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陳宣澍(競選團隊志工)

高職畢業那年,我進入性別 NGO 擔任志工。進入各級學校進行性別平等教育的宣講,但不少宗教團體與保守勢力,以國高中職為主,不停用充滿歧視的言語惡意抹黑,以不實謠傳危言聳聽地阻饒學校承辦課程的處室。又提高層級至校長室、家長會抗議,甚至動用關係,找上議員向校縣市教育府教育單位施壓。
一連串的攻擊使基層教職員不堪其擾,有些學校辦過一次,就算在學生中獲得好評,仍然堅持不住而停辦。不只使同志族群從性別平等教育中缺席,又讓性別氣質與性傾向與眾不同的孩子,再度陷入性別不友善的環境之中。儘管反對勢力宣稱他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但在教育資源與素材偏頗的情況下,仍難保證發生在葉永鋕與楊允承身上的憾事不會再重演。

面對保守勢力的阻饒,以及政府單位的無所作為,深深體悟到,再多的努力、開再多的記者會、到街頭撕破喉嚨吶喊陳情抗議如果不從體制內部改革,都只是徒勞。直到歷史重演遺憾,用心酸血淚生命,才換回一寸一毫的正義,太不值得,也太慢。三年高職生涯前後經歷了士林王家拆遷案、反旺中、大埔強拆,到三一八學運,公民力量不停以各種姿態試圖奪回屬於人民的權力,找回民主的核心價值,導正財團治國之下悖離民意的代議政治。但最後的結局卻都留有遺憾,在公民力量進入國會之前,改革之路都不算走完

  • 反課綱運動後,我為自己定下目標,決心要投入 2016 總統立委選舉的輔選行列。

出身於深綠家庭的我,從小看《大話新聞》長大,幾乎將民進黨視為信仰。然而這份支持卻開始動搖,起源於 2015 年 7 月由伴侶盟舉辦的「為婚姻平權而走」遊行。隊伍聚集於民進黨中央黨部樓下,希望民進黨可以給出實質政治承諾與完整政見,不再只是黨員各別以口號支持,而是以黨為名義的表態。

當時出面回應的婦女部主任林靜儀回答卻避重就輕,不願對黨內的反同立委之立場作出回應,也不見任何明確的政治承諾。失望返家之餘竟看見方才出面回應的林靜儀主任,在私人臉書上公開寫下:「你們滿意民進黨的回應嗎?/不滿意!/(謎之音)請投給綠黨和社民黨噢啾咪。」如此輕蔑的回應令我當下感到無比的憤怒與屈辱,不離不棄支持多年的民主進步黨,居然變得如此傲慢自大?!

lin

同年九月,離選舉越來越近,看到民進黨在我所居住的新店,推派的人選竟是擁有酒駕前科的現任議員陳永福。背棄在地居民也就罷了,身為人民選出的代議士,竟然知法犯法酒後開車,民進黨還想舉薦這樣的人成為立法委員,令人不敢置信。

在徬徨是否要繼續支持民進黨時,在傍晚的七張捷運站門口,從一名髪色蒼白但卻鮮有皺紋的大哥手中接過一包面紙,上面寫著「綠黨・曾柏瑜」,才發現原來新店有第三勢力人選,新世代青年參政,卻因為沒有大黨的奧援金錢及人脈的資持,埋沒於非藍即綠的思維與對立之中。

於是接下來的幾個月,將課餘閒暇轉換為輔選的行程。隨著選戰越發激烈,甚至挪出上課時間幫忙。而輔選的內容也逐漸多元化,初期以人潮熱絡的菜市場為主,在攤販中被絡繹不絕的婆婆媽媽包圍。她們熱情奔放,親切豪邁,雖然只有手上的面紙才能符合醉翁之意,但選舉中失意的心情時常能在那一來一往中得到療癒。發面紙的戰場轉移到商店街或大馬路上就冷清的多,但卻能與群眾進行更深入的接觸,有高齡九十的鄰長、成群結隊從診所走出的爺爺奶奶、挺著肚子期待新生的孕婦、自己的大學同學⋯⋯。

12182719_713951568735168_3078634770955348406_o

到了較後期則新增了追垃圾車發面紙的行程,目標鎖定地理位置較偏遠,居民多以汽車代步的大型集合式住宅,他們大多互相熟識,成群結隊地等待垃圾車到來,寒暄八卦消磨時光,他們常看著我們從山腳徒步跑上斜坡的盡頭,在大汗淋漓之下,意外的多了份誠懇,也較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每一次與居民的接觸都有著不同的樣貌與質地,從不同面向看到了真真實實生活在新店的人的輪廓,從不一樣的生活體會、不一樣的在地經驗激盪出對這個城市更嶄新也更親切的想像。

另一項主要工作,是陪著候選人曾柏瑜在街頭宣講,通常選在擁塞的十字路口,在機車騎士停下來等紅燈的一分半鐘內,迅速地傳達理念,在人較多的街口,再搭配面紙的發放予舉牌,增加候選人的能見度,這是一個容易碰一鼻子灰的工作,除了大馬路口空氣品質糟到回家照鏡子會瞠目結舌的看著異常增生的粉刺,更多的是冷漠甚至不屑的從眼前走過的行人,且多是同年齡層的學生們。但也因為如此,每一個走上前握手、加油的支持者們,都讓人無比感激。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景美女中的同學,要離開時,大聲的在擁擠人潮中吶喊「曾柏瑜加油」然後帥氣離去,我當下用盡力氣才把眼淚憋住,那是一片挫折中最有力量的鼓舞,我感謝願意給出回應的每個人,感謝他們的善良及能量。

