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GITxvd17e0[/youtube]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新內閣走馬上任 50 天,出最多問題的部會就是交通部。而鄭運鵬在立院點名交通幫就是交通部面對的最大問題,讓近來許多事件背後的深層原因浮上檯面。今天 Hit FM 《蔻蔻早餐》便請來鄭運鵬,讓他來談到底交通幫是怎麼霸凌交通部的,以下是訪談逐字稿。(責任編輯:曾華銳)

採訪整理:陳翊屏、李學叡 │ 採訪校審:陳秋如

周:我們今天在節目中請到的是鄭運鵬委員,回到立法委員職位後表現非常認真,你在交通委員會?
鄭:對,在交通委員會,對。
周:交通委員會管的事情有很多,你曾經待過交通委員會嗎?
鄭:進去之後才知道管的事情這麼多!我第六屆當立委的時候,待過科技資訊跟交通,加起來兩年。
周:因為你在交通委員會的質詢,有幾件事情讓大家非常的印象深刻(鄭:真的嗎?)一直想找機會來請教你
鄭:是因為妳比較關心我吧,哈哈。
周:我是關心所有的政府政策跟優秀的立法委員
鄭:感謝感謝。
周:我們希望這個會期裡面表現非常稱職的立委,如果他們不嫌棄的話,我們就希望可以請到我們節目裡面來。
鄭:來這倍感尊榮,這邊都是院長級的才能來。
周:你是超級院長級,你是我們的密友、好友,而且他經常代班蔡詩萍的節目《POP大國民》。
鄭:對啊,他怎麼常跑出國去玩啊?泰國阿、馬來西亞阿。
周:他是台北之音台長呀!他是資方,我們是勞方啊!下次我幹嘛的時候你可以幫我代班嗎?早上7點鐘開始?
鄭:不要,妳這(節目)太早了,我不要。(周:你好壞!)我要從桃園過來耶。
周:人家桃園市長鄭文燦有天也從桃園過來接受訪問。
鄭:但他不是代班啊!
周:好啦,我們再商量。從這個禮拜開始,因為這個會期,真的非常多表現優秀的立法委員,在兩個禮拜以前我們請陳其邁委員來到節目裡面,談了一下,他這個會期表現真的非常好!
鄭:因為我們變多數啦,在他的內政委員會的責任很大。

  • 點評國民黨,立委與中央缺乏溝通

周:但是因為他們從高雄來,都只能到8點20分或8點半才能到現場,不過,每一個星期我們會想辦法找出優秀的立法委員,國民黨如果有優秀的立委,我們也希望可以把他們請到現場來。(鄭:有啦,也不少)你覺得國民黨哪幾位表現不錯?
鄭:嗯…哪幾位表現不錯……
周:王育敏嗎?
鄭:以戰鬥力來說的話她算喔!因為…
周:我們這段先來講一下,你先告訴我,你怎麼評斷國民黨跟時代力量的立委,國民黨你說戰鬥力強的?
鄭:王育敏在國民黨中,以戰鬥力來講算強的,她的背景好像是兒福聯盟對不對?她也不是選舉出來的,她從去年底突然竄出頭來不像是一個團體背景立委的表現。以戰鬥力來說,國民黨三十五席立委,有一些區域的國民黨立委,不太善於政治表達。
周:對,她好像從去年2014年的敗選之後,到了2015年她表現很優(鄭:嗯嗯,對,沒錯),戰鬥力很強,那還有呢?法案上呢?
鄭:法案上因為國民黨人比較少(周:很難?),講真的,我覺得很難表現啦
周:那年輕的立委呢?
鄭:他們的不分區,有幾位講真的還不錯,比如說許毓仁
周:許毓仁他在做科技創新啦。
鄭:然後新的立委像陳宜民,雖然我沒聽過他質詢,但是聽起來他的表現算是很不錯的。
周:他也努力在增加戰鬥力啊,他爸爸以前是台北市衛生局的局長,有家學淵源(鄭:我是後來才知道的),而且聽說他們想要培養他去選高雄或是南部的市長(鄭:對,妳消息真靈通),是不是這樣?
鄭:我也是最近才聽到的。
周:那蔣萬安呢?
鄭:我倒沒有聽過他質詢,但是在媒體上看起來也OK,他就不太會有那種「貴族之後」的感覺
周:本來就不是貴族,他是貴族庶出的小孩……對不起啊,我跟他們家很熟。他可以選台北市長嗎?(鄭:看意願吧)我覺得他,最新這次大概不行,很多藍營年輕的五年級、六年級生跟我說,蔣萬安是他們下次選舉的(鄭:中興少主),對。
鄭:要看他自己的意願啦,目前我覺得看不出來,他的政治性格還沒有那麼穩定。
周:國民黨差不多像陳學聖、江啟臣,他們都比較穩重,讓自己不要有炮火嘛,對不對?
鄭:也還好,只是選擇的路線比較政策性,比較沒有那麼政治,但是政策性的話你在媒體上就不太容易有這麼多的空間。
周:那怎麼綜合觀察這三十五席和黨中央之間的關係?你看柱柱姐?
鄭:他們之間還有關係哦?
周:那蔡正元和他們的關係呢?
鄭:這我如果講了的話,好像變成說我們在傷害他們中間的信任,但是好像沒有溝通得很到位(周:這就是它三十五席的問題嘛),所以說我聽到國民黨委員有說以前的慣例,會是立委來兼任政策會執行長,那現在雖然蔡正元是前委員,但是有一些落差啦,我聽到是這樣子。

