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6 更新】

今天台北市萬芳高中有學生投訴,指出全班去上體育課回來時,許多同學錢包、手機不翼而飛,一查才發現竟然是教官扮小偷拿走的。更扯的是,教官還反指責學生沒鎖門窗要求罰站。

回來看這篇新聞,萬芳教官的鬼邏輯,難道就是藍委說的教官不能被取代的DNA嗎?(責任編輯:黃靖軒)

2377264293_43d6956bd0_z

高中到底需不需要教官?立法院2013年就決議推動教官2021年全面退出校園,外界卻質疑教官退出後校園的安全問題。教育部長潘文忠今天(27日)到立院報告時指出,教育部目前計畫擴大校安人員訓練,預計一年培訓1000名校安人員。然而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卻認為,教官有特殊「DNA」,是其他人員難以取代的。

高中會安插教官,起源於六零年代在台復辦的軍訓制度。一直以來,軍人入駐學校的正當性就備受爭議,尤其是威權時期教官多帶有監控校園的黨國色彩,自1987年以來,就是改革對象。而自從2013年立院決議教官全面退出校園後,正反意見兩極。人權團體認為教官是控制思想的威權遺毒,家長、教師團體則擔憂教官離開校園後,沒有人能再去處理校園幫派、學生遭霸凌等問題。

延伸閱讀:守護威權體制的校方終將被淘汰,看出大學的玻璃心和威權情

立法院教育委員會今天邀請教育部長潘文忠等人進行「教官退出校園,安全誰來顧」專題報告,立委高潞‧以用指出,教官退出校園是「轉型正義」一環,例如今年初政大才發生教官撕毀228受難者事跡海報的事情。她批評,教育部曾承諾8月底提出教官退場方案卻不斷跳票。高潞‧以用質疑,一個大學教官平均月薪是8萬,高中教官則是6萬,總共佔50億教育預算,為何2013年決議後立院一直沒有動作?

對此,教育部長表示,目前計畫擴大辦理校安人員訓練,以補足教官離校後的維安空缺。培訓期程每年辦理5梯次,每梯訓練200人,預計一年培訓1000名校安人員,確保未來校園安全。另外教育部也在書面報告中指出,導師是學務工作第一線尖兵,教育部已調漲高中導師費,明年起調漲1千元,由現行2千元增到3千元,以強化學務工作的效能。

然而對於教育部的配套作法,藍委顯然不以為然。國民黨立委李彥秀、柯志恩今天舉行「教官退出校園沒配套、高中職校安破大洞」記者會,會中柯志恩強調,教官培養過程中「有特殊的DNA,是其他人員難以取代的」。李彥秀則認為,教師沒有時間、能力處理諸如霸凌、毒品氾濫問題。國民黨尊重大學自主,但高中職教官絕不能退出。

另一方面,國民黨立委吳志揚說,教官是否要退出校園,應聽制度使用者的意見。他指出,教育部長不要想靠老師承擔,現況是老師連行政職都躲遠遠、能閃就閃。面對教官維安這樣繁重業務,不可能會來接。另外,如果教官在學校如人權團體所說是「箝制思想」的工具,為何家長反對教官退出?

對於立委質疑,教育部長潘文忠堅定表示,目前已經有許多學校讓教官全面退出了,但至今也未發生重大校安事件。依照立院2013年決議,會用8年時間做好做滿校安規劃。刑事局副局長呂春長也說,警政署已經和各大校園簽訂維護安全協約,除了請校方多聘用校安人員外,也會增加員警在校園附近的巡邏密度。

延伸閱讀:【學生教育跟軍人何干】終於醒了!威權離開!教育部促教官退出校園

目前,最後一個現職教官將會在2030年退役。2021年,教官就可以依照自己的生涯規劃做選擇。教育部為教官規劃的轉換跑道包括回歸國防部、參加考試轉任公職、接受師資培訓、轉任全民國防專科教師、轉向退輔會等等。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首圖來源:吳耿禎 Jam Wu CC licensed)

本文相關資料來源:

蘋果:教官退出校園 教長:擬培訓1千名校安人員
自由:教官退出校園 藍委憂幫派開心、毒販歡欣
台灣醒報:教官交棒校安 教育部:2021年完退
民報:為何不能退出校園? 藍委:教官有特殊DNA,難以取代
公民新聞議題中心:教育部:教官全面退出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