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902

今年 4 月時,風傳媒一位記者寫了一篇名為柯文哲的議會「教戰守策」 大巨蛋案 6 成議員支持解約的新聞,內容描述到柯文哲的部屬先一步打探議員對於巨蛋案的態度,根據流出的民調,有 6 成的議員支持和遠雄解約。事件傳出後議員不滿柯文哲部屬中有人將資料洩露給媒體,因此柯文哲展開了調查洩密者的行動。

然而,昨天卻傳出柯文哲為了查出洩密者,竟調閱所有公務機的通聯記錄,還委託民間測謊公司,動用測謊機要來抓人,導致一名不願配合測謊的人員,遭府方以「違反命令」的理由要求辭職。經查證,該人員確實已經辭職,柯文哲也在議會上承認確有此事。對此,議員許淑華痛批,市府總共鎖定 18 個人要受調查,「這個不就是白色恐怖?

延伸閱讀:我的新聞報導竟引發柯市府「白色恐怖」風暴 測謊整肅作法令人毛骨悚然

對於議員的指責,柯文哲表示是內部紀律太差,「就算不想公開透明,也會變成公開透明」,但不是把人抓來直接測謊。政風處處長劉明武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測謊是內部同仁主動提出,願意藉由測謊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們認為這是一個科學的方式,可以拿來做為參考,而市長也絕對沒有說,不接受測謊就要離職,辭職是同仁的個人選擇。

市府當然不會承認自己逼迫員工辭職,然而不論該名黃姓員工是在什麼狀態下離職,柯文哲藉由測謊來抓人,就是犯了很大的錯誤。首先,你有什麼證據指證是部屬洩密?風傳媒的記者基於記者倫理而拒絕說出消息來源,柯文哲就只能使用通聯紀錄縮小調查範圍,但有通聯紀錄的人卻很多,但就以此調查、甚至是認定底下的某人洩密,證據薄弱。

再來,測謊的準確度並非百分之百,過去在刑事案件上就發生過誤判的情形,江國慶案就是一例。這表示台灣在測謊執行層面仍有很大的問題,連調查部自己都出過許多爭議,柯文哲今天竟然是委託一間民間測謊公司來抓人,請問有何公信力可言?測謊的流程怎麼走、判斷機制是什麼?沒有人知道。而且為何只針對部屬?副市長、局處首長難道不用比照辦理嗎?

雖然政風處處長口口聲聲說沒有逼迫員工辭職,但到底能不能把測謊機運用在市府員工身上?有律師表示當公務員涉及國防機密可要求測謊,但不能濫用,要有客觀證據顯示有嫌疑才能要求。事實上,柯文哲已經成為了第一位將測謊機「搬」進北市府的首長,不論你到底有沒有逼迫,在證據薄弱的情況下就將員工當成刑犯,要求他們進行測謊,在出發點就徹底錯了。事後搬出是「同仁主動提出」當擋箭牌也沒用,畢竟你可以拒絕啊!憑什麼讓員工承擔被懷疑的風險,搞得人人自危?

另外,在「測謊」這件事情上,台灣其實很缺乏法源保護。雖然有基本五項前提,包括受測人知情同意、身心狀態正常、測謊環境中無不當外力干擾等,但並沒有後續法源保護遭測謊結果定罪的嫌疑人,因此有了江國慶案、羅明村案。除了送到調查部的刑事案件之外,台灣民間測謊公司受理的案件五花八門,包括測試婚姻忠誠度、公司要揪竊盜內賊、洩密的內鬼等。

延伸閱讀:在台灣,測謊報告會說謊

在沒有法源依據的情況下,大家就是「各玩各的」。例如有公司是法務人員先發給部門一封信說明測謊緣由,事後在發給受試者紅包,感謝大家的配合但測謊這件事本身就有對人權造成侵害,甚至存在讓受試者感到人格受辱的可能性,發一兩個紅包又怎麼能了事?因此在美國,國會就在 1988 年通過了《員工測謊保護法》,原則上禁止私人企業對員工進行任何形式的測謊,除了六種例外條件,包括公務機關、國防及安全體系、與 FBI 簽有契約者、私人企業發生竊盜、侵占、挪用、商業間諜等案件調查、保全公司、醫藥安全體系的調查等。

因此,回到柯文哲這件事情上頭。首先柯文哲運用薄弱的證據就將測謊公司請進北市府,造成員工人人自危,引發「白色恐怖」的聯想,這件事情本身就錯了。畢竟屬下走漏情報是一回事,最多只能事後用監督不力檢討,怎麼能用測謊來彌補過失?再來,從這件事情上也看見台灣長久以來對測謊相關法源的疏失,到底要怎麼保護員工權益?柯文哲使用這種方式抓人,能不能開除他?這些都是未來可以再深入討論的部份。

(首圖來源: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