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昨天 (3/10) 的政論節目《正晶限時批》收到了一份大禮。持有上千份白色恐怖文件的再生補破網顧問胡先生因為不堪壓力,所以在節目中決定將資料交由王世堅代為保管。在此之前,該公司職員王小姐原先還在 PTT 貼文徵求歷史系學生團體來進行數位典藏的作業,顯然他們已對政府單位缺乏信心。而由於《正晶限時批》在觀眾心中早已塑造出公道伯正義代言人的形象,胡顧問此舉顯然激起了民眾的熱血與激情,但他先前的想法與現在的決策真的沒問題嗎?

  • 中研院不是政府的打手,學者的骨氣值得我們信賴

首先,大家都明白胡顧問怕被查水表買普洱茶所以急著想脫手的心情,但為什麼要交給王世堅與正晶節目組呢?既然文件已經曝光了,我們就應該讓它們處在最安全的環境,雖然說他們聲稱最後還是會把文件交付給專業團體,但顯然胡顧問目前對「安全」的定義不包含了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這樣的專業學術機構。最可能的原因還是在於它背後的國民黨政府。但真是如此嗎?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是什麼樣的地方?那裏是台灣史的研究重鎮。從技術層面來說,在台灣,應該沒有幾個人能比台灣史研究所裏頭的學者還要能處理、保存這些珍貴史料了。

當然,大家擔心的當然主要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怕這些文件”被自燃“。但這些學者早在戒嚴時期就開始頂著槍口的威脅在研究台灣史了,對於史料恐怕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還要重。再者,中央研究院裏頭還有些學者反對國民黨的行動比你我更加活躍,像是在太陽花運動被警察毆打的黃銘崇老師與不斷向政府抗議以維持台灣主體性的陳儀深老師,更不用說最近剛當上立委的黃國昌了。

中央研究院雖然是政府機關,但裡頭的學者卻不是被政府所飼養著,該有的超然獨立性應該還是值得我們相信。

  • 數位典藏不是拍照打卡上傳,隨便人都可以處理的

另一個問題是,數位典藏真的那麼簡單,好像找一群大學生就可以搞定了?

講到數位典藏,大家想到的似乎就是把文書掃描上傳就搞定了,事情不是憨人想得那樣簡單!那些歷史文件不是到手就可以直接數位化的。在攝影掃描之前,還要就它們的保存狀況先進行修復,不然一不小心又傷到了史料,那可是無可彌補的悲劇。而拍攝掃描之後事情還沒結束,接下來還要將文件分類編目才能管理收藏,但這又牽涉到了文件內容的解讀,第一步就是看懂裡頭寫些什麼。

(圖片來源:立委王定宇粉絲頁)

天知道這些手寫文件鬼畫符到底是寫些什麼東西,何況文件保存狀況未必良好,東缺一個洞西缺一個角的,要看懂它們需要的就是經驗!但是看懂了字頂多就代表你擺脫了史料判讀的文盲境界,接下來更深一層的分析就更需要海量的知識了。舉例來說,這次魏先生被拿走的文件中寫著「戈正平」這個名字,但不說你不會知道那其實是國防部的保防信箱代號,用來蒐集官兵反應部隊事實。那麼,上千份文件裡頭有多少像這樣的代號與其他難分真假的陳述?僅僅是歷史專業的大學生肯定是應付不來的。

胡顧問願意將珍貴的史料捐獻給國家當然是個善舉,但是他的整個決策過程顯然相當不智。先不論沒有實行的大學生典藏計畫,把文件交付給沒有專業的第三方保管或許可以免於被自燃,但在台灣高溫潮濕的環境下,每多一秒讓文件暴露在外界環境中,就多一分自然損毀的風險。大家會不相信國民黨政府是正常的反應,但可以試著相信這些學者的專業骨氣

(首圖來源:翻攝自正晶限時批粉絲頁)

延伸閱讀:

絕不讓「普洱茶事件」重演!守護台灣歷史,他決定組成團隊「數位典藏」白色恐怖文件

不要再有下一個「普洱茶事件」或是《雷震回憶錄》──反思流落在台灣民間文件的轉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