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右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蕭美琴(圖片來源:正當冰授權刊載)

圖右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蕭美琴(圖片來源:正當冰授權刊載)

文/正當冰老闆 李孟龍

我過去 35 年的人生裡,從來沒有一個政治圈的朋友。

但我認識的第一個政治朋友,不但很大尾 (全國只有 34 個人能爬到跟她一樣的位置),而且她走向我的方式,堪稱史詩級的好笑。

  • 第一次的認識,是從「嘉寶果」開始

「這是什麼啊?」

眼前的這位大姊在正當冰的隊伍裡排了好久。那時候我們在自強夜市開業不久,正是個生意還不錯的初秋夜晚。

「這個是嘉寶果喔!從種下到收成費時數年、營養價值很高,是我們的獨家口味~~」我一如既往地介紹著。

「喔~~ 嘉寶果!我們花蓮有產啊。台九線沿線的 OO 果園、XX 果園都有種,你的是從哪裡來的?」她問我。

「我的是從南投來的…」我有點抱歉這個口味沒能支持到花蓮農業,但也就在此時,我突然發現這位姊有點面熟。

「呃… 有沒有人說你長得很像某個立委?」(我發誓我當時就是這麼問的,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超瞎 XD)

這位姊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點了點頭。

這位大姊很特別,年紀看不太出來。要說有點歲數嘛~ 卻難掩天生麗質,有著一雙孩子般透徹好奇的大眼睛。
要說很年輕… 短髮中迸出了幾根白髮,眼角帶著疲憊,臉龐散發出堅毅的銳氣,又在在提醒我,這個人的閱歷可不簡單…

下一秒我才意會到… 戰戰兢兢的問:「你、你其實是本人吧?」

這位阿姊大笑開了。笑得很沒有架子、很親民、很自然。

臨走時,她還耳提面命的說,嘉寶果花蓮的也很棒,叫我有機會一定要試試。

那時,我只知道她的名字。
她什麼職位、做些什麼,我一點也沒概念。

  • 第二次相遇,是在一個偏鄉部落裡… 她正努力為孩童募捐桌椅

第二次再遇見她,是在偏鄉的一個部落裡。我看見一張公益計畫的海報,她正坐在海報裡笑著。

我把一整箱的夢想冰淇淋,抬進部落剛成立的課輔教室。

旁邊幾位她的助理,一位正在跟課輔老師確認募到的課桌椅文具的分配狀況。

另一位則正在跟孩子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那時我才知道,這位大人物,已經為偏鄉孩童募課桌椅文具好些時日了。

據當地人所說,不管是要成立課輔教室、或是部落發展、農產品包裝… 只要她知道,一定會盡她能力的伸出援手。

助理們開的,是一輛滿是泥漿的老車。原來這輛車大有來頭,是下任總統” 出借” 給這位大人物的… 一看里程表我嚇了一跳,好幾十萬公里啊…

「其中有 10 幾萬公里,是我們這幾年在花蓮跑出來的」助理這麼告訴我:

「只要聽到花蓮有事發生,我們就是立刻飆車載她殺下來,常常媒體到之前,我們已經在現場了」

「可是沒什麼看到你們的新聞啊?」我疑惑地問。

「很多在地媒體都有立場,不強求啦,事情有做好就好」助理聳聳肩。

那天結束時,孩子們很開心。

但我更開心。

因為我知道,原來有一個大人物,也默默的在關心偏鄉問題。

  • 「如果她在花蓮選,我一定投她」一個軍人口中裡的蕭美琴

有一次我聽見這位大人物的故事,是從一個好冰友的口中。

這位好冰友跟我一樣,長輩其實是外省人,而且他本身是軍職。

但有次我們聊到這位大人物時,他這麼告訴我:

「我也有見過她本人,印象很深。洪仲丘事件爆發那次,我們單位就常常被督導,有一次來了好多個立委」

「哇!那場面一定很大!」我說。

「反正就做做樣子嘛,長官沿路陪笑,閒話家常,氣氛還不錯」

「噗,這種場面我見過」我回答。

怪叔叔以前當兵時也是在高司單位,這還真的看多了。

「但是你講到她我就想到,那天我印象很深,有一個立委,其實我不認識。拿著相機跟筆記本,沿途一直很認真的在做紀錄。問出來的每個問題,都是關鍵到長官會流汗的那種。長官報告的時候只要稍微有一點想矇混,她立刻就會追問,全程超認真在聽!」

「一定超有壓力的 XD」我笑著說。

「我事後還特別問學弟她是誰,那時候才第一次認識她」好朋友說。

但我一點都不意外。

因為這就是我見過的,那個大人物的風格:做事、但不作秀。

「如果她在花蓮選,我一定投她。投一個做事認真的,要比看政黨來得重要」

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

我不知道朋友的政治立場。但我的好朋友,那次下了這樣的結論。

  • 第三次的遇見,是因為要和民眾好好談她對花蓮的規劃

半年前有次,大人物的助理打電話問我:

「怪叔叔,有一個很冒昧的請求… 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說說看啊~」我說。

「能不能跟你借場地?我們老闆想在你的五角大廈辦座談會」

「阿勒!?」我說:「她要來我當然歡迎啊!!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我們老闆是說… 怕你被點名作記號,怕給你帶來困擾…」

我實在是想不到,我活在一個推行民主多年的地方,還會有這種困擾? 但我還是一口答應下來。

「那天你們會聯絡媒體嗎?」我又問。

「不會啊,只是我老闆想把她對花蓮的規劃跟大家講而已」

  • 簡報裡沒有所謂的 3D 假想圖,沒有要衝高旅遊人數,只有樸實的照片跟方案

當天晚上,大人物依約前來。雖然我的場地很小,來的人也不多。
但她依然做足了準備。

令在場所有人都訝異的是,她的簡報裡,有幾乎花蓮每一個鄉鎮的照片。
她沒有用 3D 假想圖畫一個媲美雪梨的港灣。也沒有告訴你未來要把旅遊人數衝到幾百萬…

她只是提出了一個又一個,務實但確實可行的方案,她提出花蓮的交通、農業、產銷、觀光擠壓居民生活等等問題,對我們來說是這麼切身。

當她講到農民的困境,講到因蘇花坍塌破碎的家庭… 我們才明白,原來她接觸到的個案,可能比一個社工還多。你看得出她真心替不幸的人難過…

還記得會後我致詞的時候,我對大家說:「我不得不承認我對她的瞭解還不夠… 但今晚讓我很感動… 我看見一個人做的事,她的政績,是用腳走出來的,而不是用嘴說出來的。」

  • 那時的大家,才驚然發現,原來這位立委和她的團隊已傻傻耕耘許久

很多人都是到這天才知道:原來,她和她的團隊,已經走遍花蓮每一個鄉鎮。

我們這才知道,原來老百姓感受到的問題,她竟花了無數個夜晚,一個一個的找到了解決辦法。

原來,她跟怪叔叔一樣,一天都睡沒幾個小時。

而且,她已經好幾年都這樣了…

當天的朋友,有人會後這麼問我:「為什麼她已經做了這麼多,卻不好好宣傳?沒多少人知道?」

我答不上來,因為這也是我的疑問。

或許天道酬勤不是口號,這位聰明幹練的大人物,是傻的真心相信。

  • 這是助理眼中的她:要求極高、戰戰兢兢的務實老闆

之後,我不只一次的看到她。
她好像是真心喜歡上正當冰了。

幾乎每次都是風塵僕僕,隔一段時間就來報到,有時候買一球自己吃,有時候買一大堆:「慰勞一下助理,她們都很辛苦,而且你們家的冰她們超愛~!」

每一次她就像個花蓮土生土長的老百姓一樣,默默的在後面排著隊。直到我看見了跟她揮手,周圍的人才發現她的存在。

包裝要等,她就在旁邊認真地看著我們包裝。

我們每次壓力都很大,因為她的助理曾經私下告訴我:「我們老闆要求超高的啦!而且任何人都唬不了她,每件事她一定是釘到翻掉才肯放過我們… 唉… 雖然知道我們做的事很有意義啦,但壓力真的好大啊 QQ」