  • 短短數月,時代力量已經帶來壓力

周:好,那時代力量呢?對你們有威脅嗎?
鄭:以立委的選制上不會有威脅,但是真的會有壓力的,應該是在議題的選擇上面,跟未來的市議員選舉
周:這個回答得很誠實,那,帥度有競爭嗎?
鄭:對我來說我就認輸嘛,比不過時代力量的委員,自己就認輸嘛,其他委員我不敢代表帥度他們如何評估啦。
周:對我來講,你是跟黃國昌一樣帥,只是不同風味而已。
鄭:沒有啦,黃國昌主席比較帥。
周,林昶佐是不同的帥,(鄭:他是我學弟),徐永明是?熟男帥?
鄭:對對對,你看隨便講每個人都有不同特色,那我們怎麼比啊?
周:鄭運鵬真的看起來好像剛出道似的,我們馬上回來看看鄭運鵬的質詢,這個會期他這些精采的傑作,對於交通部是砍得很深,交通部長有沒有跟你求情過?或是行政院長有沒有跟你求情過?馬上回來。

S__73195543

  • 這個夏天,立法院沒暑假了

周:現在是立法院的鄭運鵬委員在我們現場,這個會期預定是7月15日臨時會?
鄭:對,這是已經延長過的會議。
周:會再延長嗎?
鄭:會再開臨時會。
周:應該還會再開對不對,你們要再過勞動基準法、一休一例阿,還有好幾個案子?
鄭:還有像黨產條例嘛。如果我去預判國民黨的話,他們不太可能在我們講好的7月15日的法定會期裡面讓你通過
周:對,所以就可以再延會嗎?
鄭:那他一定要表現到7月15日的凌晨12點結束,然後再開臨時會。
周:臨時會可以直接開嗎?
鄭:可以啊,這是協商的結果嘛,那你開臨時會議的時候,國民黨應該對於像黨產條例這個,他還是會用抗爭或退席啦。
周:因為差不多一個月的協商期到了嘛,黨產條例的一個月協商期。(周:對,促轉條例)
鄭:大概是這樣,如果這些要表決的話,甚至臨時會還處理不到,就要第二次臨時會,可是馬上9月1日又是法定會期的開始。
周:對阿,這樣你們變成沒暑假了耶。
鄭:沒關係啦。
周:這期立委我前幾天想,哈哈哈,他們沒有暑假了。
鄭:這屆本來就真的很硬。
周:家裡有小學或中學孩子的立法委員,這次可能很難帶他們出去過暑假,不過,民進黨的立委非常非常優秀,在這一個會期裡面,被公認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專業對不對?
鄭:大家都負責任啦,因為第一個,新科的立委被要求表現嘛,因為現在被監督的機制比較高,然後連任的立委以前累積很多事情,以前表決都不會過,所以他們有會很多法案大家就會說,「你這個屆期不連續,你要用抄的!」
其實也不是,可能提了十年沒有贏過,轉型正義這一類的,所以他們會急著提出來,那有些提出來會被人家說是抄上一屆、有些會說你這是政治追殺,都會,但是可以理解的是說,這是他們民進黨立委可能三、四屆以來,他所堅持的價值,跟國民黨不一樣的,所以當然後來有些政治性的會被拿掉,但並不是說要政治性追殺,這個先說明一下。
周:所以他有一些民進黨的政治性的承諾的一些法案嘛,你說像電業法,電業法民進黨在野的時候提過多少次了?永遠都提不出來啊。
鄭:提出來但也不討論嘛。(周:一直出不來程序員委會)然後譬如像紅十字會法的廢止,這個都是以前就在進程序、或進不了程序的,所以不能怪民進黨提這些政治性法案。

