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消息
作者於 5 月 20 日重新修訂文章版本。

BO 導讀
2014 年台北一名男子和孕妻返家,驚見有一名竊賊躲在廁所裡。男子為保護孕妻和竊賊發生扭打,受過柔道訓練的男子將竊賊制伏在地,並扣押著竊賊的頸部使他幾乎窒息。直到警方到場男子仍不願鬆手,最後竊賊臉部發黑,送醫不治。士林地院昨日認定防衛過當,昨依過失致死罪判刑 3 個月,得易科罰金 9 萬元,緩刑 2 年。
消息一出引發網友撻罰,大罵「恐龍法官」,認為男子是正當防禦、小偷該死,難不成要等小偷殺了孕妻才後悔嗎?

文 /lemonblue

若你就是覺得小偷就是犯罪夕鶴,屋主怎樣都可以,那這篇不用看了,這篇的邏輯你看不懂,不要傷你的腦看這篇廢文。但講的比較坦白點,若屋主用這種鄉民態度要上訴,一點幫助都沒有,若剛好換個比較不挺不信他的法官,判更重的機率頗高。本篇目的不是在批評屋主,而是讓你知道為什麼法官會認為防衛過當,還有實際上被勒頸的反應到底是怎回事,最重要的是,看懂內容,別被媒體這麼簡單就鼓動!

  • 法官真的恐龍?

「判決三個月、得易科罰金,緩刑兩年」是什麼意思?就是兩年內別再發生什麼刑事案件,就什麼事情也沒有,連罰金都不用繳!!且緩刑期過後,這個判決紀錄只會在法院內留著,外人完全查詢不到,就連你去警局辦良民證也不會顯示,要引用到這個紀錄只有司法人員在必要時而且定要對記錄人有利的情況才能引用。

實質上根本就是沒有前科,這個判決在實質上的意義跟無罪幾乎是沒有分別的。殺人這個結果屋主確實有責任(不是全責,別這麼容易激憤)但法官應該也衡量了現場狀況,所以輕判成這樣。說白一點,就是一個屋主大勝利的判決。至於很多人不滿的「防衛過當」是怎回事,下面一一分析給你聽。

  • 被勒頸的反應,失去意識是怎樣?

先來看看專家怎說?
專業有合法持槍證的保鏢:瞬間起來是不可能的。
鄉民公認的強者館長:10 秒就會失去意識。
(我個人也在練習時被勒暈過,我體會過那是什麼狀況,兩位專家所言非虛)

在激烈抵抗的高強度運動狀態下,身體需氧量很大,勒成功瞬間就會失去意識,這狀態跟拳擊被 KO 差不多,眼前一黑、腦袋完全放空,一時三刻回不了神,說誇張點你要肛他也許都可以,但多半還有自主呼吸,有經驗過的人就知道。放著不管過段時間自己會醒來,但至少三五分鐘跑不掉,講得更簡單就好像是溺水,若在練習或比賽時發生,旁人會很緊張一直要搖醒你。在那個激烈運動狀態下,腦袋缺氧你大腦會直接停機,不可能可以假裝,這是身體機制而不是你多有意志力的問題

  • 鬆手的下一秒,歹徒暴起反擊怎辦?

來看看本文文首提到的專業保鏢怎說?
真正學過的人都會知道,被絞的人會伸手用力拉住你的手臂,全身的肌肉都會繃緊收縮而且會盡全力,這是一種本能反應。意思是,當他手臂無力身體軟癱,這就代表他失去意識了。這近乎裝不來的,幾乎是沒有誤判的可能性。如果你碰到有這麼強大的裝死技能的人,我想這傢伙大概比衛斯理還厲害 10 倍,可能是從精子時期就接收了超級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吧?我絞過不少人,直接暈的有,腿在那邊抖的也有,失禁的也有,就是沒見過裝死後下一秒就能反擊的。
所以假設小偷被絞暈之後還能立刻暴起反擊的人,我想請問,這是你自己的經歷?還是你教練的經歷?你絞過多少人?你有沒有絞過人?或是,你有沒有學過這種技能??

簡單的結論就是不可能,電影小說的情節不要拿來現實世界對比。更何況到場員警的描述是:「臉色發黑、毫無知覺反應」,這不僅是勒暈,這是失去知覺後再持續勒到連生命現象都要沒了,擔心鬆手瞬間他會反擊,你以為在看陰屍路嗎?

