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UsVQWW00w[/youtube]


BO 導讀:古蹟不明原因自燃、流行文化領導地位不再,現在的台灣文化往前未來渺茫,向後無根無依無歷史。文化部該如何面對?蔻蔻早餐今天邀請到新政府準文化部長鄭麗君來說明未來的施政方向。

雖然外界批評說民進黨內閣過了八年之後最年輕的閣員還是她,但她認為現在台灣的危機相當急迫,林全院長的考量應該是希望有經驗的人能立刻上手。另外,鄭麗君也表示,台灣大型展演場地已經足夠,未來會朝向文資保存的方向,以文化公僕的身分輔助民眾發展出各自的在地文化。

  • 【國民黨佔據內閣人選,有人不開心?】

周:鄭麗君委員即將出任文化部部長,有人批評現在內閣又老又藍,你對這批評有什麼看法?

鄭:但另外一個角度是覺得他們比較有經驗,因為他們不分黨派用人唯才。不諱言年紀比較大一點,但反過來看,他們跟我都有行政經驗,而且我也坐四望五了,蠻接近五了,有點嚇一跳為什麼我是最年輕的。

但 2000 年到 2008 年民進黨執政時有人覺得是新手上路,比較沒有經驗,但現在林全院長認為,現在需要有經驗的人立刻上手

周:聽說最近民進黨有人不開心,好多位子都被國民黨搶走了耶~

鄭:確實,最近新內閣人選,民進黨籍的人沒有幾位,但蔡主席選前提到說用人不分黨派。林全院長說人才不分前朝後代,只要是人才都可以用。另外,國會有很多青壯年都去選立委,因此人才圈必須擴大,因此勢必要到外面尋覓人才。2004 年我踏入政壇時,我也沒有入黨,是之後才入黨。因此我認為政黨選擇是一種過程。而我相信對人民來說,只要能做事達到政策承諾才是重要的

周:民進黨有些人磨刀霍霍,說好小子,你用了這麼多非民進黨人,林全內閣進入以後,我就給你反撲!

鄭:雖然是民進黨執政,但立法權還是監督,都是我的老同事,但是我們都講好,他們還是要善盡立委的責任,我們應該會做得更好。

周:有些閣員是國民黨籍,關係可能非常對立,要如何磨合?

鄭:民主政治是多元意見激盪的,因此我不擔心。因為在國會幾年,雖然對法案吵吵鬧鬧,但是民主本來就會需要折衝,所以不是一件壞事。雖然過程有不同意見,但要一起討論與思考,找到共同目標,將不同意見帶入立院。

IMG_1146

  • 【文化部的定位與內涵】

周:文化教育的內涵是什麼?有人說文化部是國家的名片呢~

鄭:留法 8 年,我相信文化是國家根本,而歐洲之父也說:「如果從頭再來的話我會從文化著手。」並認為未來文化部部長是扮演全民文化公僕。以前人民沒有受到支持,鄭麗君 4 年在立院的經驗裡,台灣已是民主國家,但文化沒有再造、沒有定位。上任後,我要確定文化是國民基本權利,政府要把權力鬆手,不過國家要有公共責任,要支持公民藝術創作各種多元文化發展。文化部不是文化人的,是全民的文化部。但面對台灣當前多元族群議題,要如何展現主體文化性? 鄭麗君認為,彼此要經常對話。

周:擔任文化部主管要管很多,金曲獎、金馬獎(鄭:雖然不是主管單位)、流行文化,有喜歡的歌手嗎?

鄭:我很喜歡阿妹、還有蔡健雅,我懷孕的時候有去聽她的演唱會,還有蕭煌奇、蕭敬騰呀,但是他們逐漸成長我們就逐漸變老,最近也會去聽民歌40的演唱會。

周:但聽說你跟蔡英文是密友嗎?

鄭:這概念你要看怎麼界定吧,(周:據說是你跟蕭美琴),我跟美琴與議瑩都是好姐妹,我們不好意思把她稱為好姐妹。比較多都在政策討論會議,她個人生活很少。

周:會喝下午茶嗎?(鄭:沒有)這是要破除大家對你的障礙,林全選你不是因為你是(密友)。

鄭:我覺得別人會認為我們是朋友,是因為大選前我有參與過文化政策白皮書》。所以很政策導向,當時有跟林全執行長跟蔡主席有討論過。

周:你長的很漂亮,你應該有很多男生追你吧?

鄭:我很像小男生耶,以前高中的時候還有女生送花給我。我喜歡穿短褲,看到北一女爭取短褲,我很懷念。(周:我很常看穿褲子你),對,我很少穿裙子。

周:鄭麗君委員是有參與過野百合時代的人,那時候跟著林佳龍、鄭文燦後面跑?

鄭:沒錯,大學剛好台灣解嚴前,1991 年左右,那時候林佳龍、鄭文燦、段宜康都是學運大老,我們是學弟妹。黃國昌是我學弟,徐永明是我學長。范雲是我學姐,當時大家都參與學運。

  • 【轉換角色的挑戰】

周:轉換角色來講,會不會是一個挑戰?之前你請了陳為廷來罵蔣偉寧,如果有人找人來罵你,你該怎麼辦呢?

