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33292050_f4cd5d7988_z

文/邱立本

中國的未來會是新加坡嗎?十三億人口的中國,會在五百多萬人口的獅城中找到靈感,推動國家進入現代化的舞台?

儘管越來越多人說,在習近平的身影中,看到毛澤東的影子,看到鐵腕的強人力量,但從政治發展來看,習近平其實有更多鄧小平的風格,敢於吸取共產黨以外的政治智慧——敢於在李光耀的身上,找到施政的靈感。

這些政治智慧,也許在政治學領域被標籤為新威權主義,強調以強大的行政力量,發揮市場機制,推動經濟繁榮,贏得人民的支持,以高效率的行政手段,在內政與外交上爭取話語權,強調主權是人權的重要構成部分。

它展現強人的氣勢,從李光耀到鄧小平,都是重要的政治符號。但它的特色毋寧是以一個政治核心集團,取代個人專制與直接選舉。

當然,它也重視文化傳統所煥發的軟實力,讓國家成為一個品牌,讓國家的競爭力,展示它在國際上的魅力。

而關鍵就是「良好的治理」(Good Governance),避免一些民主社會近年來的通病——被兩極化政治所綁架,結果政策跳票、議會癱瘓,政府就在黨派惡鬥的內耗中空轉。從台灣到菲律賓,從西班牙到印度,都面臨「崩壞的治理」,也使民主無法落實民意,讓選舉民主背上了惡名。

這也是新加坡在亞洲脫穎而出的原因。儘管西方媒體長期對這小國冷嘲熱諷,說它沒有真正的自由、沒有真正的民主,但新加坡卻是亞洲的一塊磁石,吸引大量的人才與資金,而被西方媒體讚譽的民主印度與民主菲律賓,人民的福祉卻大幅落後,他們的年輕一代都喜歡用腳投票,爭取移民到新加坡。

從鄧小平開始,中國就不斷對新加坡的政治運作抱有濃厚的興趣,派出大量留學生與官員前往學習,並且不諱言這樣的「一黨獨大」的治理方式,與中國的情況若合符節。

不過,中國要了解新加坡的反貪,不是靠黨內的中紀委,而是靠法治制度,建立一種廉潔的政治文化,高薪養廉。新加坡的官員待遇,比美國和英國的官員都高,爭取到最有能力和最有道德的精英,為國家的未來做出承擔。

同時,新加坡重視社會公正,透過政府的強大干預和策劃,讓全民落實「居者有其屋」的夢想,組屋計劃成為新加坡的簽名,讓香港人艷羨,不會住在又貴又狹小的空間,更不會出現今天北上廣瘋狂炒樓的情況,而政府又進退失據的窘境。

新威權主義成功的前提,就是要以經濟繁榮而不是武力壓制來取得人民的支持,才能鞏固政權的正當性。新加坡的成功,就是在經濟上崇尚自由與市場的機制,並且提供法治的「程序正義」,讓國際企業都對這個城市國家的法律有信心,成為金融與經濟的中心,創造了人均所得近六萬美元的經濟奇蹟。

中國的未來都有新加坡的影子,若隱若現,映照更能落實社會公正的發展軌跡,呼喚一個更重視法治的社會。

(本文由合作媒體亞洲週刊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Lenny K Photography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