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永興(臺中科技大學國貿系副教授)

就筆者瞭解,眼前日本政府對民進黨新政府充滿期待。面對日本的滿心樂觀,台灣要怎樣接招呢?

目前日本外務省排定對台外交第一要務,就是解除日本五縣(福島、栃木、茨城、千葉、群馬)食品的輸台禁令。日本方面認為,民進黨較為親日,加上民進黨掌握國會過半的席次,在行政立法兩權在握的情況下,日本五縣食品被禁入台的外交僵局將可打開。

640px-gaimusho1

外務省(圖片來源:由っ,創用 CC 姓名標示 – 相同方式分享 3.0)

問題是,就台灣的角度來看,開放五縣食品入台,對台灣的國家利益有幫助嗎?去年 7 月國民黨還是執政黨的時候,藍營立委就自己跳出來開記者會反對解禁。現在國民黨變成在野黨,想必對開放日本五縣食品進口,一定會鬧得朝野對決,國內政局一片混亂,加上至今國內仍有消費者團體對日本食品安全有疑慮,新政權似乎不宜貿然進入此政策地雷區。

站在日本政府的立場想,可以理解日本為何急於解決台灣禁令問題。台灣是僅次於香港、美國的日本第三農產品與加工食品輸出大國。而香港與美國都只是對於部分農產品與食品進行管制,台灣的全面管制,狠狠打臉日本的農產品出口政策,讓日本無法向世界跟國內民眾說明,日本的農產品已經走出福島核災陰影。

再者,日本一向相信台灣是親日國,然而就算是對日不友善的韓國,目前對日本的農產品限制,都已經大部分解禁,只剩下部分地區的茶、菇類與菠菜等蔬菜。這樣的情況,讓外務省裡面對台外交單位,顯得辦事不力,日子過得坐如針氈。

在五縣食品解禁問題上,台灣有台灣的難處,日本有日本的難處,如果互相體諒,也許可以找到解決的方式。然而日前發生沖之鳥礁海域,台灣漁船被抓回日本的事件來觀察,就如同日本學者小笠原欣幸日前撰文所說,日本政府可以選擇驅離台灣漁船,也同樣達到宣示主權的意義,但卻選擇最嚴厲,最不顧台日良好民間友誼的逮捕行動。筆者相信,目前日本的對台外交是,道義友情放兩旁,國家利益擺中間。

既然日本只以國家利益來考量台日外交,那台灣新政府腦中也應該只有國家利益。在眼前新政權剛到位,一切都尚未安穩的情況下,去碰觸會引發藍綠嚴重衝突的日本五縣食品禁令問題,顯然不是聰明之舉。

如果台灣新政府決定要開放禁令,在國家利益的考量下,記得要交換點東西回來,畢竟在消費者團體不支持的情況下,台灣新政府開放的結果,勢必會犧牲部分的民意支持度。既然如此,如果不要點可以提高民意支持度的東西回來,那新政府就虧大了。

筆者建議,台灣新政府可以藉此機會,要求日本解禁台灣豬肉的出口。台日相互交換特定農產品進口禁令解除,台灣不算吃虧。

瘦肉精美豬進口問題,是新政府的一大難題。雖然新任農委會主委已經表明,台灣不得不開放,但是隨之而來的,是養豬團體的強大反彈聲浪。

然而,新生代的養豬團體,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例如「台灣養豬青年聯盟」明確表明,他們不希望養豬業背負上阻止台灣加入 TPP 的污名,因此他們不反對進口含瘦肉精的美國豬肉。他們認為就算美國瘦肉精豬肉進口,只要台灣早日脫離口蹄疫區,讓台灣豬肉可以再度出口日本,那台灣豬農的生活就有希望。

所以台灣豬肉的再度出口日本市場,就可能化解豬農對於美國瘦肉精豬肉進口的反彈,台灣加入 TPP 談判的最大阻礙之一,就此化解

但是眼前台灣還是口蹄疫區,日本會開放台灣豬肉進口嗎?筆者認為是有可能的。目前巴西是口蹄疫區,但是境內的聖卡塔琳娜州,由於已經成為施打疫苗口蹄疫非疫區,因此 2013 年起日本允許該州的豬肉出口到日本。

台灣過去兩年來,只有金門發生牛隻口蹄疫感染,若是以台灣本島來看,是有機會成為施打疫苗口蹄疫非疫區。也因此台灣可以用巴西聖卡塔琳娜州為例,與日本進行談判,尋求台灣豬肉再度出口到日本的機會。

640px-centro_de_itajai

聖卡塔琳娜州市中心 (photo credit: By Pikolas14 – Flickr, CC BY-SA 2.0)

如果民進黨新政府上台,不久後就獲得日本開放台灣豬肉進口的公開承諾,想必 TPP 談判的國內前置作業就會順利很多,那民進黨就完成國民黨所無法完成的難關,創造了歷史性成就。而台灣順勢比照美國或新加坡標準,解禁日本五縣大部分農產品與食品進口,那日本外務省也算打了一場勝戰。如此一來,雙方的國家利益都有了好處,台日合作再創佳話。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日本對新政府充滿期待,台灣要怎樣接招。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原來災後重建可以做到這樣! 熊本地震後,日本在一周之內不但將道路恢復平坦,還加上護欄比原本更完善

【蔡英文的政治宿命】親日政策之下,即使避談「兩岸關係」也能制衡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