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在 PTT 科技工作版 (Tech_Job) 偶爾會有人拿著國內跟國外的兩個 offer 來請大家給建議,看是選擇哪邊比較好。除了薪水差異與工作環境之外,提問者多半也在兩地之間關於孩子教育與父母照護的議題中掙扎。 一位過來人便分享自己同事與親友的故事給大家,在商業雜誌所寫的矽谷 1% 成功人士以外,剩下 99% 的工程師們的生活切面。

文 / Angra

幾天前看到了這篇文章,不知怎的總在心裡揮之不去。

也許是在矽谷待了幾年,慢慢累積了些感觸。 當一件事情需要量化去理解的時候,就代表其實我們不了解這件事情。因此原 po 列出了許多數據跟客觀條件,也有很多熱心的版友幫忙分析了。

回想當初我也這樣被解析過,但真正到底如何,卻是走過了一遭才明白。我只是想從另一種角度寫下一些我經歷過的一些故事。不好意思,文章有點長!

關於薪水,在我剛來的時候曾經聽過一個換算法。在客觀條件相同狀況下 (租屋狀況,撫養人數及年齡等…)。在這邊的年薪大概等於台灣的月薪可以過的品質。簡單說如果在這邊年薪十萬鎂,大概等於台灣月薪十萬台幣,年薪就是一百二十萬左右。但是由於這兩三年來房租跟物價都起漲的情況下,我個人不負責任的把這值下修到一百萬。 細節不談,個人認為這個算法整個大方向是沒錯的。如果單純只是被動輒幾百萬的數字迷惑,拿到薪資單時的實際薪資跟繳完帳單之後那點戶頭餘額會讓你瞬間清醒許多,所謂看得到吃不到就是這種感覺。

接下來是薪水的發展。個人覺得在這邊拿年薪十萬的難度相當於台灣的年薪百萬,只要進對產業念對科系就不是問題!! 尤其現在軟體正熱,年薪十萬是很簡單的。 但是在台灣要年薪兩百萬以上呢,基本上就是個檻了!! 在這邊 20 萬鎂大概也就是那個檻!! 以上條件不單指工程師,畢竟在矽谷這邊資遣經歷跟老兵算彈孔一樣,沒人保證可以 一種職業到底。半年前曾經看到洛杉磯有在徵 FBI,記得起薪大概年薪六七萬好像。

以上單純從錢的方面分享一下我的經驗。

留美國或回台灣: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有個堅持

剛來美國的第二年,一個常常陪我抽菸散步的前輩 W 決定舉家搬回台灣,帶著老婆跟兩個不到三歲的女兒。W 當完兵後來美國,常春藤碩士,拿到了公民買了房。像我們這些剛過來的,盼著的不就是這些簡單安定的條件嗎!? 全家搬回去這件事情讓我完全不能理解。

「 我爸媽年紀大了,而且我跟 A 一樣,我們都覺得對美國沒有留戀了。」W 吐了口菸之後淡淡的說。

A 是我在這邊第一年時進來公司並坐在我旁邊的空位,四十多歲的大前輩了。我對他第一印象就是覺得這人怎麼整天愁眉苦臉。除了每天下午,台灣正好早上六七點的時候,他會直接開視訊跟準備要去學校的兒子聊天,那是唯一看得見他笑容的時候。這麼多單身出差來這的人,我只看過他這麼密切又勤快的跟遠方孩子互動的,也許是因為四十多歲時才得了這麼個寶貝兒子吧。

本著敦親睦鄰的原則,有空就找他抽菸閒聊,週末一起煮個火鍋。才知道原來他之前在美國待了 20 年了,雙碩士,離開前最後一個工作在我的公司。後來在台灣找了間外商後就全家搬回去當高薪主管了。

「會不會覺得人生有時候選擇太多反而痛苦?」看了他愁眉苦臉兩個月後我忍不住開口問。

剛開始被我劈頭一問的時候,他神情先是驚訝,卻又馬上轉為輕鬆地苦笑著說:「對啊,你看我在台灣過得多開心,想吃什麼就有什麼,下班或週末找朋友喝喝小酒也行 ,如果不是因為我兒子身體過敏很嚴重,我老婆又考慮到小孩教育,不然我也不想回來 …」

這讓我想起剛到美國的第一次返台,我隔了一年多才回去。那天傍晚兄弟們幫我在錢櫃接風,一如過去我們整天吃喝玩樂的日子。大夥一陣無聊的鬥嘴,讓我笑得不能自己,眼淚直流。我才驚覺在美國的日子雖然過得新鮮自在,但能讓我這樣痛快大笑的日子,一次也沒有…

再一個月後,A 就閃電離職又回到台灣原來的公司去了。離開那天我還關心的問了他小孩的狀況。

「噢,沒事了,我老婆帶他暑假去學游泳,游個幾次身體就變好了…」「 回台灣再一起吃個飯吧!」有別於三個月來的愁眉苦臉,A 開心的笑著把筆電關上,準備出門搭晚上的飛機回台…

