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5a00_p_01_01

國家兩廳院原本應該是藝術表演的殿堂,現在卻接連被兩位藝術大老批評態度傲慢。前兩天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撰文說,19 日當天表演中原本有一段唐吉軻德向超炫火花風車挑戰的劇情,兩廳院卻在演出前夕突然要求他們將特效拔掉。另外,紙風車是公益性質的免費演出,但兩廳院卻以財源籌措為由,要求他們繳納 36 萬的場地租金。李永豐痛批,兩廳院根本是「傲慢的官僚體系」。

紙風車兒童藝術工程成立 9 年,一直以來都是免費下鄉演戲,把創意美學帶給偏鄉兒童文化刺激。李永豐感嘆,回憶 2013 年初,「368 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首場在自由廣場演出時,兩廳院還是無償借用廣場,不料事隔三年,紙風車繞走台灣各鄉鎮後再次回到這裡,舉辦 200 場感恩演出,卻遭受官僚文化的對待。

兩廳院要求紙風車繳納 36 萬場地租金,已經佔了這場公益演出經費 200 萬元的近五分之一,嚴重排擠到劇團其他經費的使用。李永豐質疑,每年編列 4 億元公務預算的兩廳院,不就是為了服務民眾欣賞藝術、以文化推廣為目的嗎?如今兩廳院以房東姿態要求收租,只讓從事藝術工作 24 年的紙風車團隊感到「你好大,我好怕」的無奈。

除了收租之外,兩廳院也因為八仙塵爆的關係修改廣場使用法,嚴禁使用火源、鞭炮、或含火藥、粉塵等各種易燃物,但紙風車表演中風車的火光是安全特效,並非火源,而且也有近 600 場零事故的演出經驗,對於承辦人員堅持拔掉,說「若紙風車要堅持,兩廳院有權利取消演出」,李永豐只能忍氣吞聲接受,但這種妥協後的呈現,對藝術創作者而言絕對是莫大的污辱。

不只有紙風車遭到兩廳院異樣對待,兩年前優人神鼓在戶外廣場演出時,只因垃圾桶擺放位置不對,得過國家文藝獎的藝術總監劉若瑀就遭到承辦人員斥罵十幾分鐘。另外大提琴家張正傑也說,邀請柏林愛樂、維也納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時,同樣要經過兩廳院審查,「如果這些偉大的樂團知道來台演出竟要被審查,還要被分ABC水準層級,一定拒絕來台。」由此能看出兩廳院欠缺隊表演團體的基本尊重。

兩廳院的傲慢表現,讓和李永豐為好友的吳念真也拒絕綠光劇團明年新劇《人間條件 7》在國家戲劇院首演。李永豐補充,吳念真執導的《人間條件》每場票房都完售,但要到國家戲劇院演出前,「專業」的承辦人員竟質疑他們票房一定賣不完,「他們認知的藝術有階級之別,主觀認定綠光與紙風車的演出難登大雅之堂。」甚至在李永豐投書媒體後,國家藝術中心總監李慧美也只丟了一紙聲明表示一切都是「依法行政」。

李永豐直言,只要國家表演中心董事會沒有作為,不撤換董事長陳國慈和藝術總監李惠美,未來兩年,紙風車和綠光都不會再到兩廳院演出。

兩廳院是藝術表演團隊的家,對於這樣「揭醜」,李永豐也感到心痛,但就是兩廳院態度實在太傲慢,讓他不得不站出來為藝術表演者發聲。看到兩廳院如此囂張,我們也不禁想問,連自詡藝文中心的國家機構都墮落如此,我們還能對台灣的官僚體系有所期待嗎?

(首圖來源: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