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高偉庭

大約就在去年此時,各路人馬正式開始跑立委選舉的宣傳,我也加入了社會民主黨台北市文山南中正立委候選人苗博雅的競選團隊,之後陸陸續續也去跑了同黨中山北松山李晏榕、大安范雲、綠黨新北市第十一選區(新店等)曾柏瑜以及綠黨社會民主黨政黨票的宣傳行程。

回想起最初填表加入志工的心情,一年後的現在仍然很鮮明:我相當欽佩苗博雅在死刑議題上展現的高度溝通誠意,縱使受到很多的謾罵,還是依然理性有條理的溝通,這種重視溝通的態度是我認為當今政治領域中最需要的,再者是由於我就住在苗博雅的選區(文山區),我就選擇加入了苗博雅團隊,縱使我 2016 年大選無法投票,也想盡我所能的幫助我所信任的人與黨

(圖片來源:苗博雅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苗博雅粉絲專頁

做為一個小小的志工,選舉說煩悶也是有點煩悶,總是在掃市場發文宣、站路口舉牌、偶爾辦活動幫忙搖旗吶喊,但說有趣其實也很有趣,要怎麼大方的遞出文宣、快速的宣傳加深民眾的印象、站在哪裡發文宣才不會擋路、如果遇到民眾謾罵又該如何回應等等,都是需要練習才能上手的,而且在每次去掃街、站路口,總是會遇到不同種類的選民,有人很認真的與自己討論政見、有人很熱心的遞上飲料、也有遇過民眾指著「綠黨」的字樣便高聲罵我們是民進黨的走狗……

政治是所有人的事,而選舉就是不停去走訪、認識所有這片土地上的人,無論年紀、立場、社經地位高低,去握遍每一雙手。在這場選戰中,我自己也踏足了許多我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比如說各里的中秋連歡晚會、各地傳統市場、各個以前從來沒注意過的里民活動等等。

(圖片來源:李晏榕粉絲專頁)

(圖片來源:李晏榕粉絲專頁

然而,這些與民眾陪笑、跟民眾建立起情感連帶的方式,總有一種「舊政治」的相似感,彷彿只要多出現在民眾眼前、讓民眾知道自己有在「關心」他們就足夠了,票就能拿到手了,在號稱打造「新政治」的第三勢力政黨之下,不免透露出一絲衝突感。

但是「舊政治」與「新政治」的分際到底在哪裡?我們是否必然揚棄所有舊政治才能夠迎來新政治?

這當然端看對於舊政治與新政治的定義,若舊政治代表的是民意代表幫忙喬床位、銷單,那我參加的幾個競選團隊自然不會(也無資源)做這樣的事;但若把掃市場、握民眾的手、常常出現在民眾眼前讓民眾知道自己是關心他們的、建立起與居民的人際連帶,也擺在舊政治的範疇中的話,我參加的團隊也不免在做舊政治的選舉。

說到底,在社會大環境尚未改變,人民需要透過廣告牆、文宣去認識候選人,需要候選人常常出現在眼前才能建立起對候選人的信任感,這樣子的狀況之下,就很難去揚棄舊政治習慣的選舉方式。事實上就是不論我支持的候選人多有理念、提出多好的改革方案,沒有選舉經費去掛大型廣告看板、去申請公車廣告、去印選舉面紙文宣、甚至是去花錢請人發文宣,沒有去努力握每一雙手,就不會被民眾認識進而信任,更遑論讓民眾了解自己的理念

我所幫助的這些候選人,就是一群必須兼顧理念與現實、在劣勢之下依然努力突破重圍的人。但是現在再回想當初熱血加入競選團隊的心情,有點恍若隔世,當初對於第三勢力參政有著太多美好的想像。第三勢力固然必須存在在政治領域中起適當制衡作用,但並非所有冠著「第三勢力」名號的人事物都是純然的好棒棒

在選舉過程中總會發生摩擦,雖然事情不見得嚴重,累積起來卻也讓人更了解候選人平常不被發現的缺點。

有些時候會讓人懷疑候選人還有沒有想認真選,比如說,每次去跑 A 候選人的宣傳行程,對方從來沒有準時出現過,讓準時到的助理與志工白等十幾分鐘甚至是一小時;B 候選人在選前不到一個月,倉促的規畫了一場根本無法接觸到選區居民的活動,甚至連活動場地都不在自己的選區。

有些時候會讓人懷疑候選人對於自己理念的堅持程度,比如說,與 C 候選人一起掃街時,遇到民眾想請 C 候選人幫忙喬病床,C 不是說明新政治不用特權拉攏選民的票,只是避重就輕的說要喬事情得找現任立委,現任立委才有權力;聽聞 D 候選人曾經很自豪而高興的說過,國民黨與民進黨兩方都曾經找過 D 談合作,然而國民兩黨與 D 所屬政黨的理念都天差地別,實不知理念不同的對手尋求合作有何好高興。

  • 有些時候會讓人懷疑候選人到底有沒有足夠的政治判斷能力

比如說,李晏榕未曾知會黨中央就與當時的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會談;E 候選人的助理參加民進黨相關造勢活動,居然站在台上第一排的明顯位置,照片也出現在新聞之中,兩者均不顧自身黨派跟民進黨的敏感關係,也造成了黨內不小的風波。

(圖片來源:大安推范雲)

(圖片來源:大安推范雲

最後,我所助選過的所有人都不甚意外的落選了,甚至連綠黨社會民主黨都沒能突破 3.5% 的政黨補助款門檻,要談落敗原因可以談很久,但最重要的還是這些落選的人何去何從。范雲與曾柏瑜都在選區內成立協會,繼續耕耘在地,希望在兩年的選舉能繼續參戰;苗博雅進入顧立雄立委辦公室擔任助理,不清楚未來是否有參選打算,至少仍留在政治圈裡;李晏榕則是從二月中以來,就不曾在粉絲專頁上發文,也沒有相關新聞動態,估計是不會再參選;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由於沒有拿到政黨補助款,選舉時一直存在在檯面下的兩黨衝突,也慢慢浮出

想真正改變臺灣,絕對不只是一次選舉這麼簡單的事,縱使本次選舉的時機非常難得,若沒有辦法將力量延續下去,曾經激發的火花也終究會熄滅。新任總統已走馬上任,第三勢力政黨有沒有機會藉由真正的監督政府而獲得更多人民的信任,未來的每一步都至關重要。身為一個曾經參與選舉的小小志工,也期望第三勢力政黨能改善在本次選舉中發生的問題,真正的做到與人民站在同一線。

(本文由高偉庭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我在助選的日子】在公民力量進入國會之前,改革之路都不算走完。

【我在助選的日子】人民有能力決定自己的未來,才是「新政治」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