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4-065435_U720_M128633_d2b8

這幾天國際間有個大消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甯·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13 日在德州牧場度假時意外猝逝。他離去的消息馬上就佔據各大國際媒體的頭版,政商界人士也在第一時間表達哀悼;先不提穿鑿附會的陰謀論,為何這位 79 歲的老頭,會有如此舉足輕重的地位,甚至可以說他的過世為美國政壇投下一枚震撼彈?

史卡利亞是在 1986 由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任命,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國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制度很有趣,是由美國總統提名,經過參議院司法委員聽證後表決批准委任,任職一般是終生制。有趣的地方在於,由於不是通過競選產生,所以法官們也不用對選民負責,判案時自然不會因壓力屈從於輿論或民意。

正因如此,一位法官是好是壞,端看他有多堅持民主價值。美國大法官的職責在於解釋憲法,並擁有一個法案是否通過變成法律的最終決定權。而以犀利言詞和幽默作風聞名的史卡利亞,則是一位徹頭徹尾的保守派。他堅信憲法價值,認為憲法的解釋不能按照法官的個人理解,而是應遵循當初憲法制定時,普遍民眾對它的理解原意來解讀。

儘管這種「司法原意主義」遭到無數自由派人士攻擊,但史卡利亞不為所動。他一生中參與過許多法案,其中較為台灣人熟悉的應是去年六月的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在那場判決中,史卡利亞是投下反對的一票。他認為,人民結婚的權利不應該由一個九人組成的最高法院來判決,特別是其中八位都生長在美國東西兩岸,只有一位法官來自美國的中部地區,由這些法官對同性戀婚姻做出判決,是反民主的。

除了曾以激烈言詞反對同性戀婚姻外(指同性婚姻是和謀殺、亂倫、獸交同等級的行為),史卡利亞也強烈反對槍械管制、墮胎,亦反對總統歐巴馬的醫保方案。他較經典的判決出現在 2008 年,當時高院審議禁槍令時,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特別安排史卡利亞撰寫判詞,分析第二修正案的歷史,最後裁定禁槍令違憲。

除此之外,近年歐巴馬政府在氣候變遷及移民等議題上,也遭到最高法院以他為首的保守勢力阻撓。保守勢力深信,美國憲法有其固定意義,不應隨時間改變而變更。看到這邊,你可能不完全贊同史卡利亞的立場,但他確實代表一部分美國人的心聲,以民主的角度來看,史卡利亞作為保守派的中堅力量,他的存在有其必要性,以不讓自由派的力量凌駕於憲法之上。

在史卡利亞逝世之前,美國最高法院一共有九名法官,除了微微傾向保守派的首席法官羅伯茨之外,剩下八位剛好是四名保守派和四名自由派。在史卡利亞去世後,最高法院如果再多一名自由派法官,美國現有的反墮胎、反槍枝法案和嚴格保護私有財產制的一系列法律都將受到考驗。因此,說史卡利亞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絕不誇張,因為他的離開將為美國法院帶來 30 年不曾有過的波瀾。

可以想見的是,美國他將掀起新一波圍繞提名大法官繼任者的政治紛爭。為了不讓立場傾向自由派的歐巴馬提名人選,共和黨領導人米奇·麥康奈爾在表達對史卡利亞去世的哀悼後,率先提出大法官的空缺,應該等到美國有了新總統在填補。不過,歐巴馬也表明,他將在適當時機提出繼任人選。

眼看美國高院今年將審理的一系列重大案件還包括再審種族平權(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墮胎權利案(Whole Women’s Health v. Cole),工會法案(Friedrichs v. CTA),長期困擾美國的非法移民案(United States v. Texas)及重劃選區爭端(Harris v. Arizona Independent Redistricting Commission)。史卡利亞的離世為美國政壇投下震撼彈,誰來接替他的位置,將決定美國未來的政治走向。

(首圖來源:風傳媒


延伸閱讀:

下任前最後的國情咨文,歐巴馬嗆中國「美國才是亞洲領導者」、感性重申改變力量

明知會被利益團體杯葛刁難⋯歐巴馬落淚說明控槍法:軍火商不能綁架美國

卸任前的最後一年,歐巴馬可能與不可能完成的十大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