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被認為是「次文化」的 Cosplay,最近因為國民黨立委盧秀燕的提案,而躍上主流媒體的版面。從善意的角度理解盧秀燕的提案,她應該是希望保障台灣的 Cosplay 玩家,但這個提案卻引起 Cosplay 界的憂慮與反彈,例如台北市漫畫工會理事長鍾孟舜就在臉書發文表示,「叫政府單位直接將在著作權法有爭議的東西,由政府來列管認可。這不是幫助 Cosplay,反而會對 Cosplay 活動造成極大傷害。」

cc1

圖片來源:鍾孟舜

Cosplay 的著作權問題,一直以來都遊走在法律邊緣。

簡言之,目前Cosplay玩家得以繼續從事Cosplay相關活動,其實是建立在原作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前提上,雖然在著作權的問題尚未有明確答案,但這些Coser仍有侵害原作的著作權之虞。只是因為這些Cosplay活動對於原作來說,也有宣傳的效果,所以通常不會對這些玩家(而且通常是原作的粉絲)提告。

針對這個問題,國立台北科技大學產學合作處專利技轉中心、南臺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等單位,在6/25舉辦學術座談會展開討論。

cc4

總的來說,會議上的氛圍,傾向不要現在就直接立法、將 Cosplay 納入法律規範,理由包括:

1、目前 Cosplay 在著作權上的定義尚不明確

2、恐限制次文化的發展

3、可能與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有衝突

4、若涉及營利,不同的營利模式,可能會有不同的判斷

與會的前檢察官、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徐仕瑋主張:

不要特別立法。若有問題,再個案處理,沒必要在法律上就定義Cosplay是什麼、或不是什麼。

  • Cosplay 可追溯到1930年代,而淘寶降低了 Cosplay 的進入門檻

在開始深入討論 Cosplay 的著作權爭議之前,先來看看資深Cosplay玩家(又稱Coser)、台北大學法律系學生賴品妤介紹當代 Cosplay 發展的脈絡。

13503005_1823938274501011_3883467157606055776_o

圖:台北大學法律系學生賴品妤

最早可以回溯到1930年代美國的Disney樂園,Disney是始祖,就是扮成玩偶跟遊客互動,但這跟現在的 Cosplay還是有點差距。

到了50年代,傳到日本(日本Disney是1980年代完工的)。當時日本的小朋友開始會扮成動漫作品的角色,但因為還沒有完整的產業,就要自己剪布、去百貨公司找裁縫店家。

1980年代才出現了現代意義的 Cosplay,是出現在同人誌的即賣會上。同人誌的作者為了要吸引目光,就會找人來扮演角色,也就是「看板娘」。

到了1984年,Cosplay這個詞才正式出現。

1990年代,Cosplay 傳入台灣,當時北部的玩家就是在大稻埕的永樂布廠買布、裁縫,非常陽春。

我自己是從2000年左右、國小的時候開始玩,當時要進入這個場域的門檻還是不低,雖然眼睛的變色片比較好買,但衣服還是要買布、再訂做,一個角色至少要5000元起跳,對學生是不小的負擔。

在1990年代~2000年代的這20年間,Coser的年齡層集中在高中以上。

到了2010年之後,玩家的年齡大幅下降,我認為是因為淘寶興起,上面有很多賣Cosplay服裝和道具的店家,價格就降到大約一個角色一、兩千塊。

  • 直到現在,智慧財產局和學者對於 Cosplay 的定義仍然沒有共識

會議主持人、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研究所助理教授江雅綺,先拋出經濟部智慧財產局過去曾發布的函示,該函示認為,Cosplay 僅是一種概念上的表達,而不涉及抄襲或侵權的議題。但江雅綺認為,針對 Cosplay 在著作權上的見解,智財局與學者已有分歧。

cc22

圖: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研究所助理教授江雅綺(右二)

在場的學者一致認為,Cosplay 的著作權問題,最重要的便是定義—Cosplay 到底只是「概念」還是「表達」—因為這將影響Cosplay的對象有無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

著作權法》第10-1條:

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

徐仕瑋認為,Cosplay 就是指「玩家(coser)穿上衣服、配上道具、模仿角色」,而其中最重要的元素是「角色」。他認為,如果有人在自己的創作中,引用了其他作品中角色的特色(例如長相、武功招式、伴侶形象),往往會被認為有「改作」的問題。

那為什麼 Cosplay 就變成單純的「概念」,而不及於「表達」?

