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這次的誤射事件,又有媒體將風向導到因為高姓中士平常就愛打電動。說真的,每到社會事件發生時,媒體總愛把電玩族群拿出來鞭一翻,好像打電動真的會毀滅世界一樣。但仔細想想,愛打電動跟誤射事件的關聯到底在哪?

同樣身為一位愛打電動的我想問,這個社會,何時才能停止對電玩的污名化?(責任編輯:黃靖軒)

2246736852_2365ea39d3_z

文/溫朗東

電玩關「誤射」什麼事?這種污名化電玩的報導風氣有完沒完?

這幾天來,各大媒體在敘述雄三飛彈事件的時候,動不動就提到高姓中士的電玩愛好者背景:

「金江艦居然能由一個中士像打『電玩』般的發射雄風飛彈。」

「艦上兄弟流行手遊,點名高姓中士打進「射鵰」伺服器前百名……痛批整天玩遊戲,這種軍人害死人。」

「為何只有一名飛彈中士在發射控制室,容由一人像玩電玩一樣的發射了飛彈。」

「檢方形容模擬的結果,『很散漫,發射飛彈像打電動一樣,按一下就射出去了。』」

抱歉,我覺得這是種歧視電玩族群的言論。要探討雄三飛彈事件,可以從軍武性能分析,可以討論各種陰謀論的可能性與理論瑕疵,可以檢討武器發射流程及國軍訓練的方式……沒事扯電玩幹麼?因為高姓中士有在打電動?這種「有A同時有B,因此A導致B」的想當然爾推論,那他同時也是男性,是不是要說男性睪固酮偏高,容易導致衝動,所以男性不適合當兵?

這些報導方式,強化了兩個層面的刻板印象:

一、打電動是種散漫的活動,打越多,人就越散漫。

「散漫」跟「電玩」實在沒什麼關係,有在接觸電玩的人就知道,許多人打電動不但不散漫,甚至可以說是聚精會神,深怕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這種「精神的高度集中」,甚至是許多電玩樂趣的主要來源,你不集中精神,就準備從頭來過、發呆等復活、被隊友靠北……這也是為什麼打電動的人討厭被外界打擾,因為這本質上就是需要高度專注力的活動。

當然,也是有人亂玩、隨便玩,但這又代表什麼?世界上有散漫的學生、散漫的員工、散漫的家長、散漫的老闆、散漫的政治人物,難道說這些身份者通通都是散漫的人?

世上有散漫的人,不散漫的人也有散漫的時候,跟電玩一點關係也沒有。

二、打電動會搞不清楚「真實」與「虛擬」的界線。

這個說法如果成立,國軍各式各樣的先進兵器,幾乎都有類似電玩介面的「模擬系統」以供訓練之用,那是不是這些訓練會造成軍人搞混真實跟虛擬,覺得發射一顆飛彈、駕駛戰機墜落沒什麼?是不是所有訓練都改成實彈演練最不會搞混?

一個神智正常的人類,本來就有切換「真實」與「虛擬」的基本能力,要不然超級英雄電影不能看,因為會以為穿上披風人就會飛;黑死金屬不能聽,因為歌詞跟MV裡常有鮮血、人骨、魔鬼的意象;多啦A夢漫畫也不能看……你知道胖虎/技安常把拳頭塞到其他人的臉裡嗎?

至於「長時間接觸暴力電玩」與「現實中的暴力傾向」的關係,研究調查結果正反皆有,就算只看正相關的研究,幾乎都無法排除掉「本來就有暴力傾向的人,會愛玩暴力電玩」或是「長時間接觸電玩者,人際關係薄弱,後者才會引發暴力傾向」等變因。

在沒有電玩的時代裡,沒有血腥殺戮的社會新聞、戰爭報導嗎?這些是不是也會造成仿效作用?

退一萬步,就算電玩會助長暴戾之氣,那這與軍人所強調的「武勇氣質」,有什麼本質的區別?只要暴力不要失控,可以按照法治精神、嚴謹程序、理性判斷,軍人有「以武力解決問題」的傾向有什麼不對?

不加思索,就把問題推給電玩,那乾脆遊戲軟體分級制度也別做了,一律禁止就好。

把國軍的管理問題轉移到個人的休閒嗜好,對啦,高姓中士失職了,要追究他的責任,然後呢?下一個趙姓錢姓孫姓李姓中士怎麼避免?

如果雄三飛彈「一按就射」,那是發射流程控管出了問題,跟電玩一點關係也沒有。拿電玩當類比,只是模糊焦點的歧視言論,對解決問題毫無幫助。

(本文經原作者溫朗東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Bria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打電動算不算運動?Sport 這個字,其實台灣人都誤解了
電競早已成為全球明星產業,台灣政府卻還在說「觀感不好」
一個不缺乏標籤的社會:「宅男」居然成了社會的禍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