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Chung Fei Fei

身為「芋頭蕃薯」(爸媽是外省 + 本省的小孩),從小看過太多次我爸如何用不堪的字眼辱罵我媽的省籍,也看過我媽如何加倍回敬我爸(我媽才不會叫我爸滾回去,因為她要他養家,她都用更恐怖的心理折磨)。

然而至今他們依舊白首偕老,每天晚上一起看民視八點檔,因為除了投票給不同黨籍的候選人以外,他們在生活中有太多共同的交集與牽扯,譬如我這個不成材的兒子,而這就是島上現實的存在,像陽光空氣水一樣的無可否認。如果阿貓阿狗吵架大家也要認真成這樣,我爸媽可能率先因為觸犯反歧視法而抓去關。

我看不懂的,不是那支網上流傳的錄影帶,而是這社會上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為了我怎麼看都像是公園裡意見不合的死老百姓吵架對罵~在那邊生氣與借題發揮,這種明明就是省政信箱等級的社區八卦啊。

啊你們是在氣什麼啊請問?替榮民老北北抱不平嗎?可這些老兵走過烽火與大時代,怎麼可能被個這個女人幾句話就擊倒呢?我跟你保證老北北只會氣自己罵輸,想當年在台北榮總第二門診大樓,他們可是集體把年輕女護士完全當畜牲一般的用言語霸凌呢!這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戲碼。

重點是你們這些不管是假惺惺同情還是刻意借題發揮的人,為什麼那麼輕易的就把「榮民老北北」視為一個「整體」~然後用他這個象徵符號去代表島內所有有「中國情懷」的人呢?

01

圖片:漂泊來台的榮民/來源:數位典藏觀察室

身為一個 93 歲沒有領終身俸的老兵之子,我很清楚父親在士林夜市擺攤賣衣服二十幾年,從所謂本省人這邊得到的,從來只有滿滿的協助與關懷與溫暖,而讓他吃最多苦受最多委屈與羞辱的,從來都是外省族群分布在軍公教龐大既得利益體系中的「階級」這件事,因為他處在這個既得利益體系中的最底層。而我也是要上了大學遇到從中部農村來的本省同學比較之後,才承認我家其實也是既得利益階級。

一個老兵身分背後,真正屈辱的印記所刻畫的是他因階級而被決定的命運、與因此現世目睹信仰被背叛的那種悲涼。舉例來說:「殺朱拔毛」、「反共抗俄」這種刺青圖騰,是絕對不會出現在高級將官身上的,只有士官以下的兵才會傻傻的信自己手臂上所寫的教義(因為手上刺的其實是上級對他的承諾,像是一種人肉信條),直到死前才發現只剩自己還傻傻的相信。

095143RCw

圖片:三峽榮民之家/來源:日本 GQ

而如今會跳出來突然關心起老兵、其實是借題發揮的這群人,也只會是高級外省文官 / 將官之後的那群人(抱歉我很直白,在此也犯了把這群人一體化的危險),因為老兵是他們手上僅存的具有故事戲劇效果的政治資產,當然這群高級外省文官 / 武官是否早已揚棄反共抗俄,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證據是郭冠英在電視節目上說:「軍人水準差,老兵活該被騙」 時,我沒有看到如今這群正義人士曾出來借題發揮一下,沒有。

photo (1)

圖片:洪秀柱拜訪老榮民家/來源:聯合新聞網

所以你們看不懂就少在那邊假正義了,噁心死了,搞不好這八婆回家會虐待印傭、正如同老北北以前曾經極度鄙視他的原住民媳婦呢!~虐待原住民 / 新住民,他們兩(也就是全體台灣漢人)有可能是一體的。

(本文由Chung Fei Fei授權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