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機械系考試,為什麼會出現「神學」的題目?台大機械系甄選入學考試引發爭議,有網友上傳考題內容,在申論題中以「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為開頭,引申到「工程創新不能違反自然的律、社會的和諧不能違反社會的律」,請考生闡述工程師應盡的社會責任。

12494772_971248536298874_7093185305432149030_n

圖片來源:翻攝網友臉書,考題檔案在此

不知道是哪名功力深厚的考生,還特別註明出考題置入《聖經》創世紀章節的部分;包括「天上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是出自《創 1:14》、「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出自《創 1:11》等,讓網友酸說不知道這到底是在考神學系,還是機械系。

如果出題老師是希望學生能同時具備理性思維和人文情操,那當然沒問題;重點不是考題引述創世紀章節的內容,作家朱家安點出了爭議源頭──如果不信教、對同志友善的考生來應考,要怎麼解讀這題?他敢賭上考試結果,坦白寫出自己的立場嗎?從出題者高高在上的位置,要考生在如此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下寫出違心之論,這就已經侵犯表達自我意見的言論自由。

明明是考個機械系,卻還要強制認同一夫一妻制的價值觀,讓人不禁懷疑出題老師是不是護家盟派來的。對於出題爭議,台大教務長承認題目中置入宗教議題確實不當,尤其是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關鍵是閱卷者要中立,不應以考生的立場不同而有評分的高低。

另一方面,台大學代會也針對爭議考題發出共同聲明,嚴正呼籲機械系能就命題不周道歉。台大學代會認為,台大堂而皇之使用違反性別平權精神的論述作為新生入學測驗題幹,令人遺憾。此行為不只是對特定考生的歧視、欺壓,更能看出台大命題監督程序設計的重大疏失和性別平權觀念的落後。

如果連貴為台灣最高學府的台大都會有犯這種錯誤,代表什麼?我們可以歸納出兩個問題,第一是台灣對性別意識的不在乎,第二是出題老師對「權力關係」缺乏敏感度。這不能怪他,因為性別意識和權力關係都不是機械系會教的東西,若從台灣學科的分類來看,這些都是文組才會碰到的議題。

提到文組理組,有趣的是,最近國內首次跨部會大學畢業生就業調查日前出爐,追蹤3年的數字顯示,人文類不論是學士或博士,月薪幾乎都是各類最低,轉職率則幾乎是各類最高。教育部、勞動部、財政部追蹤 90 萬名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狀況,發現人文學門畢業的學生不僅工作平均月數比其他科系短、工作不穩定,對比其他學科畢業的學生,人文科系畢業 3 年平均月薪更是只有 3 萬 3,只比最低的設計學門多 4 千元,即使讀到博士,領的薪水也是所有學門中最低。

這個調查結果代表了,在台灣,資方看不到人文科系的價值;看不見無法被量化,獨立思考的能力。其實不只資方,整個社會都彌漫一種「文組無用論」。許多人認為,文組很愛強調「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這種是是而非的概念,卻又說不出在大學到底學會什麼技能。而這種看法也反映到了文組的錄取率上,以高教龍頭台大為例,人文科系碩博士班招生情況遠不如理工科系,哲學、歷史所碩士班前年註冊率一度跌到 5 成。

沒有人想了解這些不能拿來吃飯的思想訓練,這種觀念直接反應到了薪水和大學錄取率上。不注重人文教育,今天機械系考題上就出現了性別歧視的問題。不注重人文教育,當隨機殺人案一再發生,我們的社會卻只著重如何將殺人犯從世界上抹除,而不從教育、社會環境的源頭思考如何阻止下一個殺人犯的誕生,出現李茂生所說的國家「無差別殺人」的情況。不注重人文教育,所以官員們只看的見財團利益,而看不見那些鈔票數字背後,「釘子戶」的生命故事。

你說,人文科系畢業後到底能做什麼?也許大家再讀完這篇文章後,能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首圖來源:翻攝網路


延伸閱讀:

人腦未來將如何戰勝電腦?Alphago 給傳統「死背記憶」的震撼教育

教育問題出在哪?德國願意讓老師自行出教材和考題,我們卻讓老師變成零差異的教學機器

少了一堂課?從法國哲學課程看台灣人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