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tform_of_Blue_Line_in_Taipei_Main_Station

文 /史努比

有一天在臉書上看到朋友的照片,打卡地點是 Nanao,心裡面正直覺的嘀咕著「這傢伙什麼時候又跑去日本玩了」,一點開照片才恍然大悟,原來 Nanao 指的是宜蘭南澳,而不是日本石川縣的七尾市。換句話說,應該念成 Nan-ao,而不是日文中的 Na-na-o。

其實,相同的疑問和迷惑經常在週遊台灣各地時出現,別的不提,光是台北捷運各站站名和台北市地名,就可以發現以下的例子:劍南路是 Jiannan Rd.,永安市場是 Yongan Market,景安是 Jingan,板南線是 Bannan Line,而大安森林公園是 Daan Park。

我猜測,由於採用漢語拼音之故,所以許多地名英文拼音也都採取中國的習慣用法,把用來區分音節的連字號(hyphen)都拿掉,各音節也不獨立並列,而是全部連寫,例如黑龍江就是 Heilongjiang。

 彰北的「彰」音譯和彰化的「彰」不同,容易讓人搞混(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彰北的「彰」音譯和彰化的「彰」不同,容易讓人搞混(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這種作法容易使英文慣用者產生誤解,因為外來者並不知道如何「斷字」。舉例來說,大安森林公園中的 Daan,英文發音理論上會是 DAHN,而不是雙音節的「大 – 安」,相同的,板南線的 Bannan 也不會念成板南,而是 BA-nuhn(音近「貝能」)。同理,Jingan 不會是景安,而會是「金甘」,Jiannan 不會是劍南,而比較像是「嘉南」。

從一個使用者的角度來看,維持連字號將更能符合英文發音原則,減少使用者的疑慮,例如 Jian-nan Rd.、Da-an Park、Jing-an、Ban-nan Line 等等。

(圖片來源:原文)

(圖片來源:原文

台灣的拼音戰爭

這個現象來自於存在台灣已數十年之久的拼音戰爭,而它在某種程度上和政黨輪替、藍綠之爭有著很巧妙的連結。台灣從最早使用威妥瑪拼音(Wade-Giles system),後來研發出河洛話、客語和北京話可以共用的通用拼音,再加上許多藍營人士與外籍人士鼓吹的漢語拼音,形成拼音大戰,尤其在民進黨執政時期達到高峰。

在撰寫英文報導期間,在通用和漢語拼音之間的轉換和選擇,始終是我很大的困擾。當時民進黨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選擇採用通用拼音,馬英九和胡志強執政的台北市和台中市則採用漢語拼音,因此寫到地名時,必須根據各地方政府選擇的拼音系統。國民黨執政下的西門町必須是 Ximending 而非 Hsi-men-ting,民進黨執政下的新莊則是 Sinjhuang 而非 Xinzhuang。另外,有人用通用拼音拼自己的名字,有人用漢語,有人則用威妥瑪,都必須尊重個人選擇。

(圖片來源:原文)

(圖片來源:原文

這場各派主張與中央、地方政府參與介入的拼音戰爭,是一場為期多年的大混戰,而且一直沒有定論。時至今日,用於護照文件的人名,多數還是採用威妥瑪拼音,卻也日漸混雜。已經採用多時的縣市名,也暫保留威妥瑪拼音,所以高雄才會是 Kaohsiung 而不是 Gaoxiong。最有趣的是,2011 年鹿港和淡水居民拒絕採用 Lugang 和 Danshui 的通用拼音,抵死不從,最後得以保留使用時間久遠的 Lukang 和 Tamsui。

國民黨政府下的教育部向漢語拼音傾斜是可想而知的,加上不少外籍人士主張台灣應和中國共同採取漢語拼音,學術界也有人以「國際接軌」為由主張漢語拼音。時間一久,民眾不習慣也得習慣,感覺近年來已經有很多人主動採用漢語拼音。可以說,中國在經濟崛起的同時,也早已以一個文化霸權的姿態,在影響著台灣。

 不只音譯有問題,有的地方甚至直接「翻譯」,讓人啼笑皆非(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不只音譯有問題,有的地方甚至直接「翻譯」,讓人啼笑皆非(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對使用者而言,重點該是…

我對拼音沒有深入研究,也不曉得新政府上台之後,會不會再掀拼音大戰。但是從一個使用者的角度來看,光是同一個縣市同一條道路的路標,都可以有兩三種不同拼法,與其擔心拼音系統是不是「和世界接軌」,倒不如擔心更實際的各拼音系統混雜問題。

世上不會有完美的拼音系統,威妥瑪似乎比較無法反映出真實的中文發音,但它使用最久;通用拼音有許多人不習慣,但它能照顧到各種不同本土語言的需要;漢語拼音被中國和許多外國人士使用,但它一方面會有文化霸凌的意識形態,其次則有 XYZQ 被許多台灣人討厭的麻煩──舉例來說,蔡英文會變成 Cai Yingwen 而非 Tsai Ing-wen。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它很難免會有台灣臣服中國的意涵。

但無論如何,即使採取通用拼音或回到威妥瑪,只要有一致標準,人會去適應系統。所謂的一致標準,是通行全國的標準,包括何時音譯、何時意譯都有規則可循的標準(例如日月潭沒有人會直接音譯,而寶藏巖被翻成 Treasure Hill 而非 Baozhangyen)。

 直接翻譯產生的怪異現象(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直接翻譯產生的怪異現象(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我個人是不太吃「與國際接軌」那一套,因為拼音系統也應該算是國民人格的一環,是國民價值觀的體現和選擇。拼音系統的莫衷一是,不但反映出許多台灣人目前的價值掙扎,也說明我們多麼缺乏自信,多麼不敢說出自己要什麼。

在其他使用漢語的國家與地方,沒有人像台灣一樣在拼音系統議題下左支右絀,眾聲喧嘩。而對使用者來說,拼音系統最底限的要求是一致、便利和清晰,這一點應該是不會有錯的。

我不清楚新政府上台後,拼音大戰是否會再度開打。觀諸今日亂象,我們好像沒有不討論它的理由。如果真的開打,這勢必再度成為一場尋求共識和追尋主體性的漫長之役。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開往台灣的慢船】預知台灣拼音戰爭紀事。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

在政治操作下迷失的羅馬拼音──為何明明是台灣地名,卻要用「中國漢語拼音」?

拼音字母寫成的台語日記,解碼 85 年前日本欺凌霧社原民的暴行惡狀

誰說問政一定要用「國語」發言?規定母語只能在私領域說,正是消滅語言的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