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

日前行政院長林全對當時佔領行政院的 126 名人士撤回「告訴乃論」罪的毀損、侵入建築物兩罪,此舉引發了廣大的討論與論爭。而當年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先生,對於此事特地投書聯合報表示意見。

江宜樺在投書中提到,林全這次的撤告「讓大家清楚看到這是一個『只問政治,沒有是非』的政府。在政治考量掛帥的政府領導下,法治文化將越來越難生根。」

首先,江宜樺身為一個政治學學者,居然連「法治」的概念都不知道是什麼。所謂的「法治」,意思是「政府守法」而不是「人民守法」。在當年張慶忠 30 秒宣布通過服貿,而引發黑箱爭議爆發學運之時,江宜樺仍透過發言人表示「感謝張慶忠委員的辛勞」。這樣公然踐踏民主就是「只問是非,不問政治」嗎?

江宜樺:「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畢竟是一個暴力違法行為,無論當事者多麼自以為是,仍然傷害了民主法治,應該由法院審理後做出公正的判決,而不是由行政院基於政治考量隨意撤回。」

那我們想問的仍是,當年打人的那些警察,現在在哪裡呢?佔領行政院事件後,江宜樺忙著告這些行動者,卻將人民對政府的提問與訴求一概拒絕。那些頭破血流、水車沖刷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公物毀損了可以修復,而民心呢?面對下令血腥鎮壓的事實,江宜樺在第一時間不但否認,還正當化了警察打人的理由,認為一切「依法處理」。卻不知道你依的這個「法」,卻是在政府先違背了法治才造成的後果

(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當時的行動者魏揚就曾經提到:「佔領行動的『違法』,與佔領行動在訴求上的『正當性』原本就是兩回事。當時國家機器之所以對人民佔領行政院有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這個行動對他們的統治正當性的威脅,遠高於佔領立法院的行動。佔領行政院行動之所以有訴求上的正當性,是因為服貿協議原本就是國家機器行政部門所簽署的,對服貿協議的抗爭不可能不針對國家機器的運作核心。」

江宜樺:「如果一件事情屬於『政治事件』或『法律事件』,是可以這麼輕率由政府首長片面決定,那麼台灣未來將永無寧日。因為政府可以將有利於自己的事情、或是在法律上站不住腳的事情,先宣布為政治事件,然後迴避所有法律的檢驗(譬如說陳水扁前總統的貪腐行為明明違背法律,但很多人就是想從政治角度解決)。

這段話完全可以原封不動地送回去給兩年前的馬英九和江宜樺。服貿協議的爭議牽涉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走向,更是繫乎兩千三百萬人的生計,為何就可以輕率地由行政首長片面決定?別忘了讓台灣陷入混亂的,不就是你們所主導的政治鬥爭嗎?2013 年九月,江宜樺與馬英九共同涉及黃世銘違法洩密、發動九月政爭、破壞憲政民主,江宜樺難道忘了嗎?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再者,引發三一八運動之後,拒絕溝通、撕裂人民、製造對立,這些錯如果江宜樺你都要推給民進黨政府,也未免太不負責任。不是卸任之後歷史事實就與你無關,台灣人民會記得你們的軟弱和無能,但也不會遺忘你們的蠻橫專政

江宜樺:「另一方面,政府首長又可以將法律上明明沒有問題、但是跟自己政治立場不同的對手,硬說成是違法的嫌疑人,用法律手段去整人,從中獲取政治上的利益。這種唯我獨尊的任意性,正是對法治精神最大的傷害,也是政府公信力喪失的源頭。林內閣對太陽花激進人士的撤告,恐怕不是社會和諧的開始,反而是政治掛帥決策的開始,也是是非價值混亂的開始。所有善良正直的台灣人民都應該要有心理準備,必須挺身捍衛法治社會應有的原則。」

最後,必須再次提醒一次江宜樺先生:馬英九任期八年,是台灣最動盪不安的八年。尤其是在您任職行政院院長期間(2013.2~2014.12),接連發生了核四交付公投爭議、十二年國教爭議、九月政爭、三一八學運、428 反核佔領忠孝西路、高雄氣爆災後爭議⋯⋯可以說是馬政權八年中最「燦爛輝煌」的一年。

我想江宜樺可能忘了,馬政府從來沒有達到「社會和諧」,反而是一味地操弄意識形態和族群對立,來達到「政治掛帥」的目的。要捍衛「法治社會」,絕非只要求人民乖乖守法而已,更是要加強監督國家機器。三一八學運和佔領行政院事件,都是人民用自己的肉體表達對國家機器濫權的鬥爭與批判。而若是新政府無法看見、體會人民的訴求,重複的事件只會不斷上演。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中岑 范姜 CC Licensed)

最後編者要提醒的是,在近日來不斷爭執不下的言論之中,往往可看見不理性的群眾說:「佔領行政院都無罪,那未來大家就可以衝總統府啦」、「現在隨便衝進一間民宅也不算有罪!」,基層員警也認為撤告是不尊重第一線「執法人員」⋯⋯等等言言論。最重要的問題點就在於:只有屬於「告訴乃論」罪的侵入建築物和毀損被撤告而已,此案的告訴人為行政院。而仍有妨礙公務、煽惑他人犯罪、毀損公物幾個公訴罪持續審理當中。

公民不服從行動本來就是藉由違法的手段去喚起高度的社會關注,來達到議題和訴求被看見的可能。執行公民不服從的人最後還是要受法律懲罰,所有執行公民不服從的民眾,本來就要知道、且願意在事情結束過後接受相關法律的懲罰。只是他們的違法是一件事,他們的訴求是另外一件事。不能因為他們的違法在先,就全盤說他們沒有資格提出訴求

唯有理解彼此,才能解決問題。而不是像江宜樺先生一樣,在握有權力時逃避問題,卻在政權輪替後事後諸葛。如此學者,怎還能信服於政治圈、學術圈呢?

(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佔領行政院撤告】別搞錯了,政府違法在先還要求人民守法的不叫做「法治國家」!

324 行政院暴力驅逐兩周年,警察打人的真相卻還是「沒有真相」

三一八前夕》兩年過去,我們對學運的檢討卻仍停留在「違法」層面──致親愛的政大教授,你搞錯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