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英國脫歐嚇壞了全世界,這幾天許多媒體包括BO都開始分析脫歐後對世界的衝擊和負面影響,然而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聽聽不同聲音。

南方朔認為,脫歐不是世界末日,而是象徵歐洲將逆轉勝,「脫美」走向和平的大方向!(責任編輯:黃靖軒)

27302476153_70f2270d80_z

文/南方朔

將來的歷史和歷史教科書一定會寫道,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英國的脫歐公投,乃是翻轉了二十世紀到二十一世紀世界秩序的一次超級重要的人民投票行動。從十七世紀開始,世界的政治秩序是以「民族國家」為主軸;這個主軸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已改變為「區域整合」及「全球化」這兩個新主軸;但到了二十一世紀後,這兩個新主軸卻日益千瘡百孔,英國遂率先起義,舉辦了脫歐公投。將來的世界已向新的「民族國家」這個方向逆轉回去!

因此,六月二十四日,英國公民投票以百分之五十一點九對百分之四十八點一的比數,跨過了決定脫離歐盟的門檻,這乃是國際秩序重大的翻轉。

由於英國的脫歐乃是顛覆了現行秩序的重大變革,所以公投後的第一時間裏,全球主流當權派都在英國脫歐的反面大作文章,有的說是英國人作了最愚蠢的決定,有的說英國將會快速沒落,由歐洲的大國沉淪為一個小國;全球的主流財經界也透過操作,使股匯市大幅震盪,英鎊價格也重貶。英國脫歐儼然已被塑造成好像是政治經濟的末日。

但世人犯不著去跟著主流秩序起哄。英國人民的公投乃是一種公意的合理選擇,它必定有其合理性。英國人民在投票前,正反意見已充份溝通﹕脫歐之後,他們將獲得甚麼?他們會失去甚麼?他們必須付出甚麼代價?他們都知之甚詳,因此世人真正應該知道的是英國人民為何會作出脫歐的決定?英國脫歐在歷史的發展脈絡上到底有何意義?

對歐洲發展軌跡有理解的,都當知道在現代之前,歐洲乃是草莽混亂的歐洲,到了十七世紀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定,以國家主權為核心的民族國家這種秩序才告形成,政教分立、國家主權,以及國家間談判與條約行為才有了開始。那是歐洲史的重大突破。

從十七世紀開始,歐洲進入了民族國家相互競爭的和戰階段。到了二十世紀,經過兩次世界大戰,歐洲人終於領受到戰爭的教訓,遂於二戰後嘗試以「煤鐵同盟」為基礎,透過和平、共利、相互合作協商方式來重建歐洲的和平新秩序,最後發展到歐盟,它都可謂走在適度中道原則這個道路上。如果歐洲的整合能適可而止,即能整合同時也能兼顧到各國的差異,考慮到各國的主權尊嚴,那就會是最好的整合。

  • 「大美帝國」一環

不過,近代歐洲雖然號稱是個自主的歐洲,其實卻只不過是「大美帝國」的一環,在美國的影響下,歐洲在大方向上犯了幾個根本性的偏差︰

(一)歐洲並不是個和平的歐洲,而是個軍事和意識形態的堡壘及前線地區,是美國主導下的「北約」核心,歐洲在美國驅使下,成為反俄、反中東、反中亞的基地,這使得歐洲必須負擔起極大的軍備支出和軍事凶險。如果歐洲是個和平自主的歐洲,處境就會完全不同。

(二)歐洲在整合的過程中,無論是受到鼓勵或誘導,最後走到了「準政治主體」的方向。歐洲發行歐元,在財經問題上侵犯了各國主權,尤其是歐盟總部在歐洲,許多內政事務如移民的自由化及人口移動的自由化日益放寬,使得東歐及中東南亞地區的移民工人大增,降低了歐洲的就業率,增加了中下階層的就業困難,擴大了社會衝突。

在一九八零年代,歐洲即出現本地人的青少年龐克族和移民家庭子女的街頭鬥毆大型暴力事件。這是歐洲移民問題出現的第一波暴力事件,造成了歐洲的反移民和反歐盟運動,歐洲人認為這都是布魯塞爾歐盟總部那些官僚所為,歐洲人反移民、反布魯塞爾歐盟官僚、進而反歐盟,以及懷疑歐盟的正當性等群眾運動因而興起。

