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為什麼要工作?為了什麼工作?在工作壓力龐大的現代,一直是每個人在夜深人靜時都曾想過的問題。身為老師的作者提出,世上最平等的資源就是時間。大多數人都用最寶貴的時間換取金錢及自由,但在遊戲、媒體發達的現在人們可能因為文化工業的洗腦,失去自己最珍貴的「財富」。(責任編輯:黃筱雯)

16633851269_46b7d47f5b_z

午後的課堂,看著即將要畢業的國三學生,心想著要給些什麼讓他們帶走。清了清喉嚨拿起麥克風,準備跟他們說些關於人生價值的概念。
「好了,考完三個禮拜來也玩了那麼久了,把手邊東西收起來聽老師這邊跟你們說些話吧。」幾個正盡興的學生怨聲載道的「蛤~老師你要講很久嗎?」

工作賺到的都不是你的財富

我看這幾個應該是很難專心聽我講話,想了想其實價值觀也沒什麼好強加的,聽進去的就當是賺到,沒聽到的未來人生路上他們也會遇到。就決定直接開始講: 「你們有沒有想過人為什麼要賺錢?賺錢之後的目的是什麼?」學生反應很快: 「為了生活啊,賺了錢可以拿來買吃的喝的,可以去買遊戲、看電影、逛街。」

「所以人生就是賺錢花錢囉?有沒有同學有其他想法,覺得工作賺錢有別的意義的。」 同學們面面相覷的看著我,沒有答案一片靜默 (參雜些還在玩手遊的同學碎碎念)。 我其實有點意外他們沒有給我「會有成就感」之類的答案,或許國三距離工作的想像還是太遙遠。我決定從更大的視野去談這件事,把握時間直接闡述。

「其實我們賺的錢都不是真正的財富,每個人都擁有的只有時間與自由,透過工作賺錢,把真正擁有的時間自由換成了金錢只是象徵性的,再透過金錢去交換其他生活所需。但其實從頭到尾每個人擁有的,就只有我們的時間而已,你跟巴菲特、郭台銘都一樣只擁有一天二十四小時那麼多時間。而要怎麼使用你的時間,就看你多麼重視它。」 講到這時,有些本來還在玩手遊的學生似乎有些興趣想聽了。

我繼續舉例鋪陳: 「大家想想看過去貴族們做什麼工作賺錢?」 有個學生似乎抓到時機的大聲回答: 「玩啊,哪需要工作。」 我順著他的話說: 「沒錯,過去的貴族完全不需要煩惱錢的問題,只需要把他的時間與自由轉換成琴棋書畫騎馬射箭等,這些他想要的學習與娛樂。你們覺得這樣好不好?」有的學生似乎覺得很好,點了點頭。

「但過去的奴隸卻整天都在工作,除了睡覺與吃飯外都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工作,換取活下去的資源與可能。你們會不會覺得這樣的制度很不公平呢,如果你活在過去的階級中你想要當誰?」 學生大多表示覺得貴族的生活比較好,也覺得這樣不公平。

不要當現代「奴隸」

「現代社會的我們雖然都已經表面上是自由人了,但在金錢的交易下其實我們還是有著貴族與奴隸的影子存在,如果你家財萬貫,你可以不用煩惱生存的問題,把真正擁有的時間換成你想要的東西,你可以選市長或是當悠遊卡公司董事長,這都是因為你想要,而不是為了賺那微薄的薪水過生活。」講到這邊同學都笑了笑,我想不用再舉例社會上過得很辛苦的人做對照,直接繼續往下講。

「但富與窮不是絕對的,常是相對於你的慾望所影響。如果有個人他很積極地一直賺錢,但卻沒有去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而活在賺錢花錢的循環中,你們覺得他跟過去的奴隸有什麼不同嗎?」幾個學生搖了搖頭,我想他們應該懂得「金錢的奴隸」這個詞的意思。

「如果我們每天只花部份的時間工作,可能賺不了大錢,但把多的時間花在我們在意的事情上,例如思考與學習或是想要的娛樂上。那我們是不是將我們所擁有的真實財富:時間,做了最好的轉換。」此時一個玩手遊的學生開心的說: 「老師我現在就正在把時間轉換成我最在意的東西啊。」