  • 反對退休文官轉任國營事業,那裡又不是退休養老中心

周:這就是很多關鍵的委員會,那鄭運鵬在交通委員會,提出了非常多的質詢,有一個你提到就是過去交通部的沉痾,交通幫的問題,以及你那時候為什麼會說桃機的董事長任命了曾大仁,你們要跳汨羅江?
鄭:因為剛好隔天就是端午節,應景上是講汨羅江。
周:跳汨羅江是心情不好,屈原有志未伸,楚國要被併吞了。
鄭:是啊,我說逼到汨羅江。我那時候的動機是這樣,因為我自己是土木系畢業的,曾大仁董事長是我土木系的學長(周:哦,台大。),所以很多人以為說我對他這個人有什麼不滿或有什麼意見,其實不是,我說要跳汨羅江是兩個動機,第一個,為什麼新任的桃機的董事長要用國民黨時代的政務次長?這個很少見;第二個部份是,我反對退休的文官再去轉任國營事業的董事長或總經理,這樣他就不用退休,那這樣子你也不需要公司化。
其實相當程度就是你要讓他擺脫文官的包袱,結果你卻用了大量的退休文官,第一個是為什麼非他不可?他還領雙薪,退休金跟新的薪水;第二個是,他的文官思維一定是非常重的,那何必要叫他去國營事業?對不對?不應該把包袱往身上扛,我是針對這兩點啦,但是其它立委也對他這個人有不同意見。
周:我看就劉櫂豪就好有意見。
鄭:就可能是他們上一屆對於次長的一些印象啦。
周:對,還有好幾個上一屆在交通委員會,或是上一屆的立法委員在曾大仁做交通部次長的時候有接觸嘛。
鄭:就是累積下來的,可是現在上任就好好做啦。
周:那你質詢了這件事情因為引發高度的關注跟矚目,曾大仁有來跟你溝通過嗎?
鄭:沒有,其實像我質詢完,隔天端午節上午就陪林全院長還有賀陳部長去桃機,他就用董事長身份出來接待,學長是有跟我說,他如果做不好就辭職
周:你說曾大仁學長?
鄭:對,就是那樣一句話而已。
周:那桃機前天又淹水了?
鄭:可是那個爆管,講真的那個管子不是新管爆,而且你也不太可能事前知道會這樣(周:哦,那就是舊的東西),算是累積下來的,不會說你任命了新的董事長、總經理之後,那個管子突然就自己癒合,不太可能啦!

  • 交通委員會為什麼熱門?因為交通建設 = 選票啊

周:請問運鵬有沒有聽過,交通部在台灣的政壇有所謂的「交通幫」,藍跟綠的都是(鄭:而且幾十年了),大家都搞不太清楚狀況,我是聽說因為林全院長要找一位交通部長,然後跟交通幫有點關係,因為要具有政策上的理解人脈,可是又要很清廉,所以找找找半天,只找到他跟小英共同信任的賀陳旦,聽說還是小英拜託賀陳旦來做,因為她比較相信交通部是一個利益牽扯非常大的部會
鄭:應該說工程量最大,所以說為什麼過去交通委員會是很多國民黨委員兵家必爭?因為他們都有一些工程背景,講實在話是這樣。
周:應該通常都是做過高速公路的立委才會去交通委員會,不是嗎?
鄭:那要看工程量,而且很多委員去其實是要爭取地方交通建設,所以通常大家去觀察交通委員會的話,台北市的立委(周:很少啊)很少會去,所以我上一屆在交通委員會待一個會期,我是台北市選出來的,這算是很少見的,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有缺額,我填了一樣想說學土木的應該要去交通委員會,結果讓我擠進去了,那就大概是大家在選委員會的時候……
周:你是大概幾年到幾年在交通委員會?
鄭:上一屆是2005到2008年。
周:好,相比之下,鄭運鵬委員對於交通部的所謂「交通幫」的沉痾,他提出了好幾個事例,後來質詢之後有發展嗎?後續怎麼追蹤呢?
鄭:其實如果講「交通幫」,大家大概聽了大概三十幾年左右了,就什麼劉兆玄,後來變成大家講的毛治國,他更做到行政院長。

