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17530

新政府團隊人馬陸續出爐,許多議題上也開出一番新氣象。準交通部長賀陳旦昨天接受採訪時指名新政府方針是「多元、共享與做好需求管理」,自認上任最大挑戰,就是「Uber」新科技的管理問題。賀陳旦的觀點和現任交通部長陳建宇有很大不同,他認為新科技時代不應以合法、違法簡化 Uber 問題,況且,國外已經有很多納管 Uber 的規範可參考。外界解讀,這等於宣示 Uber 長久被交通部視為違法的情勢可能逆轉。

Uber 台灣分公司總經理顧立楷在了解準交通部長賀陳旦的說法後表示,創新服務的確會需要管理制度的調適,Uber 過去幾年一直積極與主管機關溝通,新政府上任後,Uber 仍會持續積極溝通,尋找適當解決方法,他說,「我們也希望找到與現有產業合作的方式,更希望有機會與台灣政府合作,在台灣創造出足以讓國際社會參考的共享經濟平台管理法規新典範。」

  • 即將卸任交通部長陳建宇以「違法」定調 Uber 類型服務

起源於美國舊金山的 Uber 公司自四年多前來到台灣後,曾因現行公路法規範中找不到可那管 Uber 的方式,在計程車隊業者的壓力下,即將卸任的交通部長陳建宇以「違法」定調,引發許多爭議。

只要用 App 就能招車,對消費者來說很方便,而對於駕駛來說,備有良民證、駕照與有效車輛行照,到 Uber 公司受個測驗、裝個手機 APP,就能運用車輛閒置時間提供載客服務。Uber 在台灣一直被公路總局以「未經申請核准經營汽車運輸業」為由,開罰約 4 百多張罰單,貢獻國庫 3 千多萬元。交通部長陳建宇曾表示自己支持創新,但反對「UBER」帶來的不公平競爭。

不可否認,Uber 的確衝擊到現有的計程車產業。除了雙 B 高價車款外,Uber 一般車款價格硬是比小黃便宜 15% 左右,讓原本小黃客源載客量被搶走至少一成左右。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科技的進步也省下不少社會資源的浪費。對計程車司機而言,車身全黃烤漆、里程表和靠行費,都是入行時不得不付出的成本,但 Uber 只需花一個下午,申請無肇事證明和良民證就能展開營業。

Uber 在台灣的合法性爭議一直無法在業者與主管機關之間取得共識。2014 年,交通部甚至曾表示將協調經濟部、財政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等單位加強稽查,甚至不排除勒令 Uber 停業和 App 下架。不過,結果我們都看到了,Uber 並沒有因此被趕出台灣,不但規模越做越大,還在去年 11 月的官司中打敗公路總局敗訴,法院因此撤銷 230 萬元罰單。除了公平競爭問題之外,Uber 同時在稅務與保險上,都尚未與相關主管機關取得共識。

  • 交通部究竟是積極取締違法業者,還是扼殺國內創新機會?

不只是台灣, Uber 在全球各大城市,都一樣遇到來自傳統計程車行業的抗爭。對於產業轉型升級帶來的重要意義。早在 Uber 來台灣之前,交通部就研議多年「多元計程車方案」,擬定開放價格競爭、車體顏色也不再強制規定黃色等討論,但在計程車業者內部利益衝突無法取得共識下,延遲多年一直無法推動。多年來,台灣計程車業的升級有限,一直到網路軟體平台衝擊,業者也只能以「不公平」競爭當做理由來抵抗。而主管機關交通部至今為止,也一直順應計程車業者的抗議,以「不公平競爭」為由消極取締。

然而,若單純以「公平競爭」來看待 Uber 問題,顯然忽略這種破壞式創新服務的特性,以及 Uber 背後所揭示的全球創新經濟產業型態啟示。

以線上軟體平台提供供需資訊媒合,價格依供需變化彈性調整,讓消費者與駕駛在每一次交易完成彼此互評,評分結果公開透明的提供給下一位駕駛或消費者參考,好的乘客更容易找到願意提供搭載服務的駕駛,好的駕駛也更容易找到願意付費搭乘的乘客。依照市場需求而彈性提供服務,Uber 因此而累積的交通數據資料,每一個會員的消費習性資料等,跨國持續累積的龐大數據庫未來還有更高的附加價值。

2016 年整個矽谷吹起一陣投資人恐慌,好幾家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新創企業都陷入困境,唯獨 Uber ,即使在全球都遭遇管理挑戰,但公司估值在「獨角獸」群中仍一直維持排名第一,至今估值還是維持在 510 億美元的驚人數字,背後投資股東包含 google 等也一直表示樂觀看待 Uber 未來發展。

在各國交通主管機關嘗試尋找納管方法的同時,台灣交通部過去幾年對 Uber 採取強硬方式處理,並沒有把這個資本雄厚的外資企業趕出台灣,反而把本土新創業者如「呼叫小黃」等全部趕入死胡同,不是停業就是不再維護平台服務

編按:後經「呼叫小黃」業者說明,雖然政府的態度和處理方式確實造成影響,但呼叫小黃平台仍有持續提供服務、並未停業,並且一直在 Google Play 商店交通類別排行的前面,提供幫助乘客找到好司機的服務。

賀陳旦曾是 MOD 的推手,在上任前,主動對媒體談到 Uber 問題,並以「Uber 不是違法是問題,是新科技的管理問題」來重新定調,或許我們可以期待,新內閣至少在面對因為科技而帶來的政府治理挑戰上,不會如前任般採取消極抵抗的姿態。面對全速變遷的全球科技產業,台灣沒有任何空間可以龜縮埋沙。

正向看待新政府以積極態度面對新科技帶來的治理挑戰,我們期許賀陳旦在接任交通部長後,能借鏡國際上眾多的 Uber 管理模式,尋找並調適出最適合台灣的管理辦法,進而在稅務與保險問題上,給予其他相關部會更有效合理的談判空間,更重要的是,透過這樣的有效納管,能給國內新創業者更多空間,一味消極地拿「違法」兩字當成抗拒創新競爭的擋箭牌,最終也只是淪於保護舊有既得利益者。再一次傷害與失去的,卻是台灣培練創新產業的機會。

(首圖來源:Uber 官網


延伸閱讀:

交通部看到 Uber 只會「開罰」,卻不懂網路科技能提升社會資源的使用效率

【專訪】楊孝先:Uber 爭議反應的,是交通部缺乏新經濟模式的治理應變能力

Google、Facebook 與 Uber 齊聚討論,以後 Android 可能改用 Swift 當作主要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