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有些人在一次抗爭之後就再也不出現在抗爭場合,但林麗美不是。她說自己只有國小畢業懂得不多,卻不斷嘗試寫陳情信再交給兒子轉成電子檔寄給所有相關單位和人員、更讓自己對艱澀的法規和徵收案情瞭若指掌。
 
她永不退縮,不斷走上街頭;為了家園,她拚了命也要阻擋。

(責任編輯:林芮緹)

14362656_10208732537488628_4261126566450070066_o

文/ Angela Chang

她,林麗美,彰化二林人,國小畢業,不當的土地徵收制度的抗爭者,成功擋下5.5億元的工程。

前幾天到抗議彰化台化污染要求遷廠的遊行活動中巧遇143縣道馬路不當拓寬的自救會會長林麗美,她說她聽到我微弱的聲音在喊口號,覺得這個聲音很孰悉,特別跑來跟我打招呼,我看到她也很高興,一起在街上走了一段路。

我對林麗美非常的好奇的是她為甚麼那麼勇敢?

前年柯劭臻律師接到當地的陳情跑去了解的時候也找我一起去,因為這條馬路拓寬也牽涉到一條百年風華的木麻黃大道,當然,木麻黃沒有辦法替自己抗議,我得代表木麻黃說說話,柯律師則可以提供法律上的幫助幫受苦的民眾說話。

143縣道拓寬的工程跟現在石岡豐原的鄉親一樣所遭受的問題是一樣的,就是中央有一筆叫做什麼生活圈的預算,這筆錢還真不少,每個縣市大概都可以拿到至少200億去拓寬馬路,不管需要不需要,反正債台高築的政府得要編出這樣的預算是滿足地方民代的政治分贓,搞工程的藉口很多,這些工程有很大的部分都是浪費下一代的血汗錢和地球資源。

像這樣的拓寬馬路或是開新馬路的抗議案這三年來非常多,基隆月眉路道路拓寬工程弊案,新竹的R1道路40幾億,苗栗的三義外環道,台中豐勢快速道路,台南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案,高雄茄萣濕地開路案,花蓮193縣道拓寬案……每一個都是這種不當預算的犧牲品,上述的抗議案中有一半已經抗議成功,有的還在努力當中,麗美姊領導的二林143縣道是成功的典範。

她告訴我她只有國小畢業,可是一篇又一篇的陳情信都是她親自寫好草稿交給兒子電腦打字的,她寫到內政部營建署,寫給彰化縣政府,寫給民意代表……不斷的寫也不斷的打電話,寫到公務員跟她講不要再寫了。

沒有抗議經驗的人不能了解為甚麼要站出來抗議,也不能體會當事人那種焦慮的感受,會站出來是因為被逼的,水都要淹到鼻子了能不踢兩下嗎?

可是同樣抗議馬路擴寬的人沒有林麗美那麼積極啊,我看她真的是拚了命的想盡各種辦法捍衛家園,她也沒有看過梭羅的理論什麼「公民不服從」的理論和抗爭的策略,但是就是「有樣看樣,沒樣自己想」。

143縣道是一條躺在馬路上等死可能都要等很久的馬路,來往的車輛並不多,從苗栗許多條又寬又筆直的道路也可以看的出來又不是馬路越寬經濟就越發展,台北忠孝東路後面的巷子經濟也是挺發展的啊,這種找藉口作工程是王八蛋政權的作法。

我記得價購協議會那天記者會太陽很大,一群記者頂著大太陽,二林的鄉親拿出白底紅字大大的布條把現場擺的醒目耀眼,記者林燕如都曬到皮膚發紅。

價購協議會開始縣政府來的公務員也想盡辦法要搶麥克風,麗美想辦法不讓會議流程走下去,她說只要拖過開會的時間不讓公務員跑完程序就會多一分指望了,她大聲地不斷的強悍的用力拍打著桌子不讓會議進行下去,其他的人都看著她的動作跟進。

當然她也不是只會大聲而已,我第一次跟她見面了解案情的時候她清清楚楚的劃出這條路的中線在哪邊,哪一戶人家怎麼樣怎麼樣還有這個工程的不正當性她都如數家珍,對於法規的部分也問到很清楚,知道在不當工程上面這個政府根本沒有任何的救濟管道,只能靠自己用命去拚。

她真的用命去拚。

她的家不能因為有誰要工程就要拆,她的家不能因為有甚麼民代荒唐的喬好了分贓的條件就要拆掉,她絕對不會讓這些衣冠禽獸講得好聽的什麼擴寬馬路可以發展經濟去毀掉她的家。

我認識很多因為家園要被拆除的人最後不管成功或失敗都不會再站出來相挺其他抗議的議題了,可是林麗美不一樣,她那天跟我說只要時間許可她一定會出來相挺台灣受苦於不當土地徵收和保護台灣的議題,她說925她一定會站出來,希望我們這一代人的努力和犧牲可以換來以後的人不用再受到分贓政治之苦了。

在秋天的涼風中,我和麗美一起在彰化的街頭走了一段路,我跟她說找時間來大樹講堂和上快樂聯播網的節目談她的抗爭經驗,相信她的勇敢會給許多正受到貪汙腐敗的分贓政治底下逼迫的人一個很好的經驗,也可以鼓舞公民意識的提升,她跟我說好,她願意挺身站出來分享她的抗爭經驗。

散會的時候我沒有遇到她,可是我想跟她說——

麗美,妳是台灣最勇敢最美麗的女人。

《925重返凱道——新政百日、迫遷依舊、土地正義、重返凱道!

(本文經原作者 Angela Cha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最勇敢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