  • 走出威權,今年才是實質上第一次政黨輪替

周:我們在立法院最後會期進入最後的一、兩個月的豐收階段之後,我們邀請到立法院這個會期裡面表現非常突出的立法委員,不論是什麼樣的黨派。今天請到的是民進黨立委鄭運鵬,他在2005年到2008年做立委,那時候是在台北選的,08年以後你們因為輸得唏哩嘩啦的
鄭:每個時代嘛,所以說國民黨也不要太灰心啦!
周:可是我看到重回立法院後的民進黨的戰力並沒有因為八年在睡覺阿。
鄭:因為這是累積的,大家說轉型正義,我認為這次才是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周:上次那個比較?),因為你法制化後會發現,國會的重要性非常高,不管總統制還內閣制,國會其實才是主導整個國家發展的重心,行政部門其實只是執行國會通過的法案跟預算
周:所以國會佔多數這個政黨,他的作戰、實踐、理念跟論述,政策理想性就是比較──
鄭:他重要性會越來越高,以前是因為威權黨國一體,所以就看不出立法院有什麼重要,可是不管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在這個時代裡面,他的重心會越來越偏國會。

S__73195542

  • 陳年老帳算不清,短短 50 天如何處理爭議?

周:那我想請教你對於交通部的監督,你們有那麼多席次,你們平常跟黨團之間怎麼聯繫?那內閣出錯了,立法委員有評論,小英又在那邊說情,對你們這些立委來講,你們現在角色怎麼定位
鄭:這個蠻為難的,我先報告一下,520才新政府上任,可是立委2月1號就上任了,那我們面對即將要卸任的這些國民黨時代的政務體系,我們要質詢他們什麼?他已經落敗了只等交接嘛,所以你要質詢也很怪,你要問新的政策他也在看守狀態,所以質詢分寸拿捏,你抓弊他也不負責任啦,你要問政策他也不能決策,所以那個三個月過去了。
然後新的政府上來,要問新的政策ok,但新的政策就不是監督嘛,如果要監督的話看起來備詢台上是我們的政務官,但我們卻是講以前的事情,所以有些人會誤會為什麼我們對現在的行政部門這麼的嚴苛?你們不是同堂、是執政黨嗎?其實我們大多數的質詢都是在講以前累積的事情,要求他們做,可是這有點為難,他們剛上來,我們政務體制換了但包含法人民營公司或國營事業這些董事長總經理都沒有換人
所以我們也急嘛,我們從二月到現在,希望說很多的改革要落實,但實際上落實到政務官體系裡,有可能是連人選都還沒決定,總不能在520以前就開始招兵買馬,媒體萬一報:還沒上任就在賣官,那也難聽。
周:現在已經一個月十幾天了,50天了耶,很多人事還沒有底定,因為民進黨立委也要質詢也有表現,閣員就有點起步嘛,在磨擦期,所以才會使得林全的民調最近還是有掉,但38%我覺得還OK,不要掉到18%就好了。
鄭:整個行政院,我這樣形容,看大家覺得適不適當,現在我們大致可以從各民調看到蔡總統滿意度算高,不滿意度還算低,(周:五十幾啊),那林全是一體的啊,林全就幾乎在交叉狀態,百分之30幾的不滿意度跟百分之30幾的滿意度。
我分析是這樣,台灣是地震帶,我用地震形容大家比較有生活經驗,行政院就是在第一線在地震帶救災的團隊,他是執行者嘛。地震有餘震,但前期在壓力釋放過程中會有餘震,2014年用投票震過一次、2016年再大地震一次,現在就是屬於這種壓力釋放的大爆發,包含勞方的爭議,也包含世代之間的爭議,這些都會在新政府一上任之後,就開始走向街頭、走向訴求,所以這個地震會非常大。
那行政院在第一線處理這個事情,不是每件事都有辦法快速找到折衷方案,因為還要多方溝通,也可能有些事情資訊上面他沒有處理得很好,所以不滿意度會高是真的,但這些不滿意只要處理得當其實會看到成效,但是不太可能50天就看到成效,所以現在是屬於地震剛要釋放壓力、又要復原,很多事情都在做。那不滿意度會增加。
我分析是兩大原因,第一個是大家以為內閣上任很久,從1月16號大選到現在,其實民進黨520才上任,好像我們多數,從2月開始其實都是民進黨的新聞,(周:對),所以大家會以為林全做很久,所以說做很久你要負責阿?可是事實上48個月的任期我們只做一個多月;第二個部份是說,對藍營的支持者他們會馬上想看你的笑話,所以說機場漏水這能不能怪賀陳旦?然後台鐵脫軌、華航抗爭,這不能怪賀陳旦嘛!可是你就要第一線去處理啊。
周:所以你是說他流年不利?
鄭:我說他流年不利啊,我就幫他分析說,流年不利不是你命不好,我問他有沒有算命?還好他沒有,有的話我還真頭痛。就是說流年不利接連出大事,鐵路、航空、國營事業全部出事,代表它累積太久了,就是地震的壓力釋放。