13517497_1823940301167475_1094360471011810920_o

圖: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徐世瑋

江雅綺則表示,她認為智財局之所以從較寬鬆的態度做出解釋,應是出於「促進相關文化的發展,不要抑制產業」的立場。

  • 除了就法論法,Cosplay 更攸關文化發展的問題

銘傳大學財金法律系副教授王偉霖則認為,「Cosplay 已經是個次文化、產業,不只是個法律問題。」

王偉霖說,若將Cosplay當作是一種次文化,則無涉對錯,至於在法律上的價值取捨,則應鼓勵文化的創作與形成,「因為社會的文化應該是越多元越好。」

13528401_1823940837834088_285293465580748020_o

圖:銘傳大學財金法律系副教授王偉霖

  • 定義之外的問題:著作類型、角色的重要性、商業模式、轉化程度

除了到底是「概念」還是「表達」的定義問題,與會學者也提出,在實務上,還有其他標準會影響著作權保護的認定。

首先,江雅綺以日本漫畫《七龍珠》為例,如果是其他小說和畫作,提到、或畫了「孫悟空」這個角色,可能都有問題,「但為什麼 Cosplay 就可以?」她認為,「若因為是不同的著作類型,就有不同的著作權的判斷,這就比較奇怪。」

2344_104432_1

圖:孫悟空(七龍珠)/來源:網路

關於「角色」,江雅綺也提到,美國的法律還會區分該角色「是不是重要的角色?對於原作品而言,是不是不可分離的角色?」這個標準也會影響是否侵害著作權的認定。

其次,則是 Cosplay 玩家的行為是否涉及「營利」、以及「營利模式」為何的問題。

徐仕瑋先以自己過去在 Youtube 上觀看綜藝節目《超級星光大道》的經驗為例,認為必須從實務的觀點理解,「節目中的新人需要被宣傳,所以當新人的表演被上傳到 Youtube 時,這對於節目和新人本身都有利。這在法律上當然是侵權,但不會有人去告。」

而且,次文化圈內的人非常團結,產業方如果做出法律行動,會不會造成嚴重的反彈?

13497750_1823942554500583_4141184463689319937_o

圖:林宥嘉@超級星光大道/來源:Youtube截圖

江雅綺也說,現在很多創作者是直接將創作放在網路上,「免費供大家使用,而不是直接拿到授權金」,再透過於網路上累積的名聲,得到演講和表演的機會。

所以要如何判斷商業利益(的來源)?這就有點困難。

王偉霖則說,雖然美國的著作權法有將「是否為營利目的」納入判斷標準,「但其實他們認為所有東西都是營利目的,實際上更注重是否構成『轉化』的使用。」

即使是營利行為,但只要「轉化」的程度越高,就越容易被認為是「合理使用」。

  • 資深Coser賴品妤:智財局跟盧秀燕都不了解這個文化

賴品妤根據最近「圈內」的討論,認為智財局的函示「對同人作品來說,可能比較有問題,但Cosplay就比較不會。」但賴品妤也說,無論是智財局或是立委盧秀燕,「我覺得他們都不了解這個文化。」

盧秀燕的提案中提及「與世界其他國家同好者進行交流比賽」,但賴品妤認為這個提案「語焉不詳」,她以今年七月底將要舉辦的世界最大的Cosplay比賽「世界Cosplay高峰會」(World Cosplay Summit)為例,「圈內的人還是搞不清楚,那針對這個高峰會,我們到底能不能提案申請補助?」

13497814_1823943287833843_6450095604071599997_o

圖:WCS2016/來源:WCS官網

目前 Cosplay 的著作權仍遊走在模糊地帶,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與各界學者對於 Cosplay 的認知也還有分歧。在實務上,Cosplay 的著作權問題則涉及「是否排擠原作的市場」、「是否會壓縮次文化的發展」、「是否與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有所衝突」等判斷標準。

除了 Cosplay 在著作權仍有爭議外,另一項「非典型創作」—A片—也有一樣的問題,詳細的討論請見:

同樣都是「凌辱系列」:女優從篠田步美換成波多野結衣,就不算抄襲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