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ingKingCold

我覺得周星馳的電影,撇開早期的那些幫派電影以及沒有喜劇色彩的悲劇, 專門討論他演的喜劇的話,可以看出他擅長的喜劇風格可以分成三種。

一種是純喜劇角色,故事本身到角色從頭到尾主軸都是喜劇,沒有任何喜劇之外元素的喜劇,這種北爛型的喜劇很多觀眾是很買單的,例如唐伯虎點秋香、情聖、鹿鼎記系列、國產凌凌漆、大內密探凌凌發等,這些電影的本質就是搞笑,搞笑是手段,也是目的,再加上周星馳演這種純喜劇搞笑型的角色相當得心應手,所以,對此一般的觀眾接受度也很高。

第二種是成長型的喜劇, 故事的主角,也就是周星馳的角色,不單純只是耍北爛或是搞笑而已,這些角色是有個主軸在的,這個主軸就是成長,故事結束後主角會得到一些無形或有形的成長。

這類型的周星馳電影通常周星馳都會演一個魯蛇,但是在各種試煉努力跟抉擇之下,他會得到一些東西。例如西遊降魔篇,陳玄奘這個角色雖然是文章演的,但其實這個角色說是周星馳最拿手的類型也不為過。

這個角色是一個有宏願的人,但是他的師父認為他的修行少了一點東西,所以他在鱉腳降妖伏魔的旅程中,體驗了真愛,體驗了沒有小愛,何來大愛的道理,最後即使被妖魔所騙,也能頓悟參道,有所成長。

同樣的例子是濟公,濟公一開始是一個跟天庭眾神打賭人間有情的熱血神,下凡之後要扭轉三個命定九世的人的命運, 他跟九世乞丐、九世野雞、九世惡人這三個人互動之下, 卻將本來寫好的命運越改越糟,乞丐被他害死,野雞被蹂躪最後毀容,他自己還被九世惡人的主公邪神黑羅剎所騙,甚至連金身都被騙走,導致黑羅剎得以橫行人鬼界, 但是最後濟公犧牲自己消滅了黑羅剎。

濟公的落魄魯蛇旅程最後的結果,卻是乞丐投胎富貴人家,野雞不再出賣肉體,而九世惡人踏入畜生道,重修善緣。一個人的成敗得失是否只是眼前種種??升職成功的濟公告訴我們不必然。

同樣的例子還有很多,破壞之王的魯蛇何金銀,從懦弱到盲信,又從盲信找到真的信念,甚至找到真正的強悍;少林足球的大力金剛腿,不放棄夢想的結果是他的夢想終於成真,甚至感染了多數人;喜劇之王的尹天仇,一個鬱鬱不得志的老臨,不放棄目標走到最後,終於演出人生最精采的戲碼;回魂業的神經病Leon,沒有人相信他的鬼魂說,把他當成真正的神經病,但最後還是得到了平反,以及女主角的認同。

這類型角色給了周星馳的演出更深更寫實,更有層次的說服力,因為這些人就是我們,就是我們的平凡,我們的夢想,我們的挫敗,我們的逃避, 這些角色告訴觀眾,你應該再多撐久一點, 撐久了,你總有一天行的,就算你依然不行,你還是會得到一些無可取代,寶貴的東西。

最後一種周星馳特色的喜劇類型,也是最感動人心的,就是浪子回頭。

例如美人魚(不過我覺得美人魚的浪子回頭處理得很差),富豪劉軒從眼裡只有錢,變成眼裡有環保跟愛情;或是功夫,主角從一個滿腔熱血英雄夢的男孩,變成隨波逐流的小偷混混,最後選擇正面面對自己的懦弱跟本心,即使自己還是不堪一擊,終於還是作出了一個英雄應該做的事情:反抗暴惡。

又像是食神的史提芬周,從假食神真奸商,因為太囂張太神憎鬼厭而被手下背叛被夥伴出賣, 流落街頭在最落魄的時候受到女主角照顧,最終鹹魚翻身,女主角卻為了救他而中彈身亡,浪子回頭的他才開始好好精進廚藝,最後堂堂正正用廚藝跟唐牛比一場。 (我覺得結局女主角還活著是個史提芬周的幻想,包含整個觀音下凡扭轉戰局都是) 還有百變星君、西遊記、審死官都有這樣的風格。

但是當然這個風格最淋漓盡致的非武狀元蘇乞兒莫屬了。蘇燦仗著父親是廣州將軍,在廣州橫行霸道, 甚至還得罪了鐵帽子親王。被寵壞的蘇燦為了贏得女主角的芳心, 上京去考武狀元,卻因為平時不讀書不識字, 罪犯欺君而被抄家,甚至被仇家分筋錯骨,全廢武功,只能當個連乞討都無能為力的乞丐中的廢物。

他甚至連動一動的力氣都懶得使,完全把自己當成一灘爛泥, 卻在最後關頭終於看開,走出了第一步路:開始學認字。即便是個被寵壞的孩子,即便是個廢物,這個廢物也開始後悔,開始痛改前非,開始學寫字,開始振作。

在他鬱鬱不得志又必須起身再奮鬥,終於起身再奮鬥卻又挫折不斷無能為力的時候, 蘇燦寫了四個字,苦海無涯。然而,洪日慶也回了他四個字:苦盡甘來。

這我覺得就是周星馳電影中,周星馳身為演員,最大的魅力跟價值所在,他能表達出一個本性不壞,但是天之驕子囂張跋扈迷失自我後,那種想要改變又無能為力,明明十分在乎又要裝作漠不關心,內心明明有一團火,外表卻只能死撐活撐,那種充滿矛盾衝突與痛苦的角色,包裝在層層笑點與喜劇之中,是最活生生的人,是你我那個曾經犯過錯,不想承認過錯卻早就知道應該要改變,卻可能無能為力的人。

然後這個角色告訴你,可以的。

你無論之前有多錯,還是永遠都可以回頭,改了之後,回頭之後,你依然是那個當初善良堅強的自我。為什麼周星馳被譽為是許冠文之後香港第二個喜劇泰斗,當然,編劇導演也功不可沒,但是更大的原因是他賦予他的喜劇故事,他賦予他電影裡面角色的那個靈魂,跟振奮人心的訊息。

許冠文的喜劇充滿現實諷刺,充滿機智與暗喻,他的喜劇所處理的是大議題,是社會,是環境,是現象,是系統。

他的喜劇充滿著知識分子淑世的期盼以及社會法則的解構,而能夠繼承其名號的周星馳,走的是完全相反的路,他的喜劇完全著重在個人,是內在,是省思,是心路歷程,是個體,他以截然不同的路,以社會學structure-agency debate中,正好相反的光譜,著重每個人的獨立思想跟自由意志, 以及自我成長跟發展的可能性,達到了跟許冠文一樣的高度。

所以不是說周星馳很神, 也不是說周星馳只是時勢造英雄,本身一文不值,而是他,以及他所演出的角色,以及他的電影, 其實可以真正觸動到人心,觸動到觀眾, 我想這才是周星馳獨一無二的原因。

(本文經原作者KingKingCold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Re: [請益] 周星馳為何突然被神格化?〉。首圖來源:張香腸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周星馳在《凌凌漆大戰金鎗客》唱的〈李香蘭〉,你認識她嗎?
不只 1380 萬,多隆跟韋小寶抄家片段還啟示律師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