法國最有名的第一個國家主義政治團體「國民陣線」就是在一九八零年代成立,創辦人老勒龐曾長期被污名化,但現在該政團傳到了他的女兒馬琳.勒龐手上,卻已成了法國最大的政黨,馬琳.勒龐並可能在下次大選時當選為法國總統,這已顯示歐洲的確到了巨變前夕。

  • 反全球化反撙節反歐盟

(三)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後,美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政財軍經及意識形態團體,於是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成了主流,美式的新自由主義放任經濟也成了歐洲既有勢力的主流價值。

但美國可以靠著它的財金實力玩弄赤字經濟學,印刷鈔票度日,以鄰為壑,歐洲並無這種實力,主宰歐洲的是財政紀律嚴格的德國。當歐洲被全球化搞得千瘡百孔時,德國只能以古典的財政撙節為手段,要求歐洲國家共度難關。要從泛濫開支的美國模式返回到財政紀律嚴明的德國模式,對許多歐洲人而言,等於經濟的敗壞加上福利的減縮,是雪上加霜,所以反全球化、反撙節、反歐盟這「三反」是互為一體的。

反歐盟運動的發展可謂始於一九八零年代的反移民,而後到了一九九零年代的反全球化,再到二十一世紀的反撙節,這三個階段彼此相互增強,終於到了現在開始大爆發。

近年來歐洲的左右翼民族主義政黨大盛,希臘有激進「左翼聯盟」,法國有右派的「國民陣線」,奧地利有右翼的「自由黨」,丹麥有「人民黨」,西班牙有左翼的「我們能」政黨,意大利有左翼的「五星運動」,德國有「另類選擇黨」,英國則有「獨立黨」等,這種政治新勢力不再是邊緣小黨,而是都已發展成主流政黨。

最近歐洲發表了多項選舉結果,反歐盟勢力大有斬獲,意大利「五星運動」奪得好幾個大都市,冰島的反歐盟政治素人約翰尼森當選總統,這顯示歐洲的時代已變了!歐洲開始邁向一個脫美、自主、和平、多邊對話的新民族國家階段,而這種新趨勢並不一定是壞事。

任何國家人民共享的國家主權乃是天經地義的最高原則,但近代歐洲受制於美國的影響,要求各國讓渡出主權,相信另外有一個最高的統合原則;當一個統合失去了對各國差異性的尊重,它的累積反面效果就會擴大,並形成逆轉的動力。英國決定脫歐,它所代表的是歐洲脫美、逆向全球化、歐洲和平化的大方向,而這個方向是值得肯定的,英國脫歐並不必定就是洪水猛獸,人們不宜跟著去瞎起哄!

  • 脫歐初期雜音遭誇大

現在是英國脫歐的初期,各種誇大的雜音極多,但若過了這個階段,雜音消失,英國的脫歐進入實質談判,事情就會變得平順。

歐洲復歸民族國家,並不意謂歐洲就會走向動亂。英國與歐盟的關係計有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土耳其模式、加拿大模式,以及WTO(世界貿易組織)模式等,每一種可能的模式都不必然會造成英國的孤立,它只會使得英國與歐盟必須強化溝通;而歐盟在英國脫離後,勢必改變作風,不再能像以前那麼強勢,一定會走向更加注意各國主權的新方向,歐洲統合逐漸逆轉並不會很可怕。

因此外電報道稱,英國脫歐後,荷蘭、法國、丹麥、瑞典等國亦可能跟進;縱使這些國家都脫歐,也不致於使歐洲出現實質上的敵對。脫歐的確會使英國付出一些不方便的代價,但尚不致於會有太大的傷害。主張脫歐的政黨基本上都有很強的和平傾向,它們都和俄羅斯有良好的往來與互動,單單脫歐有利於歐洲的和平這一點就很正面!

世界秩序的發展是個多辯證的過程,一種秩序有利就有弊,它必須隨時調整,維持住最妥當的秩序規模。歐洲以各國主權利益為代價的統合已久矣,現在到了大逆轉、重訂秩序的時刻,它也可能是歐洲逆轉勝的契機,英國的脫歐是可以被祝福的!

(本文經合作夥伴亞洲週刊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全球進入逆轉新時代﹗〉。首圖來源:frankieleo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們要關心英國脫歐?因為這場堪比「權力遊戲」的政治陰謀實在太精采
英國脫歐換到了自由與主權,但他們又失去了什麼?
別鬧了!Google統計:脫歐公投後,英國人才瘋狂搜尋「什麼是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