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近期韓國在影視上的表現越來越亮眼,近期幾部電影如《下女的誘惑》、《屍速列車》等都登上國際舞台,也在票房上表現驚人。而韓劇部分,也不是只有帥哥美女、失憶、車禍、絕症而已了。

韓國的影視實力不可忽視,早已具備多元題材、深度省思社會議題的作品,敢於自我省思國內重大事件,更敢於讓觀賞的人一起討論。

(責任編輯:林芮緹)

1470902823900SL_0E07C3D5E8FB97EE3F78F025F779E2D4

文/邱立本

 

朴槿惠曾經說自己是一個「四無」的女人,也就是「無父、無母、無夫、無子女」。她把自己的一生都貢獻給韓國,她的母親陸英修被朝鮮刺客殺死,她的父親朴正熙 被自己屬下、中央情報局局長金載圭暗殺身亡。她和家人遭到繼任總統全斗煥和反對黨清算,被限制人身自由,她在絕望中遁入鄉下,放棄了婚姻,放棄了生命的一 切。

但後來她上演了一場令世人驚奇的「公主復仇記」,在一連串的選舉中節節勝利,最終登上了總統大位。她讓那些懷念朴正熙創造「漢江奇蹟」的選民,將澎湃的紀念之情,轉化為選票,讓她成為韓國的第一位女總統。

但更令人驚奇的是韓劇早在朴槿惠還沒決定是否競選總統時就拍攝了一部《愛上女總統》的電視劇,是韓國SBS電視台在二零一零年的年度大戲,女主角徐惠琳由高賢廷飾演。劇中這位政治紅星被描繪為具有政治潔癖、不按牌理出牌的領袖,似乎又和朴槿惠的性格若合符節。

事實上,韓劇的動力在於它不斷挖掘現實的題材,並具有很多前瞻性的洞察力。儘管不少評論家都會挖苦「韓劇三寶」——車禍、絕症、失憶,但韓劇在全球擁有市場,證明它在憂患中培養的創意,正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軟實力。

軟實力來自韓劇敢於面對自己歷史的傷口,將國家記憶中的痛苦昇華

一 九八零年光州事件,總統全斗煥下令血腥鎮壓,近年拍成電影《華麗的假期》,用一個計程車司機的角度,看這場二百多人死亡、兩千多人受傷的悲劇,讓觀眾看得 熱淚盈眶,也反思為何韓國無法避免這樣的悲劇。二零一二年的《新娘面具》,刻畫日本殖民統治期間,如何在親日與反日之間擺盪,反映大時代的悲情與兩難,劇力萬鈞。

韓劇也不乏對威權時代的嘲弄。

《總統的理髮師》是一部黑色喜劇,描繪在朴正熙年代的御用理髮師,在一九六八年朝鮮間諜入侵的諜影重重中,被懷疑是「匪諜」,慘遭刑求,連八歲的小兒子都被株連,展現白色恐怖時期的悲哀。

無疑韓劇有不少荒誕與穿越的作品,包括最近被譏評的「韓劇新三寶」——洗澡、健身、游泳,賣弄帥哥、壯男「小鮮肉」,但韓劇在多元化題材中,還是有現實主義底色,勇於面對現實世界的殘酷,敢於自剖集體心靈中的黑暗角落

而這恰恰是華語影視作品中所缺乏的元素,也是韓劇在中國大陸社會歷久不衰的原因。

《正義辯護人》是二零一三年的電影,以八十年代壓迫青年學生的白色恐怖事件 為背景,一名稅務律師因為幫助一個有恩於己的餐館老闆,為她被冤屈的兒子洗脫閱讀禁書的罪名,冒著得罪獨裁政府的風險,投身人權運動;原型為人權律師、已 故前總統盧武鉉。這電影在中國大陸極受歡迎,讓人想到近年不少被抓的人權律師。

因而韓流在中國的流動中,不僅有娛樂的效應,也有微妙的政治效應,讓中國人在韓國的變革中,發現新的自我,也發現新的改革願景。

(本文經合作夥伴亞洲週刊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韓流的夢幻與歷史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