這是完全預料到的回應,我便進一步跟他們談文化工業的概念:「沒錯,你們如果最在乎的是這些娛樂,而且又可以在工作賺錢與娛樂中取得平衡,老師完全同意這樣的作法。但老師有些擔心的是,或許我們不是真的那麼想要某些看似理所當然的娛樂。」

「人們當然有工作賺錢與生存外的需求,那是被我們歸納為非必要,但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是讓我們成為人的關鍵,我們可能會想要思考、想要娛樂、想要自我實踐等等,這些都不是生存的必要條件,但卻讓我們覺得自己跟其他動物不同。所以在剛剛比較古代貴族與奴隸的情況,我們會希望自己像是貴族,因為我們可以想要娛樂、想要學習與自我實現,這些都是人性的展現。」

「但現今的問題在於,我們想要的東西總是被媒體建構,廣告行銷與媒體都強調著娛樂消費、賺大錢與消費奢侈品被放大。我們都以為我們想要這些,得到就代表快樂,這樣就代表我們就不只像動物般的存活而已。以為把時間轉換為工作賺錢,再把錢花在生存需求外的娛樂上,就是人性的展現。」

「但很可能我們要的人性展現,是更多的自我實現、更多的思考與學習。而大多時間卻因為被好萊屋電影、手機遊戲等等文化工業給佔據,而使我們沒空思考。」

「老師這邊用文化工業來形容這些娛樂消費,是要告訴你們這些被以為是文化的東西,其實很多是被製造出來洗腦大眾的。洗腦人們以為這些就是我們要的人性展現,以為這些是我們除了生存以外最需要的東西。」

「如果你可以脫離這些手機遊戲的娛樂一段長時間,然後回過頭看還是渴望這些遊戲,那麼老師完全認同你把時間花在自己真正在意的東西上。否則的話,我們很可能是不斷把自己真正擁有的財富:時間與自由,轉換成金錢後,再把金錢與更多的時間,轉給那些靠文化工業賺錢的大商人。那些聰明的人懂得把時間花在思考與自我實踐上,而大眾則選擇了把時間給搞丟。」講到這裡的時候,終於有幾個在玩手機遊戲的同學放下手機看著我了。

「如果我們都是貴族、或是靠文化工業賺錢的大商人,我們就可以不用擔心賺錢與生存的問題,我們擁有的所有時間都可以拿來轉換成我們在乎的事情。但通常我們不是,所以常會有個論點是,我們應該要把自己的興趣跟工作做結合,這樣我們就算把大多的時間花在工作賺錢上,但也是在自我實踐,不再只是陷入賺錢與花錢的循環裡。」

「但能讓工作結合興趣並不那麼容易,台灣賺錢的工作就只有那幾種,其他服務業的產值全都被低估了。如果你剛好不想當醫生、工程師之類的,就必須要有創意去把自己的興趣變成賺錢的工作。」這時學生好像都陷入了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的沉思中。

「而剛剛說到的各點,不論是破除文化工業的誘惑、結合興趣與工作找到可以有效轉換時間的方式,這些都要有廣闊的視野與夠清晰的思辨才能辦到。所以轉換你所擁有的時間去廣闊的學習,絕對不會吃虧,會有更高的機會活出精采的人生,而不是到年紀虛長後才發現自己一頭空。」

我們只擁有時間

這時剛好下課鐘響,我就簡單的再補充:「每個人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而已,我們都只擁有這麼多的時間,每個人都一樣。所以照顧好自己的健康,活得越久你就可以擁有比別人更多。但也不要為了把握時間貪快闖紅燈的,如果發生意外就損失的比別人多更多了。」

囉哩囉嗦的講完後,似乎喚起些學生開始思考怎麼樣使用自己的時間,或許在這麼功利主義時代,用「我們只擁有時間」這個切入點更可以鼓勵學生把握時間去自我實現吧。

(本文經合作夥伴最霸氣南島流浪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我們真正擁有的只有時間與自由〉。圖片來源:SITCO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