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自從《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因為黑箱協議與粗暴的通過流程而爆發 318 學運後,民眾對於國會公開透明的期許也越來越高。然而,在日前立法院的新會期中,立法院長蘇嘉全召開朝野協商卻未對媒體開放也沒直播,與他曾經承諾的「國會透明」似乎相違背。

只是,直播真的就算公開透明嗎?在取消政黨協商的法律效力之前,再怎麼直播也阻止不了「喬」這件事在檯面下發生。

文 / 苗博雅

政黨協商 live 直播,面對關鍵爭議法案,大家可以先在隔壁喜來登小房間來個會前會。上鏡頭前把有問題的都喬好,上鏡頭後大家和樂融融喜洋洋。

其實,喬是世界常態,您看紙牌屋裡什麼都能喬,說不定還有很多人暗自佩服 FU 覺得他是真正的政治玩家呢。開放記者採訪、直播,真的有心要利益交換,Google hangout 、line、fb 開個群組也能喬,根本防不勝防。

國會黑箱真正的改革關鍵,在於「取消政黨協商結論的法律效力」。

  • 在取消政黨協商結論的法律效力之前,黑箱還是不見天日

喬過之後,還是該回到「委員會」去「表決」,讓委員會的立委自己選擇要聽黨意投票還是民意投票,讓該負責的人用表決負起責任。不是各黨黨鞭簽了名就算通過,立法理由也不能再用「朝野協商結論」搪塞。

取消政黨協商結論的法律效力,才能讓權力從各黨黨鞭手中回到各委員手中,才能讓「喬」從「幾個人喬好就大功告成」變成「回到委員會見真章」。才能拿掉政黨協商的決定性,讓黑箱沒有存在價值。

如果政黨協商結論的法律效力不取消,不論再怎麼直播、公開,黑箱的過程都會往前移、往地下移、往酒店招待所移,立法院還是只有少數人在決定法案。而所謂的透明公開直播,大概就剩下委員們各自作秀的意義而已。

國會要改革,不只要過半,更要精準開對藥方,才不會事倍功半。

(本文由苗博雅授權刊登,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聯合新聞網)

延伸閱讀:

「藍綠惡鬥」只是幌子,台灣政治最大問題是落後的國會制度

看《紙牌屋》學政治:為什麼國會非得充斥各種關係勾結與利益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