    • 卸任官員說三道四,交通部的問題就是交通幫

周:就是交通部的老毛病太多了,沉痾太多了(鄭:那就是人治的問題啊)。你整理了五霸,五霸有一個是華航這件事情。
鄭:對,華航罷工、國門罷開、台鐵出軌(罷軌),這些加起來,這些事情你可以分析都是人治問題,不是運氣問題,人治問題就是管理,所以才會回到交通幫過去是以專業上面、以文官體系,到這八年來幾乎是以專業轉為權位,那到處都是你交通幫主管結果話講這麼大聲結果到處都是沉痾問題交通幫該不該負責
所以我很不高興就是說,毛治國上禮拜還可以大言不慚的講一堆有的沒的,而且這不是他受訪,是他主動邀訪,然後講得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所以我很難理解毛治國院長,他是在李登輝時代就當上交通部長,(周:對,而且做很久),然後又回任交通部,(周:他還做行政院副院長、做行政院長),對,但他講一句話我就真的非常不滿,他說陽明海運虧損那麼多,他竟然說我們海運的虧損是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時代」就開始已經在刨根,我就不懂你在幹嘛?你看這些人都是他的交通幫所謂的好朋友大家一起當官,那你管理總是要給說法,「在交通幫有能耐、專業,你民進黨做得不比我好」不是這樣啊!
周:可是問題是大家說交通部的五霸,剛才提到了有華航、有桃機、有台鐵、有機捷(罷通),亂七八糟最後都是交通幫自已霸凌交通部
鄭:他就倒過來說,都不是我的責任啊。
周:那我請問你,交通幫問題為什麼大家都在討論?可是它覺得很抽象,賀陳旦有告訴你可以擺脫交通幫的霸凌嗎?你是不是擔心的是這個?
鄭:我先這樣講,霸凌簡單來說就是卸任官員還在說三道四(周:都是他自己人啊),這也是不負責任;另外一種霸凌就是說,如果你交通幫過去靠這些升官的現在還在任的這些人也不作為真是實質霸凌了。
周:如果你講到交通部任何的弊案的話,(鄭:那就換人了阿),不管,任何案子如果做得不好的話,都是跟交通幫有關。
鄭:你就必須要負責任啊(周:你從最早所有的交通建設……),為什麼沒有人講什麼經濟幫講什麼教育幫就只有交通幫可見他們在過去這段時間的向心力很強,然後大家裙帶關係一起升官、一起掌權,這是共識,當然要負責任!

