與袁秀慧兩人聊了一個多小時,內容無關於法務局長,也沒有任何權謀。這讓袁秀慧認識到,「柯文哲本質上還是兩年前那個抱持著理念的素人」,於是點頭接下職位。

不過這不是件簡單任務。現在法務局要面對的,除了蕭曉玲案跟北農問題之外,最重要的還是糾纏許久的大巨蛋案。在訪問中提及不同案件之前,袁秀慧做為一個法律人以及一個小內閣成員,對柯文哲有個小建議:

柯市長腦筋動得快,但是法律、行政程序有它的限制,需要時間去處理。柯市長話說得太快,內閣成員不一定追得上,特別是法務局更有可能措手不及。

法務局做為市府團隊一員,可以事先規劃不同法律風險的方案提供參考。然而,要是像柯P這樣動作太快,法務局不僅來不及評估風險,更像是被抽考的學生一樣在短時間內去面對官司。柯文哲固然有他的裁量權,但若他多注重法遵,話也不要講得那麼快,相信他的民調不會掉得這麼快。

像是蕭曉玲案的處分,就是柯文哲沒有充分掌握資訊,因而對外講得太快引起誤解,導致了「說詞反覆」的印象。

而回到大巨蛋案上,袁秀慧就指出市府與遠雄有太多不必要的爭訟。事實上,在廉政委員會的調查程序中,就已查獲某些暗盤操作行為,但法務局已經用盡了職權內有限的權利,是北檢按兵不動讓案情膠著。而或許雙方各退一步,放棄無謂的訴訟,回到最初的契約去解決問題會是一個更加圓融的作法。

醫生出身的柯文哲,相信比多數人都還知道什麼是「尊重專業」,畢竟醫生就是個高度專業化的職業。不過,要尊重專業,也得先聽到專業的意見,但柯文哲外科醫生當太久,什麼動作都搶快,快到嘴巴說的事情小內閣的專業意見跟不上。這點要是不想辦法改正的話,整個北市府就會繼續橫衝直撞,糾紛不斷。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