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7646721_92ceb932b8_z

BO 導讀:
日前爆出去年輔大發生性侵案,而輔大心理系系主任、社科院院長夏林清被學生指控,為怕影響校譽而將此事壓下來。而夏林清本人在昨日也開記者會澄清,駁斥學生的不實指控,她表示,這篇貼文引起輿論,已經讓「夏林清在網路公審中死了」。
校園內不斷發生性騷擾、性暴力的案件,不只在台灣情況嚴重,在全世界更是不曾間斷。

文 /chataulait

其實,美國這幾天也因為史丹佛大學在去年初的一個強暴案,吵得沸沸揚揚的。

事情的狀況和輔大的案子很像,都是女生喝醉了在無意識的狀況下被性侵的時候,有人看到而抓住性侵者,性侵者也都在第一時間宣稱自己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不過輔大這是學姊學弟,史丹佛的受害者則算是被撿屍,加害人是游泳隊的體育生,有酗酒的紀錄。

我在美國 TA 教過體育生,他們是成績、家境無法上名校,靠著體育的表現拿獎學金進來的。只能說他們的狀況很兩極,有些人真的是努力把握在名校念書的機會,比一般學生用功很多;也有些人是除了比賽和訓練以外都在吃喝玩樂混日子的運動員。後者明明學校有幫體育生請家教(怕他們因為訓練或比賽耽誤功課),還是照樣報告不交考試亂考甚至缺席,還想跟我討高分。

去年初這個強暴案發生的時候就已經在美國的新聞吵過一陣,不只是因為是史丹佛,更是因為這個案子反映出美國校園性暴力的嚴重程度(之前還有中學女生被整隊的球隊球員輪姦拍不雅照放上網)。

但是學校多半為了怕影響校譽,或是像輔大一樣認為要給加害者改過的機會,所以常常向社會隱瞞、不給加害者嚴厲的懲罰。另一個可能則是怕得罪有錢有勢的加害者,美國的公立學校狀況我不清楚,但是私立名校都會有特別的單位來處理學校的 VIP 學生。(例如中東王子或是亞洲巨富的小孩之類的)以確保這些學生在學校過得很爽,畢業後會捐大把銀子

 哥倫比亞大學生帶著床墊參加畢業典禮,抗議校方處理性侵案不當(圖片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哥倫比亞大學生帶著床墊參加畢業典禮,抗議校方處理性侵案不當(圖片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可能有些鄉民還記得,有個哥倫比亞大學的女生因為學校不肯開除強暴她的人,帶著床墊在校園裡到處走表達抗議。這幾年有越來越多受害者寧願公開自己的身分,也要告訴社會大眾學校如何鴕鳥。

當然學生也可以直接不甩學校提出告訴,但是因為不少強暴案發生在男女朋友之間,甚至是長期性的強暴,女方在隱忍很久才決定訴諸司法。大學生常常不懂得如何蒐集這種長期性性暴力的證據,因為美國的私立名校大學生基本上都是住校,所以這些發生在「校內」的事情,就算是司法案件,學校也都會介入處理。在法庭上被告律師就會要求調學校方面調查、諮商的紀錄,這時學校的態度就非常的關鍵。

以上這些「消極」的處理方式還是好一點的。猶他州的楊百翰大學,大概是因為摩門教跟輔大一樣非常在意女生檢不檢點,所以很多校園性侵案的受害者向校方通報之後,被以「違反學生 honor code」的理由懲戒甚至退學。(Honor code 在其他學校主要是關於禁止作弊的規範,大概摩門教比較特別一點)

有學生怕被校方懲戒,寧願直接走法律途徑不向學校報告,結果學校還是知道了,一樣懲罰她們,雖然楊百翰大學對外都說學校不會因為懲罰性侵 / 騷擾受害者,但是已經有不少當事人站出來指控校方。

這陣子史丹佛這個強暴案終於宣判,又引起美國國內廣泛的討論,主要的焦點有三個:

首先是被告有罪,但是只判了半年在郡立監獄的刑期,有媒體說根據加州法律應該是兩年在州立監獄,我不知道這兩種監獄的差別在哪。(編按:網友補充,郡立監獄 county jail 基本上就是看守所那種,電影裡面的小牢房。)另外也有媒體說應該判五年,不知哪個正確,總之半年是非常輕的刑期(加上兩三年緩刑的樣子)。

根據法官的說法是,被告很年輕又沒有前科所以給他自新的機會,但是這個結果讓史丹佛的師生、校友都不能接受,大家發起了各種連署、抗議的活動,加州的法官是選舉產生,所以也有人要罷免法官。

第二點,是被告的父親對法官請求輕判,理由讓美國人都快吐了。

他說:他兒子現在情緒很差不能好好吃飯,不希望兒子因為「二十分鐘的行為」毀了一生。

哇哩勒,那你兒子二十分鐘毀別人一生怎麼說?!順便一提,被告至今沒有認罪、沒有道歉

第三點,是受害者寫了一個很長的聲明,描述她自從事情發生後的經驗和感受,因為實在是寫得太好了,所以全文在網路上瘋傳。我沒力氣翻譯,但是當初讀的時候讀到一半就快要哭,有興趣的鄉民可以看一下(要往下拉,前面是背景介紹)。

在這邊我敘述一下幾個我印象最深刻的點:她只記得去派對找妹妹,接著… 等她醒來的時候,在陌生的學校辦公區域裡。然後有護士等等人員告訴她說她可能被性侵了要驗傷蒐證,於是她就是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之下被檢查全身,包括陰道被採集樣本、被拍照等等。

驗傷結束後讓她離開時,還是沒人告訴她怎麼回事。她陷入無限的困惑和恐慌之中,失眠、無法進食、自我孤立躲避人群。一直到一陣子之後,新聞報導這個強暴案,她才在報導中看到自己是在哪裡被發現、被發現時下身全部暴露、洋裝胸罩內褲被拉扯成什麼樣子、腿被掰開、有兩個人見義勇為抓住了性侵者等等細節。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她自己被強暴的大概經過,也是到這個時候,她才告訴父母說她被強暴了。

因為這個性侵案有目擊者,她一直以為性侵者會很乾脆的道歉、和解。卻沒想到等待她的是漫長的訴訟過程,性侵者拒絕認罪,並且聘請了很高明的律師。在法庭上,因為她沒有記憶,所以辯方宣稱她說的話都不可信,只有被告敘述的事情經過才是可信的。

所以,在被人看到時第一反應是逃跑、被抓到又說自己喝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被告,到了法庭上突然恢復了記憶。說被害者在失去意識之前有跟他說 yes 可以上她,除了這些以外,律師還想辦法用各種方式把受害者塑造成一個,整天跑趴酗酒又慣性批腿的派對女。總之,辯方就是要把整件事情說成是酒後亂性。

最後,辯方的說法沒有得到採信,所以還是判有罪。只是這個刑期… 唉…。看看這個史丹佛法學院教授的Twitter,就知道美國人對這個判決的反應了(根據這個教授說,史丹佛在校史上因為性侵開除的學生只有一個)。

連被告律師被訪問的時候都承認,如果是他的女兒碰到這種事情,他會很火大要求法官重判。更不用說,性侵者現在說,法庭上那些辯方貶低被害者的言詞,都不是他的本意,是律師的訴訟技巧,簡單來說就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本文由chataulait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Flickr Bill Strai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不再沉默】性侵在我的童年留下傷痛,但我決定擊敗過去──無論它多恐怖、多荒謬不堪

「性侵傷害的不是子宮而是靈魂」 巴西 16 歲少女遭 33 人強姦,還要擔心被社會唾棄

為什麼女性穿著暴露又喝酒,就成了男性集體性侵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