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關心這個議題】

這幾年被戲稱為女力時代,全球女性領導人的人數已經遠勝以往。而蔡英文當政之後,不少期待能夠走向「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讓政治決策將與以往相異,形成更透過對話和妥協方式去解決爭端的政治氣象。

但台灣卻似乎仍被父權政治給「卡住」,並未呈現這樣的理想狀況,反倒令人失望。人事仍是男性為主、新政府民調也直落,更仍然卡在黨派之爭。一些女性執政能有所轉變政局的期待,難道是一場空?究竟是大男人主義阻撓、還是時局不佳?

我們仍舊期待未來能夠不再需要強調任何性別、自我性別認同的政治人選成功登上政治舞台。而現在,我們正在首次迎來可能的轉變機會,期望社會能夠穩穩抓住。

739600

阿根廷前總統費南德茲(左)被控危害國家財政,巴西總統羅賽芙(中)遭彈劾下台,智利總統巴舍萊(右)一度高漲的人氣也跌跌不休,南美3國女性領袖最近似乎時運不濟,同陷困境。(圖左及圖右:取自費南德茲、巴舍萊臉書facebook.com;圖中: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可望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能與她相提並論的女性政治人物無非是費南德茲、羅賽芙和巴舍萊。

費南德茲是在2007年由丈夫基西納手中接下總統大位,羅賽芙靠著前總統魯拉力挺繼任總統,巴舍萊則追隨前總統拉哥斯(Ricardo Lagos)的腳步,而如今希拉蕊即將成為歐巴馬總統的接班人。

然而這三位女總統如今的處境與5年前大不相同,同陷困境。2011年時羅賽芙剛風光上任,費南德茲更是剛贏得連任,巴舍萊則甫結束首任任期,挾著高達80%的支持度獲延攬領導聯合國的機構,兩年後再當選總統。

如今巴西總統羅賽芙遭彈劾下台,阿根廷前總統費南德茲被控危害國家財政,智利總統巴舍萊一度高漲的人氣也「跌跌不休」。

從政治高峰墜落的南美三位女總統

曾為第一夫人的費南德茲2007年當選,成為阿根廷第2位女總統,也是阿根廷第1位由民主選舉產生的女總統。費南德茲1970年代在拉普拉塔國立大學法學院 就讀時,結識她未來夫婿基西納(Néstor Carlos Kirchner),兩人都醉心於貝隆主義中的左傾理念。

她1970年代加入正義黨,並參加了該黨「貝隆主義青年運動」,比丈夫更早開始政治生涯。但費南德茲的政府有多位高官涉貪,包括副總統都涉案,她雖然否認捲入醜聞,仍遭起訴

羅賽芙以馬克思好戰主義者的身分從政,反對1964-85年的獨裁統治政權。1979年協助成立民主勞動黨(PDT),最終於2000年轉到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的工黨(Workers’ Party)。

魯拉2003年首度當選總統,任命羅賽芙為能源部長,2005年再提拔她當總統府幕僚長。工黨2010年相中她擔任總統候選人,以接替當時深得人心的總統魯拉,羅賽芙終於取得大位。

至於羅賽芙面臨彈劾命運,多少也受到政府爆發貪腐醜聞影響,她雖未遭直接點名調查,仍成眾矢之的。羅賽芙40年前在軍事獨裁專政時曾遭刑求,如今成為首位巴西女總統,卻在第2任期不到1年面臨被逼下台的困境。近期遭到彈劾確定下台

而1990年智利軍政府還政於民後,巴舍萊先後在中左派民選政府的衛生部和國防部擔任顧問,2002年成為智利首位女國防部長,2006年成為智 利第1位,也是南美洲第1位、拉丁美洲第3位女性民選總統。巴舍萊2010年卸任時獲得超過80%的支持率,2013年再次當選總統,如今因媳婦捲入醜聞 支持度重挫

而台灣現在蔡英文總統也同樣陷入了一片政治僵局,運氣著實不佳。

是針對女性還是時局如此?

73歲高齡的退休美容師艾摩林(Norma Amorín)認為,南美政壇女強人同陷困境與性別因素有關係,因為「如果我們女人想在一向由男人掌控的地盤有所發揮,自然會出現這種事」。

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性別政治學教授賈拉爾扎伊(Farida Jalalzai)說:「女性領袖好像要概括承受男性貪腐造成的所有衝擊。這種現象背後若無性別因素才令人意外。

分析家認為,性別並非她們遭遇目前問題的肇因,但她們的聲勢由盛而衰,凸顯出這個地區仍是大男人主義當道,尤其是在政壇

阿根廷著名政治評論家貝倫施泰因(Sergio Berensztein)指出,女性在拉丁美洲政界取得進展後,如今出現倒退之勢,顯示「有強大力量抗拒改變」。

他又說,要了解這3位女總統為何身陷困境,也應該考量這個地區的大環境,也就是不分男女,所有現任總統都面臨危機。他們或是因為爆發貪腐醜聞,或是未能充分利用石油、銅和大豆等商品帶來的收入,導致人民對當權者日趨不滿。