這場選戰中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穫,一個假日,陪曾柏瑜去坪林掃街,但遇上當地難得的茶節活動。平常冷清的攤販生意格外熱絡,柏瑜為了不打擾居民工作,選擇放棄選舉行程,取而代之的是坪林半日遊。她帶著我們走入當地茶園聚落中,那是她大學曾訪談過的地方,有一廟宇被溪水茶樹包圍,難得在台北看見濃濃鄉土味。

就在準備離開時,在坪林吊橋入口處看見隻少了一前掌貓,格外親人撒嬌,卻瘦骨嶙峋還帶點皮膚病,整體狀況不佳,詢問下附近商家,僅知道無人飼養,靠著向周圍店家乞食維生。柏瑜只思考了一下便決定將小貓帶下山去救治,一群人找紙箱、膠帶,連哄帶騙將牠帶上車,一上車卻還是頑皮地跑出來了,另一名志工大哥為了不讓牠跑到駕駛座,將牠緊緊摟著,笑著說那是他與貓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12028913_724571117673213_8600011141779448536_o

而從救援、治療道送養,柏瑜團隊都沒有做任何邀功式的宣傳,沒有以此大作文章爭取媒體曝光。最後我收養了這隻三腳貓,就幫牠取名為『坪林』,以紀念這一場來自坪林的奇幻冒險,屬於一群人超越了政治算計,充滿了愛與良善的篤定。

這場選舉讓我對現在的政治環境有了更深刻的體認,也對新政治的想像有了不同的面向。我認為綠黨找了幾個年輕人到地方選舉,卻沒有給足相應的資源。不論是人力與金錢,或是經驗的傳承,甚至連黨內部行政都一片混亂,且與社民黨的整合也顯得矛盾尷尬,合作間充斥著理念衝突與行事上的不協調,好不容易有青年世代願意挺身而出,但沒有得到黨的奧援與關注,連基本的輔助都沒有,候選人隻身帶著團隊在地方闖蕩,黨中央能否不要只在意政黨票?能否願意為年輕人有多一點地方性、長遠的規劃?甚至辦一場能夠讓地方候選人有足夠曝光及顯露特色的造勢呢?

得不到黨中央的關愛眼光,還要被兩大黨欺負嘲弄,候選人登記參選時,在我們面前是民進黨由陳建仁領軍的聯合造勢記者會,當中甚至出現了時代力量黃國昌及無黨籍李幸長的隊伍與旗幟,而當民進黨人馬已經進入選委會登記時,柏瑜團隊準備上前開記者會,卻被同選區陳永福的人馬拿著高大旗幟,不停貼近我們後背,甚至一度想將我們包圍,面對如此顢頇且毫無風度的行為,我當下無法相信是出自於同樣是街頭起家的民主進步黨,為何口口聲聲說著民主參與的政黨,要如此粗魯地對待一個小黨候選人、一群年輕人?

大家同樣憎惡著國民黨的一黨獨大,那為何民進黨亦挾人數優勢霸凌異議者呢?從選舉利益與理念的衝突中,可以看清楚許多身為一般群眾無法探查到的細節,但如果選完了,人民還是無法知道一個政黨、一個政治人物真實的樣貌,那只是將政治推得離市井百姓越來越遠。

選舉結束後,那些形象的包裝逐漸被解構,誰只想著自己,很快就會原形畢露。新國會已經走馬上任,新內閣也摩拳擦掌,但在選舉中喝民進黨奶水長大的時代力量黨,真的能夠長出自己的羽翼,中立不偏頗的監督、制衡民進黨嗎?而民主進步黨即將全面執政,所開出的政治承諾是否能夠兌現呢?新政委張景森對過往社會運動的鄙視令人感到惶恐,而宣稱支持同志婚姻平權的蔡英文,卻在就職晚宴上找來了護家盟派系的彭文正主持、新任勞動部長來自刪七天國定假日的馬政府,同樣讓人感到困惑。面對女性比例極低的林全內閣,當時指高氣昂的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現任立委林靜儀又作何感想呢?新政府的新理念和舊思維儼然開始產生衝突,但請不要再讓手無寸鐵的群眾陷入政客算計撕裂的腥風血雨中,無所適從。

12402230_736282996502025_1997876537102028743_o

在選舉中,遇見了太多願意伸出手給予溫暖與鼓勵的人,選前掃街時,每一個願意向我們揮手、向我們加油的人,我都由衷感謝,在這樣的團隊中,成為一個志工,所體會到的不只是選舉的算計,更多的是箇中甘苦。我曾經覺得小黨出來參選是瓜分票源,是做白日夢,但真的實際投入,才知道有些理念價值,沒有付諸行動,永遠都無法實現。而且沒有一個人必須要支持誰,沒有一個人必須要停下來聽誰的演說,沒有一個人必須要理解誰的政見與理念,就是因為如此困難艱辛,所以每一票、每一聲加油,都顯得彌足珍貴。我願意相信蔡英文在勝選當晚說的『謙卑,謙卑,在謙卑』是發自於內心,畢竟這一路走來太不容易,所以我更希望未來的新政府能夠與人民站在一起,能夠將政治貼緊基層民眾的生活,還權於民

(本文由陳宣澍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