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論節目的來賓常用一種沉痛的聲音,傾訴著台灣目前正面臨最混亂黑暗的時期,社會被分裂、分歧,史觀、意識形態還有認同感都沒有一項是協調的,結論就是台灣 20 年都在內耗。雖說在媒體上面吵吵鬧鬧確實頗有話題,但這樣的恐嚇實在是被過度放大了。

老實說,分歧在民主社會中本來就是常態,難道你會因為阿公篤信 XX 主義而不愛他嗎?民主本來就曠日廢時,但在這沒效率的外衣下,本質卻應該是尊重每個人的意見、提倡多元的表達。

批評台灣現狀者,有一派說法:「現在台灣的民主只是民粹,多元則成為了混亂的來源。」這樣的說法與想法當然不只有出現在特定媒體,同時也說服了部份的民眾。說法大概就是:「雖沒有在讀政見,但總之我不要民粹治國,要支持穩定的力量 (咦);兩黨一樣爛,票投 XXX;只有 XXX,許你一個光明和平的未來 (wink)。」

本魯才疏學淺,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接受「民粹」這個概念?為了接受民粹這個說法,你必須再接受一個前設條件,即是民眾是無法理性思考、容易被煽動、沒智商只會滋事擾民的暴民。明明民眾就是這個社會中的多數,一個政府或是媒體這樣貶低社會中大眾,沒被群起攻之,實在是令人費解的事情。

就算傳統社會要求我們自謙,有必要這麼貶低自己嗎各位?我們都是會思考、有選擇自主能力的人類,所有的意識形態、行為都是在自己思考下所做的抉擇;如果這麼認為的話,民粹這個說法就只是政府說服你,社會中的民眾是笨蛋的話術而已。

在我們期待的民主中,沒有暴民 (mob),只有公民 (citizen)。縱使不贊同某個想法,也要尊重他人同樣是在自我選擇中做出抉擇的。因為自己不同意統一,就用一些有戰犯意味的名詞去抨擊對手,我也不是很贊同,看看中華統一黨,在這次將至的選舉中,人家至少清清楚楚地說出自己為什麼希望台灣統一,也在體制中成為合法政黨,讓你有選擇他的機會,當然,你也有完全無視它這個選項;這樣相比起來,應當比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某一百年大黨來得討喜吧,我的觀察啦。

身為一位即將踏入社會的太陽花世代,我對政治的想望不如政論節目所講的那麼悲觀,至少已有偉大前輩們,以肉體和熱血為我們召喚出了民主自由,接下來,只有期待在互相磨合的過程中,我們能以傾聽理解取代吵架恐嚇。

遙想團結一心似乎已經是遺落在獨裁者時代的神話,台灣的未來,分歧仍舊不會消失,領導我們走向未來的卻不再是一位民族救星、歷史偉人、政治強人 (或黨),而是經過自己思考,從而做出決定的芸芸眾生,也就是現在生活在島上的我與你。

(圖片來源: Tinru,CClicense,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抗議香港銅鑼灣書店連續「失蹤」事件──中國模式不應該是民主與人權的唯一例外

民主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平等每人的權利──這就是議會制度的必要性

見證台灣民主的奇蹟!KMT 嘉義立委賄選多到可以製成「實價登錄地圖」(票票還不等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