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3)

昨(26)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第一次審查《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在會議中,國民黨的委員不斷杯葛審查進度。在一開始程序發言時,國民黨的委員接連上台試圖拖延審查進度,認為當天不該審查《不當黨產處理條例》

為什麼呢?國民黨籍委員主要質疑的原因有二:

一、新內閣上任後第一次內政委員會,內政部長卻請假。
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只有民進黨委員提出的版本,卻沒有行政院版、民進黨黨版。

每一位國民黨委員上台時幾乎不斷跳針重複這兩個理由,使得會議延宕許久。時代力量黨主席、立委黃國昌在上台時就指出國民黨立委的盲點,沒有任何法規規定一定要有民進黨版跟行政院版提出版本為程序必要要件,現在立法院已經三讀通過的法案難道都有民進黨版和行政院版嗎?

民進黨立委李俊邑也提到,國民黨在先前已經將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退回了 306 次,現在有將近七成五的民意要求處理不當黨產,國民黨還一直高喊「狼來了」,說沒有政院版不能審,根本是逃避問題。

而事後黃國昌也在個人的臉書上表示不滿,他認為「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裝傻的人是教不懂的」。國民黨的目的就是要拖延、要杯葛立法追討不當黨產。

  • 然而國民黨真的在拖延嗎?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為提案人之一,她指出,國民黨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什麼是「人民的聲音」。已經有逾七成的民意要求審理黨產,其中絕對有非常大一部份國民黨員,而國民黨到現在仍在杯葛。而依照立法院慣例,「審查法案」大部分都是由次長來,沒什麼了不起。

葉宜津指出,為什麼要拖延?就是要以時間來變賣黨產

依照近期國民黨公告標售黨產如下:

2015 年 10 月:玉台開發要標售彰化的 17 坪土地。
2015 年 11 月:標售帛琉大飯店八成的股權。
2015 年 12 月:標售台中潭子區六筆土地、台北文山區三筆土地。
2016 年 2 月:標售台北市中正區一筆 505 坪的土地、台北市萬華區 KTV 一共 37 億 4 千、台北市中山區標售底價 22 億 1 千、育新街底價 9 千 210 萬。
2016 年 3 月:吉洋開發標售的底價 42 億 6440 萬。

光是最近急著賣的黨產底價,高達 166 億 8732 萬,司馬昭之心,還不夠清楚嗎?

而國民黨的委員卻在逐條審查過程中不斷以支微末節的理由杯葛,導致召委陳其邁宣布保留條文,下次再進行審查。國民黨籍立委爭執的理由如下:

「不當黨產」命名偏頗,應該採用他們的《政黨財產監督條例》

但國民黨提出的東西,原本《政黨法》就已經可以處理,所以根本是在逃避問題。況且韓國在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時,就有《親日反民族者處理條款》用詞更直接。

立法目的為「調查處理政黨不當取得、應返還之財產」,國民黨立委認為太過「針對性」,應該使用他們版本「為健全政黨財務狀況」

再一次的,國民黨仍然提了原本《政黨法》就有的東西。

「追討時效」排除民法限制的十五年,應該取消限制,國民黨立委則集體反對。

徐國勇指出,不當黨產追討必須排除時效限制,才是真正的正義。

「政黨」的定義,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提案為:「民國七十六年七月十五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登記在案者」。但國民黨立委認為「針對性太強」,因為戒嚴前就只有他們一個政黨,根本就是針對他們而來

吳秉叡指出,其實戒嚴前早有十個政黨,況且不當黨產本來就是要處理在威權時代透過不當手段取得的黨產

上述理由,大致上就是國民黨籍立委反對的原因。乍看之下似乎有些道理,但其實說穿了就是國民黨在規避責任,爭取更多時間能夠變賣黨產。要處理不當黨產卻毫無誠意,只能說難怪黃國昌會在臉書上鄭重「道歉」了。只不過黃國昌道歉的對象是他的學生,因為他終於發現,學生們問的問題,都比立法院「某黨」的委員們有水準太多了。

看著立法院直播的我們其實也都醉了,國民黨經過幾次大敗仍然不願面對轉型之路,不斷逃避問題和扭曲民意。要說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國民黨滅亡,十年前我是不相信,但現在我還真的信了

(部分新聞資料來源:沃草。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不當黨產入門大補帖第 3 彈】黨產就在你身邊:仁愛路帝寶跟凱道前的張榮發基金會,讓國民黨淨賺超過 100 億

黨產追追追》國民黨急售 3 萬坪黨產,若是脫手剛好 520 前入帳!

國民黨沒告訴你的事》黨產從 9639 億驟減到 166 億,你相信國民黨真的變窮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