S__73195544

    • 施工不按設計圖,台灣 50 年來工程陋習

周:他有點利益結合好不好,你看世曦公司世曦工程,對不對?
鄭:世曦工程講到現在他們(周:換了沒?)……要換人啊可是他現在是請辭嘛行政院這邊要准
周:那為什麼還沒換?那個台灣世曦董事長李建忠應該是3月20日就要換了,因為他去年要退休。
鄭:他去年的11月20日就屆臨68歲。
周:對,然後讓他延到3月20日?
鄭:他延了好幾次了
周:因為他做了八年,(鄭:我忘了他做多久),2008年開始做的,是馬英九的好朋友,因為大巨蛋那個評審他還是馬英九選出來的,我意思是說,像這件事情你們提出來質詢,我的疑問是:解決的了嗎?那像世曦包給泛亞工程做桃園機場,後來發現他沒有按圖施工對不對?那上個禮拜不是吵得嚇嚇叫,然後呢?
鄭:我的了解是泛亞工程所拿到那個水管在地的圖,並沒有那條管子,然後它也問過機場公司,機場公司也不知道那邊有水管,所以不太應該怪施工單位,而是應該怪機場跟它的設計,設計就是世曦嘛,機場是管理,機場應該要自己知道那邊有管子啊,(周:你說他們桃機公司阿?)他告訴他們那邊沒管子嘛。
周:泛亞跟你講圖上本來就沒管子?
鄭:不是泛亞跟我講的,就我有一些工程界的訊息,後來被質詢的時候他們說沒有圖。
周:可是泛亞退輔會派去的人都已經被換掉啦。
鄭:應該要換掉!怪手不是我們的手嘛,它沒有神經,一定是下面沒有管線他確認過它才敢挖,所以你挖下去,常常挖馬路、挖什麼,都會說這不明管線,以前的時代就是不會按圖施工啊所以高雄的氣爆還找不到管子就是這樣,後來不是有箱涵?箱涵不應該是這樣設計,當初圖也不是這樣,這就是四、五十年前就是這樣亂搞啊
周:你是唸土木的耶,你還可以說明一下,你還理解狀況,所以交通幫的問題是,交通幫幹的事情大家外人都不知道專業的人才知道,(鄭:當然阿)一條五楊高架可以花882億!
鄭:後來有減一點啦,後來還有一些包鐵皮的,為什麼要包?經過看發現說為什麼有一些是混凝土的?有一些還包鐵包得蠻好看的,那就是他混凝土的問題啊。
周:施工有那麼困難嗎?你找專家去問,現在台電有一個碧海隧道,我是聽一些工程界的人士告訴我,台電那個碧海發電廠頭水隧道施工更因難,要用直昇機去補給,他們才花了160億,所以交通幫的問題是工程建設的支出好多好多(鄭:動輒千億),動輒從100億增加到300億再到500億,然後就可以這樣追加預算沒人管
鄭:就變成台灣的營造界,第一個是你發包的時候就用最低標去搶(周:對),第二個是搶到後發現不符合成本再用變更設計的方式再把總額增加,這個也不能純怪交通部或交通幫,台灣的發包體系本來就有點以防弊為優先的結果會造成它更多的弊端
周:那民進黨如果執政四年、八年之後我們會看到改進嗎?這點恐怕這個交通幫撼動不了。
鄭:沒有幫主他會自然成變成一個……
周:你說?那個幫主最近還出來講話啊,毛治國。
鄭:所以我才很生氣。

  • 擺脫金箍咒,清掃交通幫是長期事業

周:我們今天請到民進黨的立委鄭運鵬,2月1日就職之後,民進黨立委的表現被認為絕對優秀於行政院,當然行政院剛剛就職50天,鄭運鵬委員提到桃機公司,也提到交通部所謂的五霸,那當然最重要的就是交通幫的霸凌(鄭:是的,就是人治部份的霸凌),你認為賀陳旦掙脫的了交通幫他們的金箍咒嗎?因為他被認為是交通幫裡面綠營的代表耶?
鄭:他應該不屬於交通幫的範圍之內,但我相信他認識的朋友應該很多,土木界就廣一點,交通界就窄一點。
周:交通幫裡面好多都是你們台大土木系畢業的。
鄭:比較多人會從成大土木系開始講,因為毛治國院長就是成大,不過這沒關係,反正就是知己知彼,所以要擺脫掉的話……譬如他們如果是文官身分即使是他們跟毛治國關係很密切也可能叫他就退休啊但如果把風氣改下來讓這些幫派性的控制黑手不要伸進來我覺得四年八年是可以改掉
周:靠一個賀陳旦夠嗎?
鄭:不是靠賀陳旦,當然是靠所有人,因為賀陳旦現在當部長要去阻止這些黑手進來指指點點,(周:他比較知道)。他比我們更了解,那我們就是負責監督,有時候監督賀陳旦或交通部的時候,大家不要認為我們對他們不友善,我們是在幫忙釋放壓力看到問題
周:也對啦,就是說立法委員要施壓給交通幫的……可能企圖去施壓的對象對不對?(鄭:對對對,就是我們把它講出來,在國會殿堂上……)你覺得這樣可以有嚇阻作用嗎?
鄭:一定會有嚇阻作用的啦(周:人家網絡很綿密耶?),我這禮拜講的交通幫的霸凌才會造成後面交通部這麼多問題,另外四霸就是這樣來的,那後來交通幫在各種公開場合被訪問的時候就不敢講話了,不然三天兩頭就找記者訪問,(周:像是毛前院長就出聲了),來講風涼話,講風涼話他們就比較不敢。
周:很厲害耶,毛治國從來不講話,要辭職的時候,馬英九找他把門關起來,為了交通幫他還可以……
鄭:華航前總經理張有恒不接董事長電話算什麼行政院長可以當落跑新娘」,總統求見可以不理你看看這個交通幫份量多重

