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川普的崛起,其實是美國人自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二次對資本主義進行「信任投票」。川普的崛起,來自人們對資本主義的厭倦和否定。然而這美國人真的要因為對一個壞人不滿,就投向惡魔懷抱嗎?

儘管美國大選離我們很遠,但依舊希望美國人在能做出正確的決定。(責任編輯:黃靖軒)

24877177839_d4f9c9fe87_z

文/王丹

我並非美國公民,並沒有投票權,但是我跟美國人一樣關心這一次的美國大選,而且我認為全世界應當都跟美國人一樣關心這次大選。

為甚麼?原因有二:第一,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她的任何政策變動或者重大外交行動,都會具有全球性的影響,很多其他國家的人也會受到美國政策變化的影響。所以才有一個經典的玩笑話,說美國的總統應當全世界投票,這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而更重要的是第二點,那就是:作為資本主義制度的領頭羊,這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實際上關乎的是制度選擇,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第二次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信任投票。

今年5月13日出版的美國《時代》週刊曾經發表一篇重頭文章,標題就是《美國資本主義危機》。的確,無論是川普的崛起,還是美國民主黨內的桑德斯旋風,背後代表的,都是全社會出現的一種對美國式資本主義制度的懷疑,甚至否定的浪潮。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前不久做過一項民意測驗,結果是:在美國,18歲到29歲的年輕人中,只有19%的人認為自己是資本主義者,而表示支持資本主義的受訪站只有42%。顯然,美國的經濟體系正面臨民眾的信任危機。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時代》週刊的文章分析說,問題主要是金融業的過度膨脹和實體經濟的衰落。具體來說,經濟的金融化是主要的病根。現在的金融體系主要在服務於自身的發展,多數資本活躍在房產,股票和債券等領域,資本市場和銀行業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和投資很少。這導致了民眾對以華爾街為代表的資本主義體系的強烈不滿和質疑,「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發生就是這種不滿的結果和體現。

《時代》週刊的文章其實還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在全球化的過程中,資本主義的經濟秩序過於強調貿易自由化的價值,而沒有重視公平分配的問題,導致了全球化創造的經濟成果,反倒在很多地區引發了貧富差距。這也使得很多人對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產生質疑。

川普的崛起,並非是因為川普這個人,而是因為川普背後的那些支持者的情緒非常強烈。這些支持者當然不會不知道川普並非優秀的政治領導人,但是川普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深深知道民怨所在,因此處處表現出對現行的資本主義秩序(包括經濟體系,政治制度和價值觀)的顛覆立場,於是就獲得了強大的支持

可以說,支持他的不是正面的對他這個人的認同,而是出於負面的對於現行制度的不滿。因為不滿,不管是誰,只要能攪得天翻地覆,他就可以順勢而起。所謂「時勢造英雄」,正是如此。

但是如果冷靜下來想想,現代社會面臨這樣的制度選擇並不是第一次,資本主義的危機,在「一戰」前後表現得比現在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時中國剛剛走上現代化道路,梁啓超到西方走了一圈之後,回來寫了《歐遊心影錄》一書,對資本主義表示十分失望。

他的態度影響了很多當時中國的精英知識份子如李大釗,陳獨秀等,於是他們轉向了資本主義的對立方──蘇聯的社會主義。不僅在中國,當時歐洲的很多知識份子如薩特等,都表現出集體的「左」轉傾向,批判資本主義,嚮往蘇聯的社會主義。結果怎麼樣呢?結果就是「二戰」和冷戰:人類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才重新確定,還是資本主義制度更具備優越性。

歷史,有的時候真的會用不同的面目重演。現在,資本主義制度再度出現危機,川普和桑德斯的崛起,風起雲湧的社會抗議思潮,都在在體現出了新的「社會主義」傾向。

這又是一次重大的考驗。我當然不否認希拉蕊是標準的政客,她也不是理想的候選人,但是選擇希拉蕊,就是選擇資本主義制度;我相信面對如此巨大的不滿,資本主義制度勢必要進行自我調整。但是如果川普當選,就說明否定資本主義制度的風潮已經不可阻擋。不要資本主義制度,社會要選擇什麼呢?「中國模式」嗎?!「新左」派的思潮嗎?!歷史的教訓並不太遙遠。

因為對一個壞人不滿,就投向魔鬼的懷抱,這樣的事情,還要再來一次嗎?這就是我認為絕對不能選川普的主要原因。

(本文經合作夥伴王丹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王丹:為甚麼不能選川普〉。首圖來源:Gage Skidmore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川普的狂來自「太過民主」?歐巴馬一場45分鐘的演講,再次告訴我們民主真諦
別以為川普不會當選!希拉蕊面臨的「內部危機」,讓她在這場選戰中岌岌可危
【幫你蓋好蓋滿】想蓋圍牆隔離移民?美國藝術家用這招幫川普「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