鄭:確實,從質詢台到被質詢台需要一點勇氣。我有擔任立委的經驗,所以我會尊重他們行使職權。

周:有最怕的立委嗎?

鄭:但我沒有最怕立委,只是怕問到不了解事情不知道要怎麼說明。其實我猶豫另一個因素也跟立法院有關,國會難得多數,上一屆推的法案都無法動彈。但我又有很多改革,所以沒定案是因為有這個考量。好不容易身為多數黨了,但身為哲學生,文化部是一個少數最接近心靈的單位,而這個…(周:這也最難有政績,除非考慮蓋文化館?) 文化中心應該差不多了,現在陸續開館,我還擔心節目荒。例如:台中歌劇院、士林戲曲中心,過去很多場館,但現在我們要面對這些建設後,能否帶動國民文化參與,但這些內容與經費對我來說都是幸福挑戰,我希望能建構一個支持體系,是一個長久工程。

另外,文化工作以後不以建設為主,甚至要翻轉概念,以前都以國發會的國家重大公共費用支付,我希望未來重視文化資料的保留。另外,我們其實缺乏的是盤點與中小型規模的展演空間,之後會提供一些空間,提供系統培育這些文化空間。

IMG_1166

  • 【兩性平權】

周:現在閣員女性很少被批評,第二,當女性委員受到男性委員批評,你怎麼看?有人說羅瑩雪是女的,你們男的委員幹嘛一直罵她?

鄭:其實真正兩性平權是做事情時沒有性別特殊考量。但在真正平權以前,要給予真正的保障。確實我們的內閣女性人數少一點,所以我們期待說次長的人能多一點。不過如今有女總統,而且我們國會女性立委的數字都在前進中,國為女性人數也是歷年來最高的,但內閣因為有很多還沒公佈,可能會有更多女性人選。

  • 【鄭麗君與家庭】

周:我看到報紙說你要做文化部部長,你先生、爸爸媽媽都反對呀?

鄭:我先生說勝選後可不可以不要入閣,因為他說不分區比較容易被徵召入伍,我當時說:好,不入閣。但這要感謝媒體報派,因為他逐漸習慣了。

周:其實你很傳統耶,你還是很聽你先生的話耶。

鄭:其實我有動念,但因為每天報派一直說文化部部長鄭麗君,所以他就習慣了,我也就當他默許了。

周:他將來有說會跟你出席金馬獎嗎?

鄭:他說他不會,4 年擔任立委以來他很少出席,而且他蠻宅男的,他不太認真上班,總經理比較辛苦。(周:有人說他是電子大亨,你的財產申報看起來蠻有錢的。)孩子就是他承擔比較多責任,(周:就是在家裡帶小孩),對。我父母也到我家上班。他們比較辛苦(周:父母他們反對?),當然當立委也是,他們(父母)也希望能多(花)一點時間給小孩,但就是忙跟比較忙的概念。

周:你對於余宛如立委帶小孩上班,你有什麼看法?

鄭:我怕他(兒子)會一直上來找我,因為他很好動。當然,如果女性可以兼顧工作與家庭,所以我們會優先思考,並會爭取民眾在職場上能兼顧育兒的工作

  • 【擔任部長的願景】

周:文化部預算蠻少(周:真的蠻少),有人說文化部是選舉的輔選單位?

鄭:我們文化部不該為政治服務,這是消極的,積極的是,我們文化主體是國民,我們要把權力下放,國家要承擔更多責任,是打造平台與系統支持藝術自由多元文化發展

周:文化部要有具體政績,需要累積,有什麼計畫嗎?

鄭:第一,我們會在一年內訂定文化基本法,架構政府責任體系,讓民間更多中介組織來替代政府由上而下的控制角色。

第二,我們會重視歷史記憶重現無形與有形資產都要重視,文字資料我們都會撥下經費以保存這些歷史資產。另外,我最近在協助基隆港,例如太平輪紀念碑,還有眷村歷史與原住民文字,希望保存是多元歷史記憶,不讓(歷史)多樣性消失。

第三是社區營造。譬如說鶯歌陶瓷文化、還有苗栗紅磚文化, 我們要找出在地文化,不止是了解,不要當故鄉的異鄉人,還要國際化。

第四是文化重振景氣,我們的影視產業乃至於流行音樂或是動漫,都需要重整。我們有一些優勢(周:但我們也快失去優勢了),是的,且我們的電影也受到衝擊。我們希望多聽產業意見,另外未來也希望設計文化科技司,並提供一個文化實驗室概念,讓新興創意有平台與創意可以開發。

(本訪談由 Coco’s Channel 蔻蔻頻道授權刊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為台灣電影寫的情書,真情記錄 50 年庶民文化史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其實‧‧‧我們早就坐擁獨一無二的世界級文化景觀了,但我們也正在毀掉它

消失的文化資產》只把書當「商品」賣,讓重慶南路的書店街走向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