  • 立法從嚴,執法從寬 ─ 台灣投資環境尚待改善

周:這些都是錯綜複雜的關係,我覺得這將來可以出一本書,你知道嗎,《台灣的交通幫》,真的很厲害。那台灣的投資環境也被矚目,昨天「一例一休」吵成一團嘛,對不對,那你們在溝通的過程裡面,你聽到的資方看法怎樣?今天的台塑越南的河靜鋼廠被罰錢,他還沒有開工耶,就被罰了五億美元,真的很可怕耶,這個環境。
鄭:節目一開始,周姐你在講這個新聞的時候,我自己的感覺是說:哇!連越南都罰5億台灣什麼時候對資方罰到這麼重?我們連出人命被判決有時候都是3、50萬,2、300萬了事(周:我們的食安有這樣嗎!?),都沒有嘛,所以你去看台灣投資環境相對不錯但是我們不能永遠靠低價的勞工低廉的物價水電製造我們的競爭力,這個我們必須要認知到,如果連越南都可以罰160幾億,那台灣也應該也應該要這種環境吧?
周:對啊,相對來講我們對於我們環保的要求,跟我們對於污染環境廠商的處罰、罰則顯然太少?
鄭:可是大家都還是去越南投資,對不對?那你相對這個環境是不是更應該投資台灣,這個要互相去檢視。
周:當然是相對的啦,我們的政府怎麼樣把台灣的投資環境比對之下,其實對資方來講還是Friendly的一個地方嘛,至少法制…
鄭:而且講真的,我們的罰則是相對低,可是不管勞方資方大家會覺得我們的各種條件訂得很嚴立法從嚴執法從寬
周:不過這個資方,所有的企業界看到這個案子,因為越南國情不同,我們只能講到這裡了對不對?
鄭:對岸也是這樣阿。
周:對,他沒有很清楚的法制,可是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小英政府要推南進政策耶,越南已經是蠻成熟的,本來南進要推像印尼等其他國家,這個對南進政策會不會有什麼樣的阻礙?
鄭:東南亞是趨勢嘛,而且也很多國家,我們希望說台灣投資是技術金錢跟人才可以造成連鎖效應,但是大家都要遵守一定的法制啦。像越南,我10年前那屆立委曾經有去過3天,那個時候越南的股市市場還是靠手動撮合,所以大家很難想像,寫單子進去,他們的官員再去比對(周:那是我們40年前的台灣),對,那他們這10年算是進步不少。
周:不過他被罰這5億美元,162億新台幣
鄭:這幾乎是美國在罰這些違法資方(周:對,對,對)
周:但是問題是他的環保的意志,環保的法規是不是完整?這一點,因為現在台塑都不敢多講話,(鄭:寄人籬下嘛),因為這個案子在越南已經造成了很大衝擊,其實我已經聽了好久了,中間幾方在磋商當中,那這個案子大概是一個很大的指標。
周:好,只有10秒鍾,一例一休勞方和資方都不滿意,你怎麼評論?
鄭:都不滿意是正常啦,民主社會沒有那種皆大歡喜的,大家都抗爭,但是我覺得這個如果是中間值的話,那我會建議行政院盡量跟立法院配合,盡快讓它定案,不要有不確定性。
周:好,這個很重要,要趕快通過,謝謝運鵬,謝謝。

(本文經合作夥伴 Coco’s Channel 蔻蔻頻道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訪談圖片則由台北之音授權提供,原文標題為〈蔻蔻早餐20160701蔻蔻’s VIP-鄭運鵬-天災人禍齊發 交通解藥何在?〉。)

延伸閱讀:
【專訪】請給我一個懂服務的機場  鄭文燦:桃園機場的官僚心態像是魔咒
桃園機場又變水上樂園,到底誰是戰犯?
【不想再拖行李趕機(場)巴(士)】機場捷運 10 年蓋不出來,現在跟我說公司蓋到要破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