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上週六(26日)的金曲獎上,各家媒體相逐報導的,無非是小S在擔任頒獎嘉賓時,大力地調侃了坐在台下的蘇打綠主唱吳青峰。(影片4分42秒起)

[youtube]https://youtu.be/8PjH0gi1Ius?t=4m42s[/youtube]

小S在台上說,《康熙來了》停掉最高興的人應該就是青峰。因為幾年前青峰上《康熙》時曾被陳奕迅一句廣東話的「峰姐」,而讓小S強力宣揚,成為了青峰擺脫不了的綽號。事實上青峰本人非常不喜歡這個「綽號」,但因《康熙》的收視率群眾極廣,小S犀利評論又深得人心,故這個綽號幾乎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看似S與青峰之間交情匪淺,才使得小S認為開這個玩笑「是OK的」。

的確,小S在許多公開場合都曾經表態力挺同志,她也有許多同志朋友,在節目上S則稱這些同志好友們為「姐妹」。所以許多人會說小S只是因為和青峰感情好,所以開開玩笑而已。

  • 然而這個玩笑,除了場合的不適宜,更是一種嘲笑性別氣質最糟的示範。

小S在私底下打鬧之間稱青峰為「峰姐」,這似乎還比較能夠解釋為兩人「友好」的互動模式。但在節目上、金曲獎頒獎典禮這種「公開場合」,有數以萬計的觀眾觀看著、被影像記錄著,這種做法則變相是一種霸凌。青峰曾多次公開地表示自己「厭惡」這個綽號,甚至在蘇打綠簽唱會歌迷喊出這個綽號時,青峰還會直接變臉糾正。

這代表著這個玩笑不僅不再是幽默的「玩笑」,而是一種傷人的利劍。

性別氣質被當作玩笑所造成傷害的案例已經不計其數,例如葉永鋕,例如那些曾被霸凌過的「娘娘腔」。在這種具有公共效果的場合,傷害則會被放大數萬倍。它成為同志、性別氣質陰柔的「娘娘腔」具象化的枷鎖。因為這個污名曾在公共場合「被談論」過,因此每個人──即便你根本不認識吳青峰,即便你只是在電視上看過他──都有資格稱呼他為「峰姐」,都能用這樣戲謔的語氣揶揄他,然後還認為這是一種親暱的互動。

soda

即使小S擁有很多同志朋友,但她仍然不明白性別氣質作為一種玩笑有多麼傷人。她不懂,因為她只想到她自己、因為懂得笑就不會恨了。就像那些曾在《康熙》中不計其數被嘲笑的受害者一樣,他們都成為收視率,成為徐熙娣的招牌犀利象徵。她擅於模仿那些陰柔的「娘娘腔」,擅於嘲笑那些「像是當過兵」、「變性人」般的中性女性。因為他們不符合社會期待中的性別氣質,所以能成為被嘲笑的對象。某種程度上,她就是這樣踩著眾人的傷害往上爬的,卻永遠無法自知。

相較於小S以「嘲笑」來表示關注同志議題,金曲獎上另外一位同志友善的引言人林依晨,則講出一段溫柔而堅定的引言,表達對同志平權的支持。

linyichen

林依晨:

我們都知道,其實在所有的音樂作品當中,有一個非常不可或缺的元素,那就是「愛」。

在我們成長的這片土地上,其實,「愛」是絕對不缺少的。可是我們還是常常在很多的新聞畫面裡面,看到一些人,他們原本應該擁有的愛,卻非常地稀少。甚至,情況是非常地殘酷,而且嚴苛。

比如說,我們會看到有些受虐的婦女、小孩,他們應該要擁有很多愛,但是他們卻被暴力相向。而有些老人、獨居老人,他們被人遺棄,讓人非常不忍。還有一些小孩,他們因為比較弱小,就受到了同儕的霸凌。以及一些,其實在現在這麼發達、這麼進步的時代,他們卻還得拚命為愛的權利,去爭取的同志朋友們

愛是與生俱來的能力,更是每個人都具有的溫度和權利。

可是在我提到的剛剛那些人身上,他們的「愛」,非常地缺少。因為他們缺少了「被人用愛對待、理解、接受」,所以他們生活得很辛苦。

而且最令人感嘆的是,其實這些剝奪他們愛的人,他們可能忘了,他們是在愛中成長,而且在祝福當中,擁有被愛的能力。

如果音樂真的有治療的力量,有那種給人力量的魔力。那麼我想接下來這位歌者,他將用他獨特的嗓音還有他的作品,來告訴大家:「請對所有的愛公平相待,對所有的人以愛相待。」

我們都活在一個看似平和卻充滿平庸的邪惡的世界,哪怕只是一個玩笑,都會成為助紂為虐的污名。期待有一天我們的「幽默」,能不再建構在以「性別」當作玩笑的一天。直到那個時候,或許青峰不用再「作勢」憤而離席,而是能義正嚴詞地指正這個玩笑的不合時宜。

新聞資料來源:
1.《自由電子報》:金曲》小S狂戳「峰姐」青峰氣到彈出來
2.《自由電子報》:解密「峰姐」由來 青峰該恨的人是「他」
3.《中央通訊社》:小S提峰姐 青峰笑說要算帳【影】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第27屆金曲獎星光大道&頒獎典禮LIVE直播影片截圖

延伸閱讀>>
1.葉永鋕逝世十六年》只要我們仍將「性別」當作玩笑的一天,就有更多「玫瑰少年」默默死去
2.「我們不是針對女性,是針對羅瑩雪」 重點不是羅瑩雪「剛好是女人」,而是你為什麼一定要用性別嘲笑她?
3.為什麼嘲諷漫畫的玩笑要建立在「強暴女性」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