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7-051147_U720_M114458_dd5f

文/呂秋遠

我們先來聽歌:黃乙玲的「無字的情批」

阿嬤不識字,但是伊識真多的代誌,
(阿嬤不識字,但是她懂很多事)

伊講閃電是天的鎖匙,誰說白賊就共吼系。
(她說閃電是天的鑰匙,誰說謊話就打誰)

阿嬤不識字,但是有一張選票投乎伊,
(阿嬤不識字,但是有一張選票投給他)

經過一年多就要離開,她講投票不如相思。
(經過一年多就要離開,她說投票不如相思)

我投的伊,欲來離開,伊講總統尚適合伊。
(我選的他,想要離開,他說總統最適合他)

無留半字,就斷了過去,不甘心選票,為伊哮歸暝。
(沒留隻字片語,就斷了過去,不甘心選票浪費,為了他哭一整晚)

我投的伊,欲來離開,伊講總統尚適合伊。
(我選的他,想要離開,他說總統最適合他)

三環三線,也失去意義,選票攏無字,癡心變青眠。
(三環三線,也失去意義,選票沒有字,癡心變瞎子)

我甲阿嬤問,伊給立倫是供啥咪?
(我問阿嬤,她到底跟立倫說了什麼?)

伊講立倫欲選無勇氣,才來用字騙條阿姐。
(她說立倫想選沒勇氣,才來用字騙秀柱姐)

聽完歌了來上課。

我國的總統體制設計,從原本的選舉方式、副總統的設計到辯論,大概都是從美國而來。美國第一場總統辯論,是由甘迺迪與尼克森開始,當時甘迺迪只是參議員,而尼克森卻是副總統,兩個人的政治實力差距甚大。

然而,在那場經典的辯論中,甘迺迪以極大的差距擊敗尼克森。尼克森輸掉這場辯論的原因有很多,除了衣服選錯顏色、大病初癒氣色不好外,甘迺迪妙語如珠應該是主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對上垂垂老矣的退休政客,兩人差距一望即知,從此之後,總統大選辯論就成為未定意向的選民決定的關鍵。

不過在我國,情況大概不會一樣。根據密西根學派的說法,選民選擇候選人的原因可歸納為三點:候選人、政見與政黨,一般而言,政黨取向是最重要關鍵,其次是候選人特質,最後則是政見。其實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馬總統的政見,最引人注目的六三三,從來沒有實現過;至於候選人特質,在政黨認同不明顯的區域,才會發生效力,至於政黨,則是選民集體喜好與憎惡的對象,往往會在最後決定時,發揮效力。

所以辯論以後,會不會發生扭轉性的發展?在台灣原則上很難改變什麼。縱然朱立倫的辯論重點只有蔡英文、宋楚瑜的辯論重點只有宋楚瑜;蔡英文的辯論重點只有蔡總統,但因為台灣選民與美國選民的政黨認同強度不同,辯論能影響的還是很有限,最終還是會回到基本盤,政黨,以及這個政黨過去帶給人民的經驗。

即便在美國總統候選人裡,川普的口才最好,但是也不會是下任美國總統,特別是當我想到他就任後,應該會「禁止所有伊斯蘭教徒進入美國」,我不禁毛骨悚然。

有智慧的阿嬤,不會喜歡川普的,真的。

(本文由呂秋遠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風傳媒


延伸閱讀:

要聽阿嬤的話選「嬤宗痛」?朱立倫搬出的「阿嬤牌」,讓我們再度見證鄉民創意

「不管提問者問題、砲火連攻對手」朱式辯論法的啟示:總統大選辯論改革時機已到

「我們正在輸給中國,你們還在談政治正確」美國共和黨內初選辯論,為何他能搶盡鋒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