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粉絲專頁)

柯文哲日前赴新加坡出席了「世界城市高峰會」,會後,他對於自己去年曾經收回說過「台北八年內超越新加坡」這句話向媒體解釋,因為新加坡是屬於所謂「亞洲價值的民主政治」,而台灣則是屬於偏向歐美的民主政治。柯文哲表示,台灣整個民主政治的發展,也許是比較接近荷蘭或北歐。而前總統李登輝則將台灣更帶往歐美的民主政治發展,不太像新加坡這種亞洲價值的民主政治。

這段新聞看似毫無問題,可以說是柯文哲對於台灣政治發展的一點個人意見。但有新聞媒體下標:〈柯P稱新加坡是「亞洲價值的民主政治」〉,使得此則新聞在網路上引發了激烈的撻伐聲浪。依照現在媒體閱聽人的習慣,基本上是以新聞標題斷定文章調性,而非閱讀全文。這樣的新聞標題讓網友「誤會」柯文哲是認為新加坡的民主政治是具有典範的「亞洲價值」

網友紛紛表示:「新加坡有民主?」、「柯文哲又在搞笑了,被黑不意外」、「噓柯 新加坡沒民主的」⋯⋯等等,完全偏離了柯文哲這段話的原意。柯文哲並沒有表示台灣應該要「仿效」新加坡民主,但新聞標題的下法,卻讓大家只看標題就失去理智,製造出更多的對立與仇恨

這種標題並不是久久才出現一次,日前,也有一個新聞標題是:〈投資報酬率低 李遠哲:讀人文社科很少贏家〉。光看這個標題,會認為李遠哲指的是「讀文組沒出息,只有理工組才是贏家」。

事實上,這篇新聞內容是在講中研院院士會議選出3名人文社會科學院士,創下1980年以來最少的一屆。而李遠哲就表示,台灣人文社科的人才太少,應該多加培養才對。但在台灣讀人文的投資報酬率卻很低,無論從事文化工作或人文研究,都非常辛苦,薪資卻不高。他更直言「台灣人文社科背景者很少贏家」,因此,社會需要更公平合理

原本是李遠哲是為人文社學科請命,認為應該改善台灣產業對人文社科出身的學生不友善的環境,卻被新聞下的標題帶往理科/文科的對立,製造無謂的爭端與衝突。

然而,「標題殺人」這件事雖然已被抨擊許久,卻從未得到改善。為什麼?我想社會大眾並不能一味要求「媒體自律」,畢竟新聞媒體最終還是以商業導向的產業,而新聞的內容和素材都是取決於「市場」喜好——意即讀者喜好來生產的。也就是說,是讀者的閱讀取向決定了新聞媒體的方向

就筆者觀察而言,大多數的新聞標題只要抓到一個夠對立的「激怒」點,就可以獲得大量的轉發與流量。畢竟在臉書、PTT資訊快速發展的時代裡,超過100字的字數閱讀上都嫌過於冗長。因此,標準的激怒流程是這樣:

看到「標題」怒氣沖沖按下「分享」並寫下簡短情緒性評論覺得政治人物(eg.柯文哲)都是垃圾

最後這些人提出的問題都沒人看見,因為只要按下分享,讓身邊朋友知道這些人都是垃圾那一刻,就會認為自己已經達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公民參與」。事實上,這樣的「公民參與」卻是無法促進任何社會溝通,只是讓柯文哲、李遠哲這些原本懷抱理想、提出社會問題的人無端遭受「批鬥」,也模糊了理想與焦點。

隨著資訊的發達,我們可以快速得知所有訊息,但如果閱聽人不慎選閱聽來源,更只會滋長了這種斷章取義的標題式的媒體生產模式。畢竟媒體與閱聽人,是彼此相互牽制的。別再用標題殺了像遮文哲、李遠哲這樣具有理想的人,不然台灣就再也不會有人才,願意站出來改變現況了。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不斷被提起和遺忘的死刑爭議:女童案後,我們都被「標題殺人」的大眾媒體牽著鼻子走
FB 打擊「標題殺人法」,請問臉書怎樣才算殺人呢?
台媒的凶案報導 SOP:到頭來,我們還是被口中的腦殘媒體給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