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

文 / 今周刊

新政府將在 520 上任,台灣師範大學組織教育政策小組於 5/9 日記者會上,針對未來教育提出建言,其中發現低表現學生多來自弱勢家庭,估 20 萬名孩子在等待失敗。他們是現今國中國小生中,基本學力嚴重落後的 20 萬人,連加減乘除都不會,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恐怕翻身不易。2016 年國中會考即將於本週六登場,搶救 20 萬學生大作戰,正要開始。

教育程度M型化

台灣,比其他國家都嚴重。黃敏雄以每 4 年舉行一次的「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TIMSS)」為例指出,TIMSS 將同一年級學生的數學表現設定 4 級,2007 年測驗顯示,台灣小四學生未達初級(最低一級)的比率約僅 1%,但過了 4 年,這批學生上了八年級(國中二年級),未達初級的比率提高為 4%。也就是說,數學成績嚴重落後的學生,在這 4 年期間約增加 3 倍。根據他的研究,這些數學學習成長緩慢的學生,通常也是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較低者

資源錯置!

成績落後學生多在「非偏鄉」。教育部針對弱勢學生,編有不少預算支援,然而,無論是每年近 15 億元的補救教學計畫,或助學金、特殊專長弱勢學生補助等,都是以原住民、低收入戶、新移民子女為主;但國際評比卻呈現出,需要拉一把的孩子,可能是中低收入戶或城鎮的學生

「我不反對資源往偏鄉送,但成績落後學生,很多是在『非偏鄉』,應該要有一定比率分配。」

黃敏雄分析 2007 至 2011 年 TIMSS 資料,獲得的結論是,全台功課最落後的學生,只有 4 分之 1 來自鄉村偏遠地區,近 8 成是來自都市與城鎮。他分析,都市城鎮人口相對偏鄉多得多,因此整體占比高。換言之,需要提升成績低落的學生群,其實是散布在各個學校、班級內,若過度集中在偏鄉地區,可能導致資源配置錯誤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教改不願面對的真相 20 萬學生淪為下流世代


延伸閱讀:

台灣的教育要求我們要「奉命行事」──當有人揭露這種奴性思維,我們的社會卻指責他「多管閒事」

「人人可以上大學」的真相,其實是窮人借錢穩定高等教育 民進黨立委鄭麗君:教育公共化才是教改唯一解

當學生問「為什麼非工作不可?」時,某經營者這麼回答

直升機父母 小心養出公主病女兒

搶救被教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