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6269640_508d63a15b_z

BO 導讀:

北市府擬漲小巨蛋租金,漲幅達 114%。主流唱片公司以及音樂界連聲喊苦,藝人吳宗憲更是痛批柯文哲「頭腦不好」。資深媒體人認為,台灣薪資已經幾十年沒漲過,若是調漲場地租金,只會將成本反應在票價上面,造成更多民眾不願意花錢買票來看演唱會。

小巨蛋漲價合理嗎?總計有 18 間的娛樂公司,包括五月天所屬的「相信音樂」連署抗議這次北市府的漲價。認為漲價只會讓娛樂公司成本增加,而無法讓娛樂公司有機會培訓更多新人。過去小巨蛋場地使用費 52 萬 5 千元,再加上票房 10%,收費上限是 189 萬元。調整價格以後,假日收費是場地費 90 萬,外加票房 10%,平日 6 折,場地費 54 萬元,加上票房 6%,取消收費上限。

我們來看看國外演唱會場地的例子:

arena

台北小巨蛋可容納的人數為 1~3 萬人,照理來說是和香港紅勘相同等級的體育場,收費卻比紅勘貴上許多,相較於東京巨蛋和北京鳥巢,仍便宜一半以上。以台北捷運公司公布 101~103 年台北小巨蛋的營運收入來看,101~103 年小巨蛋主場館的收入分別為:2 億、2.2 億以及 2.1 億。而營運成本 103 年公布的資料來看,大約為 3 億元。

 台北捷運公司公布小巨蛋 101~103 年營收(圖片來源:台北捷運公司)

台北捷運公司公布小巨蛋 101~103 年營收(圖片來源:台北捷運公司

小巨蛋的營收在前幾年看起來是持平的,也完全能夠負荷本身的支出。但由於台北小巨蛋是屬於台北捷運公司底下的機構,所以營收的錢除了北市府獲利(最大股東)之外,也會用來平衡其他機構(例如貓纜、捷運、兒童新樂園)的收支。整體來說小巨蛋還是非常賺錢的

然而今天要討論的問題是:難道小巨蛋不漲價,娛樂公司就會培養更多新人出頭嗎?這幾年主流音樂圈,除了原本就已經熟悉的歌手外,從未再出現像當年蔡依林、周杰倫、張惠妹一樣火紅的新人,天王依舊天王,天后更是進化成女神。五月天世界巡迴演唱會一場接著一場開,連一天租金要千萬台幣的鳥巢都開好了幾場,小巨蛋區區幾十萬的漲價,對五月天來說真的是負擔嗎?

娛樂公司的另一種說法是:台灣薪資幾十年來都未漲,若是場地租金漲價,勢必將成本反應到票價上,影響觀眾購票意願。這個說法裡面有兩個明顯的問題:第一,瑪丹娜到小巨蛋開唱創下了小巨蛋有史以來特區最高票價,一張票 3 萬元,開賣 15 分鐘秒殺。許多韓國團體來開演唱會,一場特區的票價都是近萬元,每每都是開賣 10 分鐘內銷售一空。所以票價真的和民眾消費意願有關聯嗎?我相信有,但先讓我們釐清一件事,會願意買小巨蛋門票的人,都已經是具有一定消費能力的社會階級。所以歌手的品質,是比票價更容易提高消費意願的。

 五月天應該是小巨蛋的常客,時常有大型演唱會(圖片來源:Flickr JDHuang CC Licensed)

五月天應該是小巨蛋的常客,時常有大型演唱會(圖片來源:Flickr JDHuang CC Licensed)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場地漲價,娛樂公司就「一定」要把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呢?江蕙在小巨蛋開唱,締造了 16.8 億的收入。場地費用在其中可能遠遠低於舞台設計以及燈光音響的。我們可以粗糙地歸納出一個結論,娛樂公司抗漲,並不是因為他們會因此賠錢,相反地,他們為了不想少賺一點錢、不想花費成本拉拔新人、提高歌手品質,因此他們要將場地的錢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近年主流唱片圈和獨立音樂界的距離越行越遠,沒錢、沒資源的獨立樂團只能在河岸留言、女巫店、The Wall 的小場地努力生存,有著非常高的音樂品質卻從未被發掘。而主流音樂圈仍不斷複製 90 年代甚至 10 幾年前就已經唱到爛掉的老套情歌,不願意去培養新人以及創新。也很難責怪大量的年輕社群轉向支持韓國明星,以及狂熱於中國的選秀歌唱節目吧。

 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近年來快速竄起,在獨立音樂界廣受好評(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臉書)

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近年來快速竄起,在獨立音樂界廣受好評(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

因此小巨蛋到底要不要漲,我認為還有待商榷。漲價後的營收,確實有一部分得以進入公庫使大眾受益。但它同時亦是雙面刃,漲價隨之而來引發的外部成本,必須有待政府妥善規劃、與業者溝通,才得以達成平衡,而不是造成官民對立。

(首圖來源:Flickr JDHuang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橘 -Voting》沒人要買書?中山地下書街慘兮兮,我們的文化能用金錢決定存廢嗎?

反抗專制政府,他們不走上街頭,而是用音樂搖醒整個社會

音樂界的文藝復興,現場演唱舞台創造百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