「其實我知道我走了以後你應該會難過一陣子…」 W 在熄了煙起身回公司的時候突然拋下這句話。

「 你少臭美了。」 我非常不以為然的回了他。

「也沒啦,只是每當我身邊有人要回去的時候,我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十多年來我就只是個抽社交煙的人,一天三四根,放假就不會抽…所以這也算是好事吧。 他們兩個回去後,我煙也就慢慢戒掉了…像他們這樣在美國待了又回去的,大約兩三成左右,其中八成的原因都是放不下台灣的家人。留下來的,除了少數真心喜歡美國的,其他都是為了小孩教育。

每個人的選擇背後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堅持。

在改變世界的矽谷裡,我們的世界跟台灣比沒有任何改變

某天中午老闆要帶剛來美國出差的同事出去吃飯,就順便把我一起叫上。老闆也是出國念書後就在美國留下來,五十多歲人。

「老闆你最近放假都在幹嘛?」 我一邊開車一邊跟老闆閒聊。

「沒啊,就陪我兒子去游泳比賽跟陪他念書啊!」

「念書!? 這邊美國念書不是很輕鬆嗎?」這的確是我以前在台灣聽說的。

「哪有!! 我們以前只要一次就解決 (聯考),現在這邊,唉,有的沒的搞一堆,最好還有獎牌…」老闆有點無奈的說著。

「哇靠,人家不都說美國大學以前都是用來玩的嗎?」

「哪有,我兒子現在每天讀書弄到兩三點,我也不知道,反正我還要等他到大學畢業再說 …」

公司還有許多像老闆一樣年紀,曾經見證過矽谷真正瘋狂的年代。 許多人的學校都是那種從前小時候覺得高不可攀的,沒見到時以為腦袋會比一般人大兩倍的。

「騙肖耶,你以前念東大?」這是當我聽到一個平常做事散散卻很好喇賽的老前輩提到自己過去時所發出的驚呼。

「黑啊,我那時候是全台灣幾個公費留學的勒!」他說這句話時的神情比起平常一起工作時都還要認真。

還有一些在外面聚會上遇到,一流名校畢業後進到所謂的一流大公司,跟我差不多年齡的華人。 談起工作除了感嘆加班到很晚以外,其餘就是最近的房價漲了,哪個學區比較好,小孩最近去哪裡給保母帶… 聽到這些總讓我感到混亂,聊小孩,聊房價,聊台灣政治,聊八卦…. 這一切跟在台灣似乎沒有不同。差別只是目標換成更好的地段,更好的車子,更貴的學費,跟更高的貸款…

不管是長春藤還是洋博士,這些菁英在這媒體口中極度美化,日思夜想著如何改變世界的矽谷裡。卻改變不了自己的世界。

矽谷工程師聽來拉風,但一樣在夾縫中生存

「你以為現在那些十幾二十萬的叫高嗎!? 我以前在的那間 D 公司那才叫瘋狂」 C 從台灣來這邊出差三個月,就坐在已經離職的 A 的空位上。

C 曾經在台灣的 D 公司做了好多年,因此也曾經在美國的總部待上一陣子,經歷過 2000 年 那段電腦產業火熱,不管台灣還美國人人都股票拿到手軟的年代。

「那時候的公司聖誕節 party 的時候,老闆手上就會拿著一把保時捷的鑰匙,開玩笑的問『說這是誰的啊?』然後銀幕上就秀出業績最好的部門,全部每人一台保時捷。所以美國總部停車場幾乎都是保時捷!普通工程師一年 bonus 隨便都五六十萬鎂,一堆高管做幾年 ,三十幾歲就退休了!」聽著 C 口沫橫飛的說著,我腦海中浮現出電影華爾街之狼那一幕鈔票在辦公室飛舞的畫面。

「那你現在還來這上班幹嘛,嫌退休日子太無聊喔?」我半開玩笑的回他。

「沒有,之前我太太得了癌症,打一針健保沒給付要十六萬,到她過世前總共一年多下來 ,我把房子賣掉到現在還有負債…」

今年農曆年前,同樣住在灣區的表哥約我吃飯。

其實除了阿嬤頭七那天的匆匆一瞥,嚴格說起來這算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他。只有他的父母,姑姑跟姑丈,因為每年返鄉掃墓住他們家的關係算還有點感情。但十多年前也來美國跟孩子一起定居後就沒什麼機會見面。古早人孩子生的多,上一輩隔的比較遠的關係,表哥的歲數其實跟我老闆差不多。 台大電機畢業後來美國念書之後就定居下來, 一個女兒還在念高中,一個女兒已經從柏克萊畢業了。

「哇,你住在 mission 區,那邊不是學區超好的,難怪女兒念柏克萊!」

因為學區好,相對也累,尤其這邊很多很拼的大陸人跟印度人,非常競爭!大家下課後又去補習。而且因為她念的是商科,薪水其實不好,在個公司當科技顧問,薪水頂多五、六萬!」

