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1401_1075614535834401_4671930846564872437_n

憲兵搜索民眾收藏白色恐怖文獻案引起社會譁然,這起事件爭議起因,在於憲兵指揮部的搜查行為違法。然而到底是違反那些法律?搜查程序上他們又犯了什麼錯誤?包括我自己,許多人看這起案件都有如霧裡看花,一來不清楚法律運作原則,二來提到「白色恐怖文件」就好像讓事情變得很嚴重,但又說不出哪裡有問題──如果這份文件涉及國家安全,一般人的確不能持有,不是嗎?

幸好,本屆選上的立委確實有在做事。多虧他們在昨天精彩犀利的質詢,讓整起案件水落石出,不僅讓法律知識貧乏如我的升斗小民,能拼湊出事件全貌,也讓國防部長承認行為失妥。在質詢的隔天,國防部也對失職人員進行第一波懲處

由於憲兵案引發關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在 7 號臨時提議增列議程,請國防部長高廣圻與憲兵指揮部、法務部長羅瑩雪,到場報告憲兵搜索相關事宜。整起事件的疑點有幾項:第一,魏姓民眾持有的文件,到底是不是會危及國家安全的機密文件?第二,憲兵在辦案前,有無知會檢察官?如果沒有知會,他們有搜查的權力嗎?第三,即使魏姓民眾持有的是贓物,根據法律,國家有權收回嗎?

首先,對於魏姓民眾持有的文件,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在質詢時指出,轉型正義、白色恐怖最大宗的史料庫就在軍方,目前公告跟掌握在軍中,而是黑箱未公告的比例差不多是 1:9。而軍方在 1992 年開始進行整併的過程中,除了大量檔案被燒毀,也有文件在移交混亂的過程中流入民間,成為歷史學者蒐集資料的主要來源。

管碧玲指出,事情沒有這麼複雜,只是檔案流入民間、淪為私人財產。這些資料不是涉及國家安全的機密文件,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轉型正義最重要的基礎。管委員認為,這起事件根本是烏龍辦案,政戰局局長、憲兵司令一定要放在的懲處名單,否則無法對社會交代。

而就算魏家手持文件真的是贓物,國家有權收回嗎?徐國勇指出,根據除斥權,除斥時間只有十年,換句話說,一件贓物最多十年,過了這個東西就要不回。而魏姓民眾手持的東西最晚民國 67 年,最早民國 51 年,早就過了政府要求收回的期限。

再來,出動憲兵扣押民眾,也是違法的事情。徐國勇指出,憲兵雖然有司法警察權,但其權力是針對軍隊內部,維持軍紀用的,不該擴及一般民眾。正常程序下,憲兵應該是報請檢察官,由調查局或一般警察機關處理。徐國勇質疑,如果這是刑事案件,政戰局指揮辦案,這是什麼樣的體制?不僅如此,檢察官要進行搜索,也要情況急迫,但這次憲兵不申請搜索票,就意圖以另闢他徑的方式,逼當事人「被同意」,不論怎麼說都不合理。徐國勇也對國防部長喊話,未來除了檢察官指揮要求外,所有老百姓的案件都「不要再自己亂搞」。

最後,憲兵指揮部指揮官許昌最初稱全程都有錄影、錄音,但在立委羅志政的追問下,才坦承無論是「捷運站周邊」、「乘車過程」,甚至是最關鍵的「簽署同意書」當下,都沒有錄影、錄音。羅致政也引洪仲丘為例,認為憲兵案的關鍵證據也和洪案一樣「沒有畫面」了。

針對這幾位立委的犀利質詢,官員不是吱吱烏烏,就是答非所問。新國會上路,憲兵案雖讓我們對台灣目前的民主法治心寒,但也讓大眾看見,這些立委的魄力。

(首圖來源:管碧玲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