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在鄭捷被槍決後,在媒體上放話說自己曾是鄭捷的教誨師。並且認為鄭捷毫無悔意,還說是她「輔導死刑犯」20 年中連我自己都會要求,「應該帶警報器」的人之一。但事後被台北看守所狠狠打臉,稱應曉薇根本沒有輔導過鄭捷,也不具有教誨師資格。打臉消息一出,立刻引發網友不滿。

文 /j8539625

講到練曉薇我也超不爽的。本肥宅目前在一個窮窮的非營利組織(編按:芒草心)工作,組織的宗旨就是要讓大家重視並開始關心街友議題。本文只代表肥宅本人立場,我們協會很 NICE 的不會像我這樣靠北。

(圖片來源:Flickr Blowing Puffer Fish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Blowing Puffer Fish CC Licensed)

我們協會那時候還在萬華的小巷子底端,我們租下三層樓的老房子,提供給沒有地方住的街友可以免費住。住在這裡的期間,協會會提供基本的生活用品與麵條、白米、罐頭,還會有社工、生活輔導員協助他們找工作、申請福利資格,希望讓住在這裡的人可以有穩定的領月薪工作。還有協助儲蓄、每月辦活動來協助他們重拾社會關係等輔導措施。希望可以陪伴他們離開酒精或不良習慣,讓生活重新上軌道,脫離街友生活

當然啦,住在這裡的期間他們都不用付一毛錢,那時候社會局補助每個個案一天 250 元,協會就靠 250 元 / 人來支付房租水電瓦斯網路人事費房屋修繕費生活用品費活動費食材費,小小的三水樓大概可以睡 8 人左右。肥宅本人的工作是負責街遊,工作內容是把街友訓練成導覽員,讓導覽員帶遊客來看見街友角度的台北。實際上就跟旅行小妹有點像,每天處理訂單、聯絡遊客、寫收據等行政工作少不了的。

那天下午其他工作人員都出去了,肥宅自己一個人在三水樓裡面寫收據。以前曾經發生喝醉酒的個案跑過來要打人,所以自己一個人在的時候都會有點怕怕的。收據寫到一半,後面有兩個染頭髮刺青濃濃煙味的男子叫住,「你們是芒草心嗎?」他們倆個人看起來實在太像黑道了,現場只有肥宅一個人有點害怕但我是社工啊,要拿出社工的樣子來。「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男子拿出兩包味味 A 排骨雞麵還有一小瓶沙拉油,說要捐給我們。

肥宅當下立刻感到愧疚,「我怎麼可以因為他們的外表而對他們有不好的猜想呢? 他們是要捐物資的善良人啊!我真是太對不起他們了我在心裡下跪…」非常真誠地向他們道謝,並問他們要不要捐物收據?他們倆人說不用收據,但想詢問我們的協會營運模式,並參觀這裡,我當然說好呀,很積極地跟他們介紹協會的工作項目,帶他們到處參觀。

二樓老舊的木地板上擺了三四個雙層床架,我很熱情的跟他們說白天住民都出去上班了,接著解釋大家常有的遊民不工作迷思,男子走到最裡面,拍下床架旁邊唯一的地舖。那是我們保留給腳不方便爬上下舖住民的位置,我也沒想太多。好,事實證明我是個白癡。

 應曉薇去年拿著抹黑的照片,指控芒草心(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應曉薇去年拿著抹黑的照片,指控芒草心(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幾天之後,應曉薇拿著那張地舖的照片,抹黑我們說我們收錢然後給街友打地鋪,還數學很差的算錯成 250X30=75000。攻擊我們拿街友斂財、惡意截社工嚼葉子的圖片說是吃檳榔、拿貪來錢的環遊世界。事實證明我們並沒有啊,她攻擊的街友社工張獻忠根本就沒從我們這邊領過一毛錢薪水。而且協會工作人員的薪水進出全部都是有薪資條的,萬年不變 10K 到 33K 之間,這薪水可以去環遊世界嗎? 可以啦大富翁版本的吧幹。如果那麼好賺妳要不要自己來賺看看?

在小威的施壓下,我們的補助被扣下來,那時候我連自己下個月有沒有薪水都不知道。還好後來訴願有通過,還了協會一個清白。目前控告她的官司也還在進行中,很多人都說為什麼小威要一直抹黑我們?是不是我們哪裡惹到她?我也問了好幾遍主管,啊就真的沒有啊,我們協會工作人數一隻手就數的完,我們忙自己手頭的計劃就要死了哪還有空惹她?

 惡名昭彰的應曉薇,幾年前甚至用冷水在寒夜裡驅逐遊民(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惡名昭彰的應曉薇,幾年前甚至用冷水在寒夜裡驅逐遊民(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但其實滿明顯的,因為打我們在萬華有票房啊。萬華的人對街友的反應是很不同的,有一派認為街友影響地價影響環境,希望把他們趕走。另一派對街友就比較友善,認同協會從協助與了解的出發點去改變現況,還會帶菜來讓我們的住民加菜,來當志工等等。小威的潑水事件後大概意識到攻擊街友會被罵很慘,所以轉來攻擊服務街友的慈善協會,這在萬華是有票房的。

但我們也還是繼續做該做的事,有很多夥伴一直在努力著的,像除了剛剛說的夜宿計畫、街遊以外,最近還有起家工作室開始募資,起家工作室就是集合一群以前曾經是街友或現在是街友的師傅們,組成一個工班去修繕弱勢的家戶,弱勢家戶只要負擔材料費,我們去找師傅的工錢讓師傅有工作做,弱勢家戶可以得到修繕。還有街友體驗營、百大職人講座等等,很希望大家有空的話可以來我們這邊晃晃,認識我們、認識我們服務的對象。

啊靠夭咧我原本是要罵小威的怎麼講到這裡來,大家晚安,本文章只代表肥宅個人立場,協會應該不知道我在這邊偷發文ㄎㄎ。

(本文由j8539625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如果一味忽視遊民的存在,臺北怎能稱自己是「人權城市」?

弱勢不是族群,是我們都可能遭遇的狀態-「人生百味」讓社會不再有邊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