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90ACE600000578-0-image-a-30_1450783197250

圖片翻攝於每日郵報。想像一下,你生長在一個貧困的環境,在缺電的情況下,每天只能靠蠟燭在破舊的屋頂下提供照明;而就在你生存區域的咫尺之外,那裡有華麗的百坪豪宅、泳池、棕櫚樹,人們過著完全不同的生活。然而,你不僅過不去,甚至也無法看見他們,因為中間有一座綿延 10 公里、高約三公尺的高牆,上面纏滿鐵線圈,讓人連攀爬都不可能。

2F90ACC600000578-0-image-a-12_1450781579145

圖片翻攝於每日郵報

從高空望去,牆的兩端,就是兩個世界。

這樣的情景就真實發生在祕魯首都利馬(Lima),這座牆在該座城市的魯胡安德米拉弗洛雷斯區 (San Juan de Miraflores) 和蘇爾科區 (Surco) 分隔出了 2 個社會,前者和你我生存的區域沒有太多不同,後者則是貧困且資源缺乏。

這座牆彷如是祕魯版的柏林圍牆,然而柏林圍牆是在戰爭中誕生,這座牆則是建立在歧視貧窮的心態之上。1980 年,圍牆右側的大戶天堂「卡蘇利那斯」,為了防範左側貧民窟「維斯塔爾摩薩」中居民入侵偷竊財產而搭建了這座牆,當地人則稱它為恥辱之牆。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近期有反圍牆者上傳空拍片段,表達對於圍牆區分著貧與富的不滿。上周末更有不滿這道「恥辱高牆」的抗議團體,在臉書上號召群眾來為這座牆增添光彩。

2015-12-23_185207

圖片翻攝於每日郵報

2015-12-23_185244

圖片翻攝於每日郵報

在貧民窟的這一側,孩子拿起粉刷,用明亮的色彩妝點這面牆,另外也有不滿的居民在這座牆下用噴漆寫出:「我的國家也是你的,我的國家也是我的,我個國家是大家的!」

2F90AC3900000578-0-image-a-18_1450781696178

圖片翻攝於每日郵報

長久以來,祕魯就是一個貧富差距嚴重的國家。在 3,100 萬的人口中,約有 22% 為貧窮人口。根據「樂施會」(Oxfam)2014 年的一份統計報告指出,祕魯所在的拉丁美洲,收入懸殊為「全球最嚴重」。最富有的 1% 人口,竟坐享這個區域 41% 的財富,剩下 99% 的普通人則是分攤剩下的 59% 財富。

非政府組織曾公開批評這座「恥辱之牆」,認為它造成嚴重的社經地位差距,但豪宅居民卻對建造隔離牆不以為意,認為是基於人身安全的必要措施。

(資料來源:每日郵報。)