「不過像你這樣成功的人士,也才買得起這麼好的房子,尤其我聽同事說起 2000 年那時候 ,錢不當錢在拿…」

「沒有沒有,我想你誤會了,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我的房子還有好多年的貸款要付。而且你說的 2000 年的確那時候是很誇張,隨便出去吃個飯都會拿到隔壁桌的 offer, 但領的那些應該是 bonus 對吧?。當時沒有人想過泡沫會來的這麼快!所以大家的股票都沒有賣出去過。」

「原來如此,那你有想過以後要回台灣嗎?」

「我不知道,我這年紀說退休還太早,也許以後會!但我也不知道。像我爸媽一開始是我媽想回台灣,而我爸想待美國;過幾年後反而是我媽想待美國,我爸卻想回台灣,一直到我爸過世…」

「噢,關於姑丈的事情,我聽我爸說了,我很遺憾。」

幾個月前老爸打給我「兒子啊,我找到你姑姑了!她現在回台灣住了,不回美國去啦!阿你姑丈已經過世了啦!」退休後無聊在家的老爸,終於被他發現了點新鮮事。

「是喔,在美國過世?」我順著他的話回問。

「對啊,因為你姑丈已經八十幾了嘛!有一天就突然說人有點不太舒服,但是他們說在美國一般看診都只能預約,不能直接走進去。就打電話跟醫院約了三天後看診。結果沒想到第二天半夜突然變嚴重,一送急診住院之後隔一天晚上就過世了。聽說是肺炎好像。」

大家都說假如當初是在台灣,也許你姑丈就不會死了…」一陣沉默後,老爸後補上了這句。

「謝謝哥哥,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我在離別的店門口向他鞠躬道謝。

「不會,有空再聯絡,新年快樂啊!」哥哥親切的笑著。 我目送著哥哥離去,走到他那台看得出車齡超過十年以上的 Toyota。我想以了以前台灣公司的老闆,一模一樣的身影,一個衣食無虞但卻被現實追著跑的身影。

即使美其名叫矽谷工程師,一樣在夾縫中生存著。

來美國未必美夢成真,我說的是封面故事以外的故事

如果直接看完上面三個故事,很可能又會讓人以為又是一篇強調台灣其沒那麼差,美國沒那麼好,出外人奮鬥的血淚心酸之類的文章。但不是這樣的,因為如果讓我重新再選,我還是會選擇來這邊走一遭。

我只是將我經歷的,幾個有關教育,醫療,薪水這些台灣人比較能理解的故事,這些已經變成我人生一部分的故事寫下來…

會來美國完全是個意外。普通私立大學延畢,進了一間叫得出名字的系統廠被狠操了四年。在某個忙到凌晨四點半跟剛上班的老美客戶通信的夜晚,人生頓悟去了日本流浪一年。回來才被現在的公司問說要不要到美國看看。 所以從我的案例來看,能來美國只是運氣加上緣份罷了。

第一次被女友甩掉的時候領悟了緣份。剛退伍在被好幾間公司打槍打到開始自我懷疑的時候,反而卻得到了一間條件最好,名氣又大的公司的 offer 的時候,也領悟了緣份。每當問到美國,我們往往可以提出許多優點,教育好,制度好,環境更好… 就像張幼儀跟陸小曼一樣,張幼儀好得簡直像菩薩下凡…

問題什麼東西才是你想要的好,甚至這些所謂的好,會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往往才是真正決定生活的一切。 只是身處在命運的洪流之中,沒人保證自己能真正抓到什麼,然後可能又失去什麼…

曾經拿一篇有關矽谷高薪留人材的文章給我在這邊待了 20 年的中國好友,北京大學畢業, 英美雙碩士。他剛來的矽谷工作的頭兩年也是十幾二十萬鎂的賺,是他人生曾經賺過最多錢的日子。第三年公司突然怎麼的瞬間就垮了,但這一點都不稀奇。矽谷這邊多的是曾經不可一世的超級公司,瞬間消失

「你別問我啊,我也想知道到底怎樣才拿到那種薪水!」那傢伙的北京腔聽起來總是特別激動。

「你住那麼久應該聽過有誰拿過吧?」我不死心的追問。

「有,我以前同事的姊夫什麼的好像在 Google,具體數字不知道,聽說賺得賊多…」他搖頭晃腦的繼續回他的信。

我不會說台灣那些報章雜誌中的勇者冒險跟成功都是虛構杜撰的,但那些故事在有著七百萬人,腹地從台北到新竹的矽谷,可能充其量只佔了百分之一。

而我們的故事,是其餘的那百分之九十九。

(本文由Angra授權刊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christian.rondeau,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打破出國壯遊的神話:你的人生根本不會因此而改變
【楊方儒專欄】找到自己對社會有益的方法,出國當台勞怎會很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