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54703

近年台灣少子化危機直接衝擊教育產業,部分大學因為招不到學生而面臨併校問題。一般來說,少子化對於教師的衝擊在於學校不再需要這麼多正式教師,寧願聘用薪資較低的代課教師,如此一來,應會出現更多流浪教師,師資供過於求才是;但根據《遠見雜誌》報導,目前反而是頂尖大學面臨了嚴重的教師荒。

  • 未來 10 年全台四分之一教授將退休,新血卻遠遠不足

《遠見》指出,目前台灣有 24.9%的大學教授、也就是每四個中有一個超過 55 歲。未來 10 年,將有 1 萬 2290 位大學教授將屆齡退休。台大等頂尖大學,10 年內退休比例更將超過 1∕3。

遠見將商管和電資學院列為師資荒最嚴重的兩個學院;商管已達紅色警戒、電資則是橙色警戒,以政大會計系來說,有長達八年聘不到新教授,教師陣容從全盛時期 23 位跌到剩 16 人,全校修初級會計的學生超過千人,而師資不夠也讓開班數從 20 班砍到 15 班,學生只能併班上課。

台大方面,商管院在未來 10 年也有 1∕3、約 40 位教授將退休。而交大副校長陳信宏則指出,學校 716 位教授中,有 198 位將在 10 年內退休,最早成立的資訊、理、工、管理學院,比例超過 1∕3。

究竟,台灣的教學體系出了什麼問題?歸納《遠見》整理的因素,可分成「內憂」和「外患」兩個大方向來理解。從內憂來看,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台灣教師不論學術領域,一律「齊頭式」的薪資,拼不過國外一流大學的高薪誘惑;而外患部分,隨著中國、印度大學興起捨得出高薪資挖腳,國際間的一流教師自然就紛紛流向這些新興國家。

  • 台灣教師齊頭式薪資,拼不過國外一流學校

在先進國家,同在大學教書,不同科系的教授待遇也不同。例如會計系教授比哲學系高,經濟系待遇比政治系高。並不是說學術有高低之分,而是不同的專業,市場薪資也不同;像金融界的待遇就普遍比其他行業高,因此在美國學術領域不同,就不可能同酬。

攤開美國商學院協會 AACSB 調查,2012 到 2013 年,最搶手的金融領域教授年薪達 21.7 萬美元,資管領域則只有 14.9 萬美元,落差近 7 萬美元。反過來看,台灣教授薪資不論學校、領域,助理教授薪資一律 6 萬 8990 元;副教授 7 萬 8680 元,正教授 9 萬 3540 元,全國統一。

這種不問學術領域,一律齊頭式薪資的結果,就是與國際薪資行情落差愈大的領域,就愈聘不到人。更別提之前傳出中興大學不出鐘點費聘請「零元教師」的事蹟了。

  • 台灣鬧博士荒:近五年報考人數從 5000 跌破 3000

除了薪資問題之外,對於商管和資管領域的人才而言,其他職業似乎更吸引人。據遠見報導,會計如果念到博士要熬六年,但如果大學畢業就進入四大會計師事務所,30 歲領百萬年薪不是夢。而資管領域雖然薪資相差不像商管領域這麼大,但卻拼不過企業搶人。

換句話說,從這些現象可以看出一個趨勢──念博士的人越變越少。美國會計師協會以連續多年在年度大會上宣布短缺 2000 位會計博士。以台灣來說,自 2009 到 2013 年間,博士報考人數從 5000 多人跌破 3000 人;就讀人數減少最多的,卻是業界需求最大的科技類,減少 4000 多人。去年,交大電機學院四個博士班,註冊人數全部少於招生名額,電子研究所註冊率更只有 46%。

追根究柢,除了前陣子傳出博士畢業生去賣雞排,導致社會大眾普遍對念博士觀感不佳之外,台灣年輕留學生人數大減也是原因之一。而這也和「外患」原因有關──中國、印度近年來大量開放學生出國,導致台灣有心出國留學的學生,也遇上強烈競爭。近五年,中國、印度、南韓留美學生人數穩居前三,是台灣的 3 到 15 倍。新興國家的人海戰術,導致台大經濟連續十年無法把學生送進頂尖美國大學。博士減少,自然也就會直接衝擊到頂尖大學的教師人數了。

  • 國外大學發起「軍備競賽」獵師,台灣低薪難競爭

台灣教學體系面臨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前一波嬰兒潮教授都屆齡退休,卻遲遲不見心血補入。除了以上提到的薪資和國內博士荒問題之外,開發中國家如中國、印度,商學院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導致商學院教授奇缺。而美國名校也發起軍備競賽,將商學助理教授起薪提高到 13 萬美元、會計領域更達 20 萬美元,使缺乏銀彈的國家──如台灣,更找不到人。

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就說,他每接觸一位新老師,就有一半機率被「打槍」,原因就是薪資。薪水差距有限,還有機會動之以情,但如果差距過大,再「愛台灣」也無法彌補。

  • 有教師失業全台仍面臨嚴重教師荒,原因在於供需失衡

前面提過,少子化的衝擊應該是讓教師供過於求,但結果卻是頂尖大學面臨嚴重教師荒。事實上,少子化的確可能造成 1 萬名教師失業,但根據教育部政策,衝擊的主要是後段私立大學或技職。目前,全台大約有 8 萬人有教師證,其中 4 萬人會去考教師徵選,競爭每年 3 到 5 千個教師缺額,可見台灣並不缺教師,所謂流浪教師更是滿街跑,但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關鍵原因:

「台灣不缺博士,缺的是有國際移動力的頂尖學術人才」換句話說,台灣真正面臨教師荒的是研究型頂尖大學。國泰人壽副總林廷昭也認為,要填滿教授缺口當然不難,「但台灣的大學有沒有雄心壯志,請一位有能力得諾貝爾獎的學者?」

如今,教師荒已逐漸變成台灣教育界無法忽視的問題。其不只讓教授不得不減班開課,讓學生併班上課影響教學品質,這個現象背後更暗示了台灣面臨的巨大危機──專業人才的培育出現斷層。眼看總統候選人也丟出許多教改方案,但我們想問的是,台灣高教的重擔,未來由誰來扛?頂尖大學面臨的人才荒,又有誰能解決?

(首圖來源:中央社


延伸閱讀:

中興大學徵免費教師事件,不是單一事件,是系統性事件

台灣人才的專業從不被尊重!沒有薪資,中興大學徵「免費教授」來義務授課

台灣從未尊重看不見的「思想力」專業──花十小時審書的時薪,只值瑞士清潔工的五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