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78732

14 年前的十三姨 KTV 殺警案,鄭性澤因為遭刑求而自白,被判死刑。14 年來民間司法、人權團體不斷提出新事證,要搶在法務部發布死刑令前救下鄭性澤。而昨 (3) 日,台中高分院重新提訊鄭性澤召開羈押庭,也在合議庭評估之後裁定鄭性澤無羈押必要,即返回看守所放人。鄭性澤五千多天的冤獄,也暫時告一段落

然而,就在鄭性澤被釋放之後,開始有人大肆批評台灣又要廢死了殺人不用償命這種荒謬的言論。首先必須要理解的是,鄭性澤被釋放跟廢不廢死絕對沒有關係。當年鄭性澤之所以會被判死刑,是在沒有任何確切證據之下,遭到警方刑求才被迫認罪。近年提出的新事證也指出,鄭性澤並沒有殺警。十四年的冤獄,都是我們的司法體系不願意承認當年的誤判和錯誤

蘋果日報自由時報接連報導了,當年殉職警員的同事王姓前巡查佐「不接受新事證放人」、「當年就是鄭性澤開的槍」。然而王姓前巡查佐為何一口咬定是鄭性澤殺人呢?沒有確切的事實證據,僅因為「只有鄭性澤有槍」所以就認定是他開的。然而,王姓前巡佐的記憶真的正確嗎?

知名作家張娟芬昨天在臉書發文表示,蘋果日報這篇報導就是錯誤的消息來源,而錯誤的消息來源,是媒體的惡夢。錯誤的證詞,就是鄭性澤被冤枉十四年的原因。她提出兩點打臉蘋果日報及王姓前巡查佐:

第一,根據台中地檢署偵查卷 91 年相字第 53 號,91 年 1 月 10 日的筆錄,檢察官訊問 KTV 服務生,問他,「剛才我們調閱你們 KTV 之錄影帶,有羅武雄、鄭性澤、蕭○文進入店內之情形,看到有一男子的褲管掉落下一隻銀色手槍,經你指認是羅武雄或鄭性澤?」服務生回答,「羅武雄。」

因此據王姓前巡查佐所提,「事後他們調閱 KTV 監視畫面,發現鄭性澤進入 KTV 時,槍還從褲管滑了出來」完全是錯誤的,單憑自己錯誤的印象就咬定是鄭性澤開槍,警察身為台灣第一線執法人員能夠如此不專業,甚至有罪推定嗎?

第二,同樣是 91 年 1 月 10 日,檢察官偵訊這位王姓警察,這是他的證詞:「蘇憲丕一進入便對著羅武雄說『不要動』。羅武雄直接開槍。那時我有站著開一、二發,之後我便躲在進門口處之沙發旁,朝羅武雄開五、六發子彈,我感覺到沒子彈了,我便往後退,那時看到蘇憲丕已倒在地上。」1 月 28 日,檢察官再度偵訊這位王姓員警,他承認自己「靠著門,伸手進去開四槍」。

但王姓巡查佐卻對蘋果日報表示:「他則開了 4 槍後退出包廂,見蘇憲丕在閃躲,於是再進包廂朝鄭性澤方向開了 4 槍,當時羅武雄已中彈倒臥血泊,蘇憲丕尚未中彈,等到他再退出包廂後,蘇憲丕才中彈。」他吹噓著自己英勇殺入槍場的事蹟,但是當年自己講的話卻是他「躲在門口」而根本沒進到槍場看見情況,卻一口咬定是鄭性澤開槍。請問王姓巡查佐是要推翻 14 年前的自己嗎?還是過了 14 年話都可以亂說了?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司法和警察無法讓人信服的原因。就連第一線執法人員都能不靠任何「事實證據」就一口咬定別人有罪,甚至藉此就要判人死刑。從我們的警大校長葉毓蘭不時發表的荒謬言論就可以看出,台灣警察的素質,不僅是有待加強而已,根本應該要打掉重練。罪犯有罪就該審,但用什麼方式審應該明確被規範。而當各種事實都證明他無罪的時候,就不應該強詞奪理,隨便捏造事實就要定別人的罪。

然而鄭性澤失去的這五千多天的日子,誰能來彌補?

(首圖來源:中央通訊社


延伸閱讀:

一場冤案讓政府欠他 5231 天的人生 14 年後鄭性澤終於可以和家人共度母親節

鄭性澤冤獄可望平反》你以為死刑能解決問題?錯!它只能解決 (你認為) 製造問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