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Cox,Brian Sullivan

6 月 13 日清晨,美國奧蘭多一間知名的同志夜店發生駭人聽聞的槍擊案,造成 50 人死亡 53 人輕重傷的悲劇。而兇嫌馬丁(Omar Mateen)當場被擊斃。事後許多媒體揣測他犯案的主因,最初,外媒曾報導馬丁為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信仰者,因此這起事件被美國當局定調為「恐攻」。但他其實早被 FBI 盯上,而兩次的調查都沒有掌握確切的犯罪證據。

馬丁的父親則在案發後表示,自己的兒子是因為多年前看到兩名男子擁抱而感到憤怒,因此是因「恐同」而殺人,並非宗教因素。

  • 然而這段話究竟是馬丁的「真心話」,還是父親的自白?

案發幾天後,外媒持續追蹤報導,發現馬丁其實從 2013 年起就開始光顧這間同志夜店,並會使用同志交友軟體認識朋友。遭到槍擊夜店的顧客說,很多人都認得馬丁,也在交友軟體上被搭訕過。他的前妻和好友在受訪時也表示,其實馬丁「可能是」同志

如果兇手真的是同志,那這起悲劇的起因很有可能得回到他父親身上。他的父親雖然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對於兒子的行動毫不知情,若事先知道,一定會「親手逮捕他」。但在接受採訪之後,他卻在自己私人的臉書上發布短片,其中內容提到:「同性戀會受到神的懲罰」。因此合理推測,在案發後他所講的那段,馬丁是因為「看到兩名男子擁抱而感到憤怒」,是出於他自己對同性戀社群的憎恨與恐懼

  • 這種因為家庭壓力下而產生的「恐同」情結,其實在現實生活當中不斷發生。

講美國可能太遙遠,其實台灣每天都在上演著相同的悲劇。傳統台灣家庭幾乎是不允許自己的小孩是同性戀的,一方面無法「傳宗接代」;另一方面同性戀在上一代的眼裡一直都是是有病的,甚至這個「病」跟愛滋雜交等污名有著緊密的連結。

因此許多同志終生都躲在「暗櫃」裡,除了逢年過節得接受親戚的質問,就連到了一定年紀之後,幾乎是照三餐被問:「有對象了沒?」、「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小孩?」如此龐大的精神壓力幾乎普遍發生在每一個到了適婚年齡的同志身上,更遑論自幼就得面臨自己的認同困擾,有些人走得出來,有些人則卡在認同錯亂裡,終生為其所困。

從青少年時期就困擾著的認同困擾,到了壯年時期還得面臨巨大的家庭壓力。有些同志選擇隱忍走進婚姻,而這種婚姻表面上不一定不幸福。相反地,某一方可能為了努力維持「家庭」這個結構表面上的運作,而將自己的認同鎖在深櫃裡,那樣的「快樂」、「幸福」則是為了所謂的「家庭」而非個人

「傳宗接代」、「扛起家庭責任」這樣的父權思維一直都壓迫著同性戀社群,尤其在男同志身上更為明顯。若是不結婚生子,就無法「成為」男人;不扛起家庭責任,就「不配」當一個男人。若是身為家中獨子,更是肩負著「一脈單傳」的重責大任。

這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我曾經在大街上親眼看著一個父親和兒子辯論著同志議題。雖然兒子試圖解釋同性戀不是病,並提出許多證據解釋同性戀跟一般人一樣,只是性傾向的不同而已。但那個父親不但完全不願意溝通,更是指著兒子大罵:「你們這些同性戀就是有病,應該全部關進精神病院!

而我眼睜睜看著那個兒子眼中的信念如同流星一般地墜滅。

回到槍擊案本身,這些並不代表「家庭」壓力是兇手犯案的唯一原因,而是「恐同」這件事,不應該成為一種家庭結構上的壓迫。馬丁可能只是其中之一,這世界上還有數以億計的同志仍受到這樣污名的枷鎖。這 51 條人命,可能都是這個社會集體恐同意識上的犧牲者、受害者。

不過馬丁卻以這樣的方式「被出櫃」,消息曝光之後他的父親的極力否認,更是彰顯了這個社會無知的獵巫情結。「他是伊斯蘭教徒所以他恐攻」、「他恐同所以他殺人」、「他是同性戀所以他心理有病」。這些標籤若無法斷除,這個社會不斷發生的悲劇將沒有根除的一天

(首圖來源:端傳媒


延伸閱讀

【無所不在的歧視】美國同志夜店遭「槍洗」,同志想捐血卻被法律明文禁止

葉永鋕逝世十六年》只要我們仍將「性別」當作玩笑的一天,就有更多「玫瑰少年」默默死去

從槍擊案看脆弱不堪的「自由」:在美國買一支槍,比到星巴克買咖啡還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