(為保護當事人生命財產安全,我們絕對不會透漏這個助理是誰!就算是大人物本人來逼問也一樣 XD)

她本人散發出來的氣場也的確是:
「這是個什麼事都親力親為,要求超高的恐怖主管,她很忙!她很忙!她超忙!!」

每次還都是她主動幫我們減壓:「慢慢來啦,我剛剛 (晚上 10 點) 下班了…(笑)」

在等的時候,她常常會被民眾認出來。不管是要簽名或是合照,她來者不拒。

她也跟怪叔叔一樣,看到別人家的可愛小孩,會露出羨慕忌妒恨的表情 XD

在聽到久居外地的花蓮人抱怨回家車票難買時,露出有點抱歉的難過表情…

有人告訴她,知道是她擋掉了核廢料放花蓮的提案時,她露出自豪的表情…

  • 這是老闆觀察到的蕭美琴:一個踏踏實實、真實與民眾互動的政治人物

你會看見,在冷靜有氣質的外表下,她其實就是個心很熱的大姊。

她沒有絲毫的驕傲。就算她的職位很高、她的薪水等同大企業的 CEO、她做的事,每一件都可以左右數萬人的生活。

但她就是戰戰兢兢的、不高調、踏踏實實的做。

每一次她出現,我沒有看見過記者。

我與在花蓮做農的朋友聊天,幾乎每個人都遇過她來問東問西。

選舉將近,我不只一次急得像熱鍋螞蟻一樣,拼命 line 她們助理,要求她們要宣傳做過的事。

「要行銷啊!行銷就是把你有做過的努力說出來!」

「阿我們老闆就說,只要認真做,民眾自然感受得到咩…」助理也莫可奈何。

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清楚,為什麼政壇打滾這麼多年,這位大姊還可以這麼老實…
要不是太沒禮貌,我都想當面叫她傻大姊了…

  • 只要立法院沒有期會,她人就在花蓮;只要跟花蓮有關的公共事務,就少不了她的影子

你們知道嗎?

她從 2012 年開始,只要立法院沒有會,她都在花蓮。

她的服務處有一面牆,放滿了民間團體頒給她的優質立委獎盃。很難搞的公督盟給了她七次優秀立委。財經立法促進院給了她三次優秀立委。

好幾次中央的交通會勘,都是她硬把那些八風吹不動的官員拖來。她的對手與我們的縣長,每次都是應邀列席。

她為了替花蓮交通紓困,為了要一個北迴三軌花東雙軌,幾乎把毛院長與同是花蓮人的葉部長釘到抱頭鼠竄。

台九線的拓寬經費,是她在敵對黨過三分之二的局面下,一個一個去拜會協商爭取來的。

蘇花挖到漢本遺址時,她是第一批到場的民意代表。她拼命在文化保存與安全回家間協調,自己跳進考古團隊裡了解狀況。盡可能地在不破壞文化資產的前提下,要求蘇花改如期竣工。

只有她關心花蓮人的生活空間被陸客排擠,提出了重點發展自由行的政見。

只有她想到共用二級加工與三級行銷,來打開花蓮農民的困局(其實跟我的社會小商概念是一樣的 XD)。

如果這些太遙遠,但至少,當怪叔叔走進偏鄉探望資源匱乏的孩子時,我只有遇過她跟她的團隊。

只有她邀中央官員到花蓮,且每一次都不是為了選舉。(那時離選舉還很遠)