不過,在費南德茲和羅賽芙中箭落馬後,南美洲有其他女性政治人物嶄露頭角,例如去年當選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州州長的維達爾(María Eugenia Vidal),以及前年在巴西總統大選中初試啼聲的席瓦(MarinaSilva),還有可能在秘魯下個月總統決選中勝出的前總統藤森謙也之女藤森惠子。

關於女性從政

THE WORLDPOST 報導指出,若希拉蕊當選了總統,將代表結束了美國將近230年的男性總統執政紀錄,正式加入「曾有女性執政的國家俱樂部」。

根據統計,自從斯里蘭卡1960年選出第一任女性領導人之後,世界上已有超過70位女性領導人的紀錄。不過每位領導人之間的任期和持有的權力相差甚大,有些扮演著關鍵角色,而有些只會在辦公室待上幾天或更近於儀式性的角色。

在報導者的文章〈女總統之後的性別平權〉中有更詳細針對女性從政的相關研究,包含具備什麼樣的家世背景、有什麼樣的困境,與性別平權的關聯性。其中也提到蔡英文的從政經歷更貼近於歐美國家而不如亞洲國家具備政治世家的特徵。

當然,女性領導者之中有的表現相當令人欽佩、具啟發性,也有的表現十分不佳——但都是一個不錯的政治上性別失衡鬆動的好跡象。更希望未來能夠不再需要歡呼特定性別、性別認同的政治人物成功踏上舞台

那麼,換了性別,真的能夠帶來什麼嗎?

那,蔡英文當選能不能拯救性別平權?

勞動部日前公布了台灣女性政經參與概況, 在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領域,男性人數仍然遠高於女性(比例為74.7%:25.3%),過去十年來,台灣女性在高階職務中所佔比例,以平均每年上升百 分之一的速度增長,儘管性別平等的表現不如歐美國家,但我們確實在2016年選出了第一任女總統,它對女權的提升,某種程度還是有正面作用。

於此同時,台灣民選女性首長的比率也從2005年的6.7%上升到2015年的15.8%;政務人員女性比率亦從2005年的12.0%上升至2015年的19.7%;簡任高階官員女性比率,也由2005年的18.8%升至2015年的30.6%。

假如我們援用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教授霍夫斯塔德(Geert Hofstede)所提出的國家管理決策模式(又稱「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Hofstede’s Model of National Culture),其意義就在於台灣女人當家,意謂我們有傾向「女性化社會」(feminine society)的跡象。

如此一來,根據霍夫斯塔德的說法,爾後我們舉國氛圍將愈能表現出對弱者的同情,且更樂於協助窮人脫貧,當然,社會福利也會因此做 得更加完善。例如北歐地區的瑞典、挪威、丹麥和荷蘭,這些為人稱道的國家即是「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的佐證。

除此之外,依據霍夫斯塔德的說法,假設一個國家擁有高比例的女性領導者,則這個國家的政治意識也會明顯偏向左派。最重要的是,她們將帶來一種尤其擅長透過對話和妥協方式去解決爭端的政治氣象。強調的是冷靜、團結、互為依靠,而非動輒訴諸武力解決爭端。

剛好瑞典、挪威、丹麥和荷蘭亦是「共識型民主」(consensus democracy)運作的典範代表,於是又更加說明了一個社會女權提升的可貴。

2009年,英國學者威奇森(Richard Wilkinson)和彼奇特(Kate Pickett)共同發表了一冊探究性別平等的巨作,書中指出,世界上凡是人民生活品質、滿足感和國家繁榮程度皆有高水準表現的國家,都剛巧是女權高漲(編按:並非指男女相對的女權高漲,而是女權受重視的相對狀況)的指標區域,應是進一步呼應了霍夫斯塔德的見解。

遺憾的是,台灣的民主政治,一直囿於藍綠思維的一隅,儘管勞動部公布的調查數據,象徵著台灣「女力」出頭,感覺應當有朝「霍夫斯塔德行為模式」的可能性邁進,但女性總統的出現,初期卻也只是反映了台灣的政治環境多麼讓人感到欲振乏力,深植於這塊土地,且迄今依然強烈操持島內政治文化的父權基因,仍繼續左右著台灣政壇。

台灣政治圈人,又或者被歸為泛政治圈,影響力無遠弗屆的「名嘴」們,怎麼樣也停止不了扮演赫曼.赫賽筆下曾形容的一類人:常常可見咄咄逼人的 傲慢和目光短淺的魯莽彼此較勁、傷害。藍綠兩派立場的極端支持者則是最大的鼓動者,他們沒有常常浸淫在喧囂、激動的政治性話語中,好像就會睡不著覺。

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已不再是難以推倒的政黨,兩黨卻也都愈來愈難站得穩,甚至站不起來。 現今都是女人當家,而我們竟然無以理解,應該如何利用這種機運,為這時時刻刻滾滾躁動的國家改造一番。

 

首圖來源:中央社
新聞來源:
上報:社評:「女人當家」也走不出的政治困局
中央社:南美3國女總統同陷政治危機 學者怎麼看
THE WORLDPOST:Here’s When The Rest Of The World Elected Their First Female Leaders
WORLDWIDE GUIDE TOWOMEN IN LEADERSHIP:CURRENT WOMAN LEA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