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5_185859

新國會才剛開跑,民進黨就和時代力量槓上了嗎?日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委員會抽籤時,由於沒有如願抽到最能發揮所長的交通委員會,在記者會上公開喊話,希望民進黨能禮讓時代力量,讓小黨有發揮空間,讓他進入交通委員會實現反媒體壟斷專法的理想,然而在與國民兩黨討論交換席次,時卻雙雙被拒絕。

有人質疑時代力量討論交換立委是在搞黑箱,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則將矛頭對準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徐在 25 日接見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時表示,24 日晚間就得知民進黨內有立委想和時代力量交換,但這個資訊卻被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壟斷,質疑柯建銘「形成制度型的風險,甚至政治危機」。

對於徐永明的指控,柯建銘則回擊交通、內政兩個委員會太熱門,就連黨內自己也要用抽籤決定人選,怎麼可能和時代力量作交換?柯指出,以內政為例,新科立委就有八人想進去,只能抽出三人,其他的打散到別的委員會,並且回嗆徐永明,未來乾脆修法讓時代力量優先選委員。

其實,除非徐永明能確切提出是哪位民進黨立委也希望交換席次,否則他對柯建銘就是不實指控。根據民進黨策會副執行長何佩珊的說法,立法委員會的分配原則的遊戲規則都已經寫得清清楚楚。第一,立法院各委員會組織法已經保障小黨得以優先抽籤,並依政黨比例分配;第二,民進黨黨團內規規定資深、區域優先以及給予不分區專業保障名額。時代力量所欲交換的內政與交通委員會都是民進黨內最熱門的委員會,黨團成員尚且分配不夠,根本不可能有空間再讓給其他黨團

而至於「喬」委員會一事到底是不是黑箱、抽完籤後委員能不能交換?根據立院制定的規則,如果立委希望交換委員會,就必須經由黨團代表來協商。只要彼此能達成協議,交換委員會是能夠成立的,並不能算是黑箱。

換句話說,委員會的交換必須是黨團對黨團進行,而非委員對委員。因此就算有立委願意放棄席次,也會先經過黨團內部協商,優先讓黨內其他成員遞補。而像交通、內政等熱門委員會,就算民進黨有人自願放棄,理論上會由其他黨員補上,輪不到時代力量與之交換。

台灣人向來對黑箱兩字敏感,不過今天不論是時代力量「喬」委員會席次,或柯建銘拒絕徐永明的提案,都不能算是黑箱,只能算是兩方人馬談不攏,交易失敗。而對於時代力量而言,他們大可不必心急。根據《立法院各委員會組織法》規定,各委員會於每年首次會期重新組成,就算黃國昌沒有到交通委員會,還是可以去該委員會質詢,或是一年後再抽一次,賭賭手氣。

所以,黨團間委員更換照理來說,根本不是一件這麼複雜、有需要花費心力和大篇幅報導的議題。今天不論是段宜康在臉書上酸時代力量或徐永明砲轟柯建銘,背後都指名一件事情──在新國會開啟後,民進黨最大的對手不是摔殘的老對手國民黨或親民黨,而是時代力量。

從選舉到至今,時代力量和民進黨一直維持微妙的競爭關係。民進黨在幫時代力量選情站台時,大概也沒有預料到時代力量會威脅到他們的選票。民進黨想必對選舉時要求「被讓」的慘痛經驗記憶猶新,攤開時代力量如今推出的草案,不論是總統交接條例還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國會改革都和民進黨的版本有相當大的差異。因此我們或許可以將如今委員之爭看成是前哨戰。新國會展開,想必這場小蝦米和大鯨魚的戰爭將會越演越烈。

(首圖來源: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