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8925_1738323853115426_4053401030430459095_o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電影從《海角七號》後看似蓬勃發展、起死回生,許多人在當時看好台灣電影的一片前景。但幾年過後,台灣電影卻越拍格局越小。有了《海角七號》的經驗,大家都只想拍出「小確幸」的電影。無數的樣板式的青春校園愛情片、將低級網路笑話當台詞串成一部電影的庸俗賀歲片⋯⋯,幾乎年年上映,台灣電影又再次陷入了逃不開的困境。最慘的是,因為年年拍出的電影格局越來越小,再也吸引不到更多的社群買單。台灣電影公司不但只能仰賴中國資金的投資,更是只能淪為廉價的技術勞工⋯⋯。(責任編輯 蔡昆儒)

文/Julien Ashina

為了支援一部電影的拍攝,我的咖啡店休息一個月,將整棟屋子租借給這個電影當成了主場景。這是關於一對單親父女的溫馨故事,父親是一個開設滷味店,患有小兒麻痹症的爸爸,而女兒是一個教小朋友畫畫的畫家。也許是天意,整棟咖啡店剛好就符合了這部電影的劇情安排。

於是在一個月前,這位來自大陸的導演與劇組前來淡水堪景時,一眼就看中了咖啡店,在經過他們不斷的拜託與協商之後,我和我太太決定停業一個月來支援他們,同時我們倆終於也能趁機休息了。

於是咖啡店在經過了半個月的大遷移,改裝潢,重佈置之後,今天終於正式開拍了。今天是一個颱風之前,陽光大好,但是炎熱異常的日子,光線非常乾淨,質感與透明度都極好,極為適合在鏡頭下呈現出電影所要的浪漫氛圍。

這真是個拍電影的好日子。

這部電影雖說是陸台合作,但其實資金是來自大陸,而且主要的核心如導演,副導,總監,美術,與主角演員都是來自大陸,只有一切的器材與技術人員,包含機器,燈光,收音,道具,施工等才是台灣人員。而拍攝資金據工作人員透露,大約是兩百萬人民幣,也就是一千萬台幣的製作費用。

我在這些日子仔細觀察了他們的運作,我看出這部電影雖然只有台幣一千萬的製作經費,但整體拍攝規模卻很龐大,我估計約有兩三千萬的規模,為何如此?我一開始有些納悶,以這樣的規模在台灣拍攝,豈不是要預算超支很多?於是我在慢慢和前來施工佈置的台灣技術人員熟悉之後,我向他們詢問這個原因。

而答案卻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因為現場的技術工作人員都是台籍,我比較容易和他們說話,他們就跟我說,近來大陸導演很喜歡來台灣拍電影。我原本心裏很高興,以為這是因為台灣的風景與人文都很美,所以很適合拍攝電影。於是我問為何大陸導演不遠千里來台灣拍片,這不是很花錢嗎?真有那麼值得嗎?結果那位說話很直接的台灣技術統籌,他用台語跟我說,那是因為台灣拍片很『便宜』,比在大陸找人拍電影省很多錢

這答案真叫我大吃一驚,我實在無法相信這是事實,於是我追問到底:難道台灣的工資會比大陸便宜?這不太可能。

於是這位資深的台灣電影人跟我說,當年台灣的電影雄獅的『中影』,這幾年在接連幾部電影都賣座淒慘之後,已經賠錢賠到沒錢拍電影了,如今『中影』只能轉型成為器材與人員租借中心他們説現在臺灣的電影人員,幾乎都成了對岸來臺拍片時租用的技術人員。因為我們自己沒資金拍片,只好當人家的僱員。

我聽了真想哭,這真叫人難過!

如今的台灣,竟然讓臺灣的電影人才成了對岸電影的勞工了。關於在台灣拍片很便宜的說法,臺灣這位資深的電影人說:這部電影資金才一千萬,但是臺灣這裡却是以兩千萬的製作規模出班出機,那是很廉價的出班費了,但是沒辦法,他們在臺灣接不到其他案子了,電視劇的製作經費又低到跟狗一樣卑賤,他們為了要生存。只能低價競爭,廉價出班。

而這是現實,明明有技術,卻成了廉價勞工。

大哥說:台灣一年拍攝不到20部,根本養活不了臺灣的電影人員,於是只能接大陸電影的案子撐下去
他問我:你一年看幾部臺灣電影呢?應該不到五部吧?

我啞口無言。

他接著說:臺灣拍的電影有三分之二賠錢,只有兩三部「懷舊小品」算是賣座。但這不是觀眾的錯,是臺灣電影自己不爭氣,老是拍些小家子爛片,觀眾都倒了胃囗,幾部電影賣錢卻又後繼無力,主要原因是没有好劇本,一堆大咖卻只會去搞笑搞KUSO,臺灣是被自己的意識形態鎖死了,題材只敢用懷舊小品來搞笑,卻不敢有大的企圖心。原因是什麼?是因為台灣觀眾沒有面對真實的勇氣,只想吃容易消化的垃圾食物,想看毫無真實內涵的電影,對於歷史與人性的真實,只願意用造神的方式去理解,一但剖開造神的外衣,想去拍攝內在的真實,就會被當成是對於英雄的「詆毀」或「不敬」,更會犯了「不愛臺」的大罪。

試問,若是有人願意拍攝「鄭南榕」,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去用心拍攝的電影題材。但卻不該是用拍攝『大稻埕』那種投機的方式,呈現出那位呆板又毫無生氣,甚至可笑搞笑的「蔣渭水」,若是想拍出一位也有內心懦弱,也有性格弱點,甚至也有人性陰暗面,但依然選擇自己理想道路的鄭南榕。我想,這部電影一定會被罵到死,甚至被冠上大帽子,指責這電影是對於「台灣英雄」的污蔑。就是我們這樣的「偏狹」認知,結果我們看到了「十日圍城」裡猶如木偶般可笑的孫中山,「總鋪師」裡根本只是想吹捧自己的「吳念真」,以及兩個可愛到爆表的「壞人」。這就是我們對於電影的品味!沒人敢拍出真實的「人性」

少數勇於拍出真實鄙陋人性的導演,賣座卻又奇差,慘不忍睹。

結果是,電影導演都怕被戴帽子。因為我們這社會雖然任何主張都有,但是卻結果又都不能理直氣壯!於是拍起電影來縮頭縮尾,左支右絀!成就了今日的小丑模樣!

於是大家就只能小確幸,只拍些懷舊搞笑的小品賣錢,而市場越來越小,題材越來越爛,最後淪為了勞工!這樣的說法,也許不全是如此,但大體上卻是這樣了。

我們該怎麼辦呢?不知道。

經過改換成簡體字的「路標」

經過改換成簡體字的「路標」

只是我今天看到了一個在台灣淡水拍攝的大陸電影,原本是臺灣人文風格的「咖啡店」,在電影美術重整之後,如今成了換上簡體字路標與看版,整體充滿北京味的「京片子」,而一應的主要人物都是說著北京腔的口音時,為數眾多的台灣人,卻只是在一旁忙碌跑步,出力搬運器材的「技術人員」時,內心實在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哀,卻又不知該如何排遣。只能發文一吐心情。

(本文經原作者Julien Ashina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台灣電影的現實〉。文章圖片來源:原作者)

延伸閱讀>>
旅行社低團費、店家零業績… 前珠寶櫃哥公開揭露:「陸資一條龍」如何拖垮台灣觀光業
台灣產業能不靠「祖國」的善意嗎?最大的問題是:只想搶中國市場而放棄了全世界
【解碼】兩岸賣座電影為什麼互相「水土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