判決書內容節錄 1:最後的綜合判斷
顯見被害人張俊卿於警方到場前即已手腳癱軟,至警方於接獲報案後 10 分鐘內迅即到場時,已失去意識、臉色發黑,再於救護人員到場時,更已無呼吸及脈搏,被告甚至向到場警員直言:張俊卿快被勒斃等語,是被告所辯:一直到警方到場前,張俊卿都還有在動,就是腳會一直踹,手一直抓伊云云(詳見本案卷第 39 頁背面),實與前開跡證有違,不足憑為被告有利之認定。

鄉民可能以為對方還在反抗,他不敢鬆手很正常,所以對防衛過當一詞忿忿不平,實際狀況是對方已是隨你擺布的失神屍體狀態,屋主是對一個已暈倒無抵抗能力的大布偶持續勒到明顯離死不遠,一個連自主呼吸都已沒有的瀕死之人,更沒可能一鬆手他會馬上跳起來反擊的可能。

  • 防衛過當是什麼概念

用白話點講就是「沒必要到這種程度」的防衛,舉例來說:
狀況一:有個人要強暴你,當下你反抗,對他拳打腳踢
狀況二:那個人發現無法輕易得逞,跑了,你追上去對他拳打腳踢
狀況三:對方被你打的暈了,你仍心有不甘,捏爆他的蛋

第一種,成立正當防衛的機率很高(先不論你們體格差異或你是不是練家子之纇的)
第二種不太可能(但可能可以用現行犯的理由,而不是正當防衛)。
第三種就根本不可能,因為第一種你是正在被加害中、第二種你已經脫離危險。

第三種不僅你沒有危險,還對無抵抗能力的對方攻擊,這時加害跟被害就倒反過來了,你是在私刑而不是正當防衛,這時對法官說「誰叫他之前要強暴我」是不適用的,因為你已脫離被加害而不得不「防衛」的狀態

回說本案,若是小偷持利器搏鬥,混亂中奪刀不小心劃傷對方,那應該比較沒過當的問題。甚至你勒頸時他還在掙扎,不小心用力過猛折斷脖子,爭議可能也比今天的情況小。今天的狀況是屋主勒暈後持續到勒斃,屋主的正當防衛在勒暈小偷時就已經達到目的了,小偷已無威脅甚至失去抵抗能力任你魚肉時,屋主的作為就已經沒有正當防衛的適用。

所以法官判他防衛過當,法律上很合理。這還是這個法官比較挺屋主的,換個法官判,認為他防衛完後的持續動作不算防衛而是傷害致死,這都有可能。那刑度完全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所以會說要上訴簡直是傻了。

  • 屋主當下知不知道對方不對勁甚至可能死亡?

公正一點,先來看看判決書怎麼寫好了

判決書內容節錄 2:屋主的自述
(以下的伊=屋主)
用右手繞過張俊卿後頸部,拉住他衣領,並以左手推他左臉,一開始伊比較用力,之後因為張俊卿有掙扎,並且看起來有喘不過氣的樣子,手也開始抖,而且臉色蒼白,伊拉住衣領的手就有鬆開一點。

就如專業保鑣所言,反應變化很明顯,奮力抵抗瞬間會變成無力軟癱,所以勒人的一定能夠感覺到,從判決書中也可以看到,屋主自述他能感覺到對方不對勁,且警察到了現場後,屋主說「快把他銬起來,他快被我勒死了」,由這種種跡象,很明顯屋主是一定知道的。

另外,最後判決書也說了屋主的證詞有前後矛盾的地方,屋主在媒體前說燈光昏暗看不清楚,但在判決書節錄 2 中說他自述能看到對方臉色蒼白,我是比較相信判決書所言,這種東西不能亂寫,有關當事人的陳述一定是當事人一再認證才能寫上判決書,屋主在媒體前的話應是覺得委屈才隨口說的,反正他一定是知道的。

第二個疑點,屋主說中間有稍微鬆開,還說於員警到場前都有持續抵抗。這也與他自己的描述前後矛盾,到場員警所見及對被勒頸的正常反應也直接推翻了這個說詞,(見證詞節錄 1)我也是比較相信警方說的啦,畢竟一般被告的證詞會避重就輕很正常(不是針對此案屋主,而是人之常情),

反正,他知道對方即將死亡而仍不放手時,這個問題就很大了,如上點所述,這個法官輕判讓他上天堂,換個法官重判讓他下地獄都有可能。

  • 當時情況緊急,屋主哪能判斷這麼好?

