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61750_10201911421305245_2552599428226113675_o

綠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日前在臉書貼出一張台灣國中生的聯絡簿,上面有滿滿的作業以及考試項目,而這些都是要在一天之內完成的。光是回家作業要寫的部分就有 8 種,隔天的考試也有 8 個項目,不用說國中生,可能對高中生甚至大學生來講這個份量都是噩夢。

  • 但這個噩夢,卻幾乎是這整個世代所必經的苦痛。

這個國中生的聯絡簿,絕對不只是「單一」個案,或是在特地的日子才發生的。只要是這個世代的人都歷經過這樣的折磨。每天回家就是寫考卷、寫習作、背課文,然後隔天早自習才剛進教室,抽屜、桌面就已經被考卷塞滿。從 7:20(現在可能晚一點)的早自習開始考,體育課被借來考試、音樂課也被借來考試、更不用說什麼生活科技課,那就是數學課的代名詞

有人會說,不考試怎麼知道你的實力在哪裡,怎麼知道你有沒有讀書?某種程度上這句話是成立的,但是是在於「適量」的考試。一般國高中生上完第八節(有的更慘要第九節)課回家之後,有的要趕補習班、有的直接回家吃飯。大多從七八點開始寫作業,補習結束的回家可能都十點。要如何在 2~4 個小時之間寫完 8 份作業準備 8 份考試,然後還能充分吸收呢?根本不可能。

所以這樣龐大的作業量造成學生只想填鴨式地「填完」正確答案。從課本找也好,從額外買的參考書講義找也好(大多的學校考卷都是由校外參考書的題目出來的,所以可以找到一模一樣的題目和答案,甚至連數學考卷的計算過程都有,超方便)只要「任務性」地寫完作業交差,就叫有讀書了。更甚者,同學之間分工寫不同份作業,最後在互相借來抄,也是常見的方法。

  • 學校先給了不合理的壓迫,就不要怪學生愛投機取巧,不肯努力

我們「寫」了這麼多考卷,最後真的有用嗎?可能在極短期的記憶裡是有的,但放長遠來看,誰還記得那時候的自己到底寫了什麼鬼東西?當一整個世代的國高中生共同記憶裡都只有寫不完的考卷、考不完的試,而不是真正在學校學了什麼有用的東西。那這樣的教育,就只是製造工廠而已

有網友表示:「當初認真寫考卷的那些人,現在早就都在國立前段大學了,只有那些不寫考卷的人在抱怨而已。」事實上以這個結果論來推導「只有認真寫考卷才會上頂尖大學」是完全荒謬的論證。台灣人不是最喜歡講國際化嗎?請問一下,那些唸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劍橋的人,每個也都像台灣教育一樣,有寫過寫不完的考卷嗎?

寫考卷測出的好成績、資優班的學生,是原本就能夠自己讀書,或是家裡經濟來源充足可以到補習班上學校老師不教(因為時間都拿來考試了)的課。教育應當負起的責任,就是要使不同資質的學生有相等的學習資源,而不是一味地拿著考卷逼學生吞下課本內容。

(首圖來源:綠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臉書


延伸閱讀:

台灣的教育要求我們要「奉命行事」──當有人揭露這種奴性思維,我們的社會卻指責他「多管閒事」

教育問題出在哪?德國願意讓老師自行出教材和考題,我們卻讓老師變成零差異的教學機器

台灣教育與其說是破壞不如說是「模具」,把大家壓成同樣的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