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本月1日公布的調查顯示,希拉蕊和川普的平均民調支持度為43.8%和40.9%,雖然希拉蕊的民調領先,但號稱民主大國的美國,仍有4成民眾支持這位滿嘴歧視言論的總統候選人。

這篇文章分析,現在全球正颳起一股「反菁英」浪潮,讓這個社會,逐漸變成一個「反智」,不相信專業只剩下批判的社會。(責任編輯:黃靖軒)

8567813820_32b8aa4810_z

文/林一峰

當一個國家擁有博士高學歷的領導者缺乏常識的言論被人民無情的訕笑著;當大學教授用著冰冷的理論毫無同理心的解決學生被性侵的道德問題,卻聽不懂正常人對此事的憤怒時;當企業家們大聲疾呼時,人們認為他們只是為了自己既得利益思考。

當熟讀六法全書的法官作出判決時,我們直覺他們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恐龍;當那些在電視機前面高談闊論的名嘴和新興科技公司的結合新創,肯定是為了詐騙股民一生的積蓄。

這些人們心中的精英的作為,讓這股反精英浪潮其來有自。不是只有台灣,全世界都正高捲著風雲。

從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起,人民發現那些全世界最聰明的一群精算師們,發明那些一般人聽不懂的專業知識名詞,並不是為了造福人群,只是為了自己空虛的心靈和造價無上限的豪宅和藍寶堅尼跑車,從那時起,精英主義在人們心中就開始崩壞,連帶著「反智」也盛行。

那些高學歷的精英,常常做出和社會生活脫節的決定和判斷,原來受更高的教育只是專注在某窄小領域的深入研究,跟這個人是否跟著高學歷有著更高的道德,更崇高的理想,更寬大的心胸,沒有半點關係。傳統價值精英跟高學歷是畫上等號的,反精英因此卻不小心跟反智連上線。

過去我們迷信請高學歷的精英來協助人民管理眾人利益的政治事務,沒想到,如果政府是一間公司,每個國家的政府極有可能是那個國家行政效率最差,最固執無法變通的公司?怎麼會這樣?由一群最好的人才所組成的團隊卻有最差的效率?

難道我們不再需要專家的專業知識和能力?

反觀我們普羅大眾,當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在這個人人平等的時代,可以毫無忌憚的發表自己的意見並針貶時政,部分人甚至對他人專業毫不尊重,自己個人的私利無限上綱,毫不留情的在沒有任何深入思索的狀態,就用著簡化的邏輯批判成性。

但是我們必須要了解,批判並不會增加自己的執行能力,批判只是將自己現有的思考表達出來。寬廣和謙卑的胸懷才是智識持續學習的基礎。

我們見到了許多善於批判而獲得掌聲的人,站上了當初他所批判的位置,事實上,可能做的更不好。我們或許該要重新定義精英和學歷之間的關係,但是反智卻會讓文化的進步遲滯,毫無道理的媚俗批判也不會讓文明進步。

很顯然反智的潮流已經席捲全球各角落,現在美國有一半的人因為極端厭惡那些老是說著冠冕堂皇謊言的政客,決定要把票投給一個心直口快看似相對誠懇,說起話來全然沒有邏輯的投機者。而那些在這個時代被厭惡到無以復加的說謊政客們,那一個不是精英主義的代表人物?

好期待這股浪潮快過去,這個世界上,除了狐狸和豺狼,我們還能有第三種選擇。

(本文經原作者林一峰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Gage Skidmor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