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作者/ ;編譯 / 黃靖軒

儘管身為一位希拉蕊的支持者,撰寫本文的作者卻在文中呼籲希拉蕊要適時「優雅」的退出 2016 美國總統大選。當然,以希拉蕊本身強硬的個性和她身為柯林頓家族所肩負的政治責任,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對於建議希拉蕊退選的原因,作者給出了幾項說明。

首先,作者認為不論是希拉蕊或共和黨的候選人 Jeb Bush,在談論種族議題上而言都是不及格的,甚至是和目前的潮流背道而馳。接著,她和丈夫比爾柯林頓之間的爭議作為仍會成為棘手的問題,選民無可避免的會回想起過去的那些事件,包括發生在 1992 年的白水門事件 (WhiteWater land deal)、或是她在柯林頓性醜聞爆發當時,和白宮法律顧問 Vince Foster 有染的傳聞。當然,這件事的真相也在 Vince Foster 自殺後石沉大海。

除了這些爭議外,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的作為也會為她的選情帶來負面影響。包括她使用私人信箱處理公務的「電郵門」事件,或是在 3 位美國駐利比亞大使遭謀殺後的處理;前者事件看出她分不清公私間的界線,而這可能會為美國帶來情資洩漏的危機,後者則看出她身為負責人,卻不情願承擔謀殺事件後的責任歸屬。

當然,雖然這麼說不太公平,但希拉蕊的健康也將會是一個隱憂。在擔任國務卿的最後幾周,她可是在醫院處理她的血栓問題。雖然之後表示已完全痊癒,但在沒有規則可循的選戰之中,她的健康問題勢必會被共和黨拿來大作文章。

希拉蕊本身的從政野心和她在柯林頓家族中背負的政治責任,是她參與美國大選的重要原因。她在從政十七年年間創下的許多輝煌紀錄無法被否認,包括成為第一位進入參議院的女性、成為紐約的參議員,四年前參與民主黨黨內初選 (雖然慘遭歐巴馬擊敗),但她仍必須在這個時間點慎重考慮,退出這場選戰。

作者最後為她的退出提了幾條可選擇的台階;她可以用丈夫的健康當作原因,也可以對外宣稱要將機會讓渡給凱瑟琳·西貝利厄斯 (現任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或是近日對歐巴馬大肆批評的伊莉莎白‧華倫 (麻薩諸塞州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藉此退出選舉,雖然對她而言這將會是一個慘痛的決定。

(參考資料:theguardian,原文標題:I’m a Hillary Clinton fan. But I hope she bows out with grace,圖片來源:US Embassy New Zealand ,CC license)


延伸閱讀:

桑德斯靠左派政見博得 84% 青年支持,沈富雄:台灣幾時才能盼到自己的桑德斯?

別懷疑!2016 美國總統候選人比你還會玩社群媒體

這位 74 歲美國總統候選人告訴我們的事——不花心力攻擊對手、說明清楚政見才是有格調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