她要這些不知民間疾苦的大官來看看,花蓮人過得是甚麼日子,花蓮人有好多好多的困難… 已經很多年都沒有人理睬了…

她就是這樣,用她的認真,慢慢收買了我。

  • 她的文宣只有規劃跟理想,沒有所謂的抹黑與攻擊

她不曾有一次要求我挺她,替她說話或拉票。
她的文宣,裡面講的都是她的規劃與理想,她想要為大家做什麼…
而沒有一字一句是抹黑、攻擊或訴諸激情。更沒有一次是把中央的政績當成自己的。

(要知道這些都是取勝捷徑,哪一個選舉的人不用這些招?)

她帶著不分區立委的頭銜,卻在花蓮台北之間東奔西跑,盡力的,用一個花蓮人的身分活著。
她是這樣難得。打滾政壇多年,沒有沾染上一絲政界做表面的惡習,依舊是個真誠的鐵娘子。

這位大姊…

我知道如果挺你,以後的日子很難過。
我搞不好會被貼上” 假中立” 的標籤、搞不好會有應付不完的勞檢安檢。

但要我怎麼不說實話?

  • 就算說實話、力挺她會被盯上,但這老闆真心認為:

住在這裡的人很悲哀:花蓮縣的面積全國最大,南北跨幅最長。卻也是資源分配不均最嚴重、偏鄉問題最多的地方。

有這麼多需要照顧的老幼,但區域立委數卻是全國最少:僅僅只有一席。

所以這個位置,不但得是個好人,他還得是個超人。

這一席就是全花蓮的代表,花蓮向中央爭取資源的唯一窗口。

花蓮人是生是死,未來幾年怎麼過活,就看這一席是躺著幹還是認真做。

這位聰明但太老實的傻大姊。你做的事情,你的態度,你的人格,是我親眼所見。

妳有大人物的格局,卻同樣有小人物的體貼。

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不想選舉結束後,會在妳面前抬不起頭…

只因我沒有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如果我明明見證過這個人的好,這個人的認真與務實,卻沒有告訴花蓮人,讓花蓮失去一個改變的機會…
我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所以我挺妳。

就算要我賠掉苦心經營兩年多的正當冰,我也挺妳。

因為【對的事,就去做】

我是正當冰的創辦人李孟龍,我公開支持蕭美琴。


我還要補充兩件事:
1. 如果大家有拿到兩位候選人的文宣,請花蓮人睜開眼睛看看。
一個是告訴大家我這些年做了什麼與我未來想要做什麼。
另一個則只是拼了命的在抹屎。
我不想講手段跟格局,我只想談談” 動機”。

拿出政績與規劃來的人,是在告訴你:” 我想為你們做事”
連抹屎都不惜使用的人,是在告訴你:” 我就是想贏”

做事跟想贏,有時候就是” 利人” 與” 利己” 的分別。
請手上有一張票的人,真的要想清楚。

2. 我爺爺是深藍鐵桿老芋仔,但他今年應該也投不下去。

在很多老杯杯的眼裡,這個 KMT,早已不是過去的 KMT。

藍色,應該是跟忠貞的鐵魂一樣藍。這個紅色的 KMT,從反共到親共的 KMT,他淚眼婆娑的說他不認得…

民進黨也曾得到過權力,也曾因此腐敗不堪,醜陋的宮廷鬥爭戲不斷上演…

是什麼讓他們重新爬到今天的聲勢?

是小英嗎?

或許是,但不盡然。

是因為他們曾經重重的跌了一跤。讓他們幾乎從零開始。
因為谷底的高度,差不多就是人民的高度,所以他們才學會了傾聽人民的聲音。

再次拿到權力,能不能記取教訓?

我觀望,也監督。

但這個故事裡唯一的真理是:

讓一個政黨再創高峰的最好方式,不是為他留一口氣。

而是拿走他的權力,讓他從人民的高度重新出發。

(本文為正當冰授權刊載,粉絲專頁:正當冰,非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