是的,所以我想法官已經把這情形考量下去,才會判出這種超有利判決。畢竟把人殺了不可能無責,且以屋主的證詞要判他完全無罪?難矣。但這判決結果幾乎是實質上無罪了,屋主方大勝利!

我就是不能容許任何可能讓他傷害我及我家人

這是大多數人的直接想法,但坦白說,這個想法相當不利於法律判決。判決時會考量到屋主有相關的背景(海陸、練柔道),以他的背景以及證詞描述,能夠判斷對方沒有反抗能力是可以肯定的,更何況他還知道對方離死不遠。

事後甚至說「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做一樣的事情」,我不知道他說會做一樣的事情是有沒有包含勒斃小偷,但很明顯他的態度是完全不覺得他有錯,甚至覺得小偷死有應得。

講坦白點,他的態度若是「為了妻兒我覺得殺了他都沒關係、小偷夕鶴」這種鄉民態度,那法官覺得他有殺人故意都有可能,那就不是過失致死輕輕判過這麼簡單,就算心裡真這樣覺得,法庭上都不能這樣講,比較婉轉一點的態度應該是像:「發生這種事情我很遺憾,但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保護我的家人

發生這個結果本來就是意外,我相信屋主的本意一定也不是要小偷死,但你一付小偷罪有應得、我完全沒錯的態度,法官就算覺得你當下有「就算殺了他也沒關係」的殺人故意都有可能,那刑責就會重很多了!

法官只知道證據到哪判到哪,警方蒐證影片看到的就是「臉孔發黑、毫無知覺」仍不放手,證據不利的情況下你又自己說有殺意(幾乎是),還想上訴?這真的相當不聰明。

  • 媒體的催化

媒體會不會知道他上訴可能更糟糕?媒體根本沒想這麼多,媒體只知道這樣報會引起群情激憤可以賺閱聽率,甚至對判決結果之輕根本就不去談也不分析,因為他要的是民眾的激憤

講白一點,屋主是否會被判更重對媒體來說根本不是重點。上訴若後無法翻案甚至被判更重,媒體反而更高興,因為又可以大肆報導,反正他們最喜歡這種看起來是恐龍的判決,而事實上照前面的分析,或你去問懂法律的,這判決一點都不恐龍,甚至我這種也是情感上覺得小偷活該的人都可以接受了,因為對屋主的過失及不利的地方整個輕輕帶過,實質上幾乎等同無罪判定。

  • 給直接看結論的

屋主能感覺到小偷不對勁,但仍持續勒頸的動作到勒斃他,直到警方來也要求先上銬再鬆手,明顯已經逾越了正當防衛的程度。這就是他被判防衛過當的原因。

但依判決書,法官已經考量他的情況以及要保護孕妻的立場,判了個超級輕、實質上幾乎等於無罪的結果,媒體很明顯在借題發揮但根本不理對屋主造成的影響,把大家搞的群情激憤仇法官,媒體越爽越有閱聽率,然後這個屋主就一切照媒體的演,實在是…. 真的有人跟他好好分析過現在的狀況嗎?

他在媒體前的發言根本就是在讓自己的形勢越來越不利,這種情況上訴簡直九死一生,比現在判決更好的機率極低。

按:此新聞剛出時資訊混亂,有報導說當初歹徒是自鎖於廁,故最初寫此文時有評斷屋主破門,我看判決書後並沒明顯提到這件事情,而再三查找發現該報導似乎也不見了,所以把這個元素刪除了。在回覆推文中若有提及此點,我也稍微修正,但對板友的推文完全無修,不完全修掉而加此段註解是覺得應該負起責任,若看倌您因為屋主不知道是否有的破門行為影響你的判斷,在此致歉。但看判決書,法官覺得他過當的是勒暈持續勒斃這個步驟,所以跟破門與否也沒直接關係就是。

(本文由lemonblue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蘋果動新聞截圖


延伸閱讀:

思考竊賊遭屋主勒斃案:這不是過失致死,是傷害致死
民進黨上台後警察就不打人了嗎? 顧立雄:進步政府要在政策的煎熬與衝突上做出改變
【醒醒吧你沒有國際觀】玖壹壹事件呈現的淺碟化社會:只有對錯沒有文化脈絡
家長對讀經班的錯誤期待:讀經不等於品格教育,弟子規也不是聖人之書
一場心臟手術讓我領悟:美國醫護專業不靠便宜健保,一分錢一分貨才是不滅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