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55236526_f011e17a96_z

  • 五名警察,在達拉斯街頭遭狙擊槍殺

這幾天,美國一起槍擊事件震驚世界。在達拉斯訴求黑人權益的和平示威上,5位警員遭狙擊槍射殺,名叫強森(Micah Xavier Johnson)的兇嫌年僅25歲,不久前才從美軍退伍。在和警方對峙談判的過程中,強生不斷嘲笑警方甚至唱起歌來,並說「想殺死白人警察」。警方擔心強生失控,最後只好用帶有炸彈的機器人將他炸死。

事後,警方在強生的家中發現大批武器,臉書也找到他支持暴力革命的立場,不過目前尚未發現其他組織策畫的痕跡,因此暫時將這場悲劇定調成「孤狼式」犯案。

如果光看新聞內容和死傷人數,可能會直覺聯想到前陣子發生在奧蘭多的槍擊事件,將其定調成一起原因不明的恐怖攻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件「壓力鍋爆炸」的現象。數天前,路易斯安納州一名「持槍」黑人在便利商店前販賣音樂光碟,兩名白人警察趕到後將他壓制,並朝他胸口開了數槍,男子當場死亡。

事後根據商店老闆的口述,遭槍殺的男子艾爾頓.史特林(Alton Sterling)其實已經販賣盜版CD已經有好幾年了,因為有交情,所以容許他這麼做。另外在事發當下,史特林並未如線報指稱的持有槍枝,而是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遭擊斃。

史特林被槍殺的事件引起民眾憤怒,不料不到一天後,明尼蘇達一名在校園擔任餐飲顧問、無前科的黑人男子Philando Castile,又因為汽車尾燈故障臨檢,死在警方的槍下。Castile的女友甚至用臉書直播,悲痛地拍下男友遭受槍擊後慢慢死去的模樣。

  •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發起的抗議活動

連續發生的這兩起黑人莫名遭警方開槍射殺的事件,引起美國網友強烈反應。黑人維權組織「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發起的抗議活動從紐約、芝加哥延燒到華府、亞特蘭大和邁阿密甚至英國倫敦等地。上百名民眾走上街頭,身穿標語T-Shirt抗議白人警察長年執法過當的問題。

而達拉斯的殺警案,正是發生在其中一場和平的遊行之中。兇嫌狙擊槍殺了五名警察,同時造成七名員警受傷、兩位平民遭波及。

案件發生後,BLM(Black Lives Matter)雖然發表聲明否認了組織和襲警事件的相關性,然而襲警案仍造成各地示威逐漸演變成暴力行動。9日在史特林遭槍殺的巴頓魯治市,警方逮捕了125名民眾;明尼蘇達聖保羅市的抗議者則封鎖了洲際公路,並朝向警方丟擲石塊、玻璃瓶、爆竹甚至是燃燒彈,造成多人受傷。

我們提倡尊嚴、正義和自由,而不是謀殺警察。

The Black Lives Matter Network advocates for Dignity, Justice, and Respect──Black Lives Matter

  • 美國黑人遭白警槍殺,層出不窮

讀過歷史課本,我們都知道美國過去發生的種族衝突。令人難過的是,基於膚色而起的歧視至今仍未結束。據《華盛頓郵報》統計,2016年至今,美國已經有506人死於警員槍下,其中有123人就是黑人。而在2年前,另一起黑人青年遭擊斃的事件也引發爭議,當時一位名叫布朗(Michael Brown)的黑人青年因違反交通規則而遭擊斃,事後開槍員警卻獲不起訴處分,造成大批民眾上街抗議。

在布朗遭槍殺後,《衛報》為了避免相關事件發生,甚至成立了資料庫The Counted紀錄每年死於美國執法單位之手的人數和原因、方式,然而並沒有令死亡人數降低。根據資料庫,光是2015年就有1152人遭警方射殺,其中30%是黑人,但是在1152起案件中,因此遭起訴的警察卻不到3%。

到底為什麼白人警方槍殺黑人的問題這麼嚴重?最直接的連結除了種族歧視外,部落格作家廣告小妹 AdFan也提出不同觀點。她指出,其中一個原因是白人警察比較多,甚至比其他族裔加起來還要多。廣告小妹AdFan表示,要在美國成為一名警察至少必須高中畢業,光這一項竟刷掉至少三成非裔。另外,你必須是美國公民還得要有駕照,這對多屬低收入戶的非裔族群而言可說是困難重重。

換句話說,美國層出不窮的白警槍殺黑人事件可能不是單純膚色問題,而是跟「誰」能成為警察有關,以及長期執法過當造成的結果。根據衛報提供的數據來換算,美國一年有超過千人、平均每天有3人死於警察之手。而在過去24年,英國只有55人死於和警方相關的事件,但以2015年來說,美國在頭24天就達到這個數字了,顯示出美警執法手段確實有嚴重問題。

只是不論原因為何,在達拉斯發生的悲劇仍令人難過。特別是達拉斯警方一直致力於經營和非洲裔社區的關係,甚至局長 Brown 自己就是非洲裔。在殺警案發生前,達拉斯甚至還是警方槍殺事件發生比例最低的都市。

  • 暴力和和平,選擇抗爭的人們會選擇哪一條道路?

上週四殺警事件發生後,歐巴馬也立刻宣布結束歐洲訪問行程,回到達拉斯慰問傷亡警員和家屬,民主黨和共和黨兩位總統候選人也停止一切競選活動。歐巴馬指出,所有美國人都應該對槍殺事件感到不安,因為這些不是個案,而是代表刑事、司法制度中普遍存在的種族不公,這不只是黑人議題,而是全美國都該關心的問題。

事實上,這不僅是全美該關注的問題,更是全世界的人們都必須注意的議題。提到膚色問題,你或許聽過和平領導美國非裔人權運動的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知道他在林肯紀念堂的一場演講《我有一個夢想》解放了美國南方的種族隔離政策,但另一方面,你可能沒聽過另一位路線迥異的麥爾坎·X

同樣身為非裔人權運動領導人,麥爾坎主張的是和的馬丁.路德.金恩完全不同的暴力抗爭路線,他融入了激進的伊斯蘭教思想,主張「黑人將在末日決戰中消滅一切白人魔鬼」。相較於路德的和平形象,他就是黑人維權運動的另外一面。

我們要問的是,在全球貧富差距逐漸擴大、凝聚的仇恨越來越巨大時,這個世界會選擇什麼樣的解答?BLM曾主張使用路德的和平路線,但最終卻因殺警案,而似乎逐漸走向麥爾坎的暴力路線。台灣或許沒有膚色問題,但不代表這裡沒有歧視。希望在理解完美國殺警案的前後脈絡後,我們都能更深刻思考,關於仇恨和歧視的解決之道。

(首圖來源:Gerry Lauzon CC licensed)

相關資料來源:

台灣醒報:爭取黑人生命權 美、英群眾紛上街
風傳媒:美國警察拿黑人當槍靶?歐巴馬總統:所有美國人都該感到不安
廣告小妹: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地球圖輯隊:美警一